第479章 直死之触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地下指挥室中,载着灵儿一行人的飞机在大屏幕上远去,最后消失在浩瀚的云海中。△,

    李云飞站在指挥室的中央,仰头看着镜头中终于失去了飞机的踪影,这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看向了一旁的刘亡。

    “把那个精神影像放给我看。”

    原本身为父亲,李云飞应该到机场去亲自送行的,然而一个突然从日本传递出来的精神影像,却让他不得不临时改变行程,第一时间赶回了五十一局地下的指挥室。

    在那里,由五十一局日本分部的特工们拼死传出来的影像片段被保存在特殊封装的晶体中,等待李云飞的亲自审阅。

    那是一个精神系的异能者用精神力量刻录下的影像片段,传达着某种惊人的信息。

    当李云飞打开这个半透明的幽蓝色水晶时,一道黯淡的光射入了他的眉心。

    下一秒,他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剧烈的变化,瞬间从五十一局的地下指挥室变成了一个日式风格的普通庭院。

    铺着榻榻米的客厅中,几个年轻人欢快的笑着,聚在一起玩着扑克,很悠闲的样子。

    清晨的阳光照进屋内,一只鹦鹉在笼子里“呜啊呜啊”的叫着,一个十岁的女孩子却一脸着急的冲了进来,眼中满是惶恐。

    “快跑!”

    女孩惊慌失措的叫声中,桌子旁的年轻人下意识的跳了起来,纷纷掏出了枪。

    “怎么了?”

    “日本人杀过来了?”

    “行踪暴露了?”

    人们的疑问还没有得到回答,一声恐怖的炸响已经在大门口响起。

    下一秒,一道发狂的黑影冲进了客厅中,掀起了一篷凄厉的鲜血。

    仅仅不过瞬间的交错,客厅中的五名年轻人全都身首异处。恐怖的鲜血喷了出来,溅得房间到处都是。

    唯一幸存的那个女孩全身颤抖的瘫倒在地上,被同伴的血溅得满头满脸都是,惊恐的长大了嘴,发出了颤抖的“嘶嘶”声。

    那是因为过于恐惧,而无法说出完整的语言。只能发出这种古怪的、宛若悲鸣的沙哑哭喊。

    她下意识的去拔腰间的枪,然而那道黑影却猛地一挥手,锋利的斧头瞬间切断了她的手腕,捏着枪的手直接飞了出去。

    然后,就在黑影转身的刹那,一个人影从玄关处缓缓的走了进来,看着眼前这个血腥的场景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您每次动手都弄得这么血腥,就不能改改?”

    说着,这个一身白衣的年轻人走进了客厅。目光在客厅这血腥的场景中扫了一圈,叹了口气,“杀人而已,为什么不能做得有点美感呢?”

    高大的黑影冷冷的看着他,目光冰冷,“你跟踪我?”

    年轻人耸了耸肩,一脸无辜,“地狱咆哮先生你误会了。我只是恰逢其会,顺道路过这里而已。听到里面有响动就进来看看了。绝对没有做出跟踪这种失礼的事。”

    说着,他指了指浑身是血的少女,突然开口问道,“您能把这位小姐交给我吗?这么可爱的姑娘,至少也要让她死得温柔一点吧?”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冷哼了一声,不屑一顾。“随你。”

    于是得到了许可的年轻人叹了口气,在哀嚎的少女身前蹲下身,轻轻的伸出手按在少女的额头。

    在少女颤抖而惊恐的注视中,年轻人对着她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

    “不要害怕,美丽的小姐。我会很轻的。”

    他这样温柔的说着,手轻轻抚了抚少女的头。

    只见微弱的蓝光一闪,少女颤抖的身体猛地一僵,下一秒便软绵绵的倒在地上,失去了所有的生命气息。

    然后,那道高大的兽人和白衣年轻人同时看向了镜头,兽人发出了低沉的吼声。

    “这家伙为什么还不跑?”

    年轻人耸了耸肩,轻描淡写的说道,“他在录节目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已经被他录下来,并且传到准备好的记忆水晶中,要不了多久就能传到中国那边被那位李先生知道了,然后按照剧本,接下来应该就是五十一局的大规模兴师问罪了。”

    说着,年前两人看了身边的高大兽人一眼,问道,“需要我帮您拦截画面的传输吗?以我的能力,稍微努力一下,说不定能中止这位小哥的精神传输哦。”

    高大的兽人冷哼了一声,甩了甩斧头上的鲜血,目光不屑,“就让他把画面传过去又如何?我等的,就是那个男人杀过来找我。战歌氏族的战士,从来不惧挑战。”

    兽人的冷哼声中,年轻人笑了起来,“如果地狱咆哮先生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您实力强大不惧挑战,我却完全不是那位李先生的对手,为了生命安全着想,看来我只能去老师那里躲一段时间了。”

    拍了拍兽人的肩膀,年轻人笑得很开朗,“早点解决麻烦哦,地狱咆哮先生。你早一天杀死那位李云飞先生,我就能早一天安心出来闲逛,明白吗?”

    兽人如同被蝎子蛰了一下,猛地打开了年轻的手,一脸愠怒。

    “不要靠近我!”

    年轻人叹了口气,很受伤的样子,“地狱咆哮先生如此生分,让我很伤心啊。我们不是朋友吗?”

    兽人冷笑了一声,手中的战斧轻轻的挥了挥,“什么时候你失去那个【直死之触】的能力了,再来和我握手。在那之前,离我远点!”

    年轻人的肩膀垮了下来,“原来最伟大的兽人战士也会害怕死亡啊……真是让人失望。”

    兽人冷哼了一声,右手猛地一挥,巨大的战斧在镜头中飞速扩大,“我们不畏死亡,但不代表愿意毫无价值的死亡。”

    “你这样敌我难辨的家伙,最好离我远点,免得我手中的【血吼】一不小心砍下你的头颅!”

    兽人声音落下的瞬间,巨大的战斧劈上了镜头,画面戛然而止。

    李云飞周身的空间,再次回到五十一局地下的指挥室大厅,之前的一切都虚幻得宛若一个梦境一般。

    然而虚握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回忆着画面中的景象,李云飞却知道那不是梦境。

    那是……在不久前发生的真实事件。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