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恰逢其会,长洲冬马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时间的指针走向了一天的最后一刻,落日的余晖,此时已经只剩下一缕残霞挂在天际,漫漫的长夜即将降临。≧,

    然而在这个国家的首都,黑夜的降临却仅仅只是意味着夜生活的开始,还有更多的狂放与热情即将在黑夜中绽放,一直持续到竖日凌晨才会消退。

    不夜城的东京,便是这样一个巨大而狂热的国际大都汇,形形色色的人行走在其间,向周围的一切倾泻着自己的热情。

    只是在距离东京城不过十公里的城外小山上,曾经居住着僧人的神社却安静无比,与不远处在夜色下喧闹的东京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作为日本本土的宗教,神道教一向与外来的佛教有着泾渭分明的区别。

    两者之间或许谈不上深仇大恨,但却有着巨大的鸿沟,互相之间却也绝对称不上友好。

    只是在此时的神社之中,神道教的巫女主持们却与佛教的僧侣们却罕见的聚集在了一起,似乎正在讨论某些重要的事情。

    然而这一切的计划和准备,却随着少女的出现戛然而止了。

    冰冷的黑钢在夕阳下乍现,每一次的出鞘,都带着清冷的寒芒,挥舞着凄艳的鲜血在落日下起舞。

    明明是最凶暴血腥的屠杀,然而少女从容不迫的从山门口一步步走来,手中的黑钢每一次的挥洒,都如同最美丽动人的起舞,带着令人窒息的美感,几乎生不出任何惊恐厌恶的情绪。

    每一步的落下,便有一名僧人倒下。

    每一步的前行,便有表情茫然的巫女被劈倒在路边。

    凄艳的鲜血浸红了神社的泥土,落叶飘落下来的同时。一个怒吼着的僧人高举着敲钟的巨大钟杵冲了过来。

    黑色的钟杵前端被雕刻成了兽首的形状,摹刻了花纹的杵身古色古香,在过去的日子里一直承担着撞击钟鸣的职责。

    然而此时被僧人咆哮着挥舞起来时,却变成了恐怖的武器。

    只是当那个怒吼着的高大僧人冲过来时,前方的少女却仅仅只是偏了偏头,手中的黑钢再次挥舞了起来。在落日下乍现出一道冰冷的寒光。

    下一秒,血花崩现在半空中,怒吼的僧人还未冲到少女身前,身体便被无形的锋芒切成了三段,随着喷涌的鲜血倒下。

    他手中的钟杵也无力的跌落下来,顺着路面滚到了少女的脚边。

    看都没有看这个奋勇的僧人一眼,少女的目光没有丝毫动摇,只是冷酷的抬起脚,继续向神社内部走去。

    明明只是平而缓慢的步伐。但前方所有逃跑的僧人和巫女却没有人能逃脱她的杀戮,被她一个一个的追上,一个一个的杀死在神社的庭院前。

    一个、两个、三个……她默默的数着死者的名字,计算着生者的数字,不过数分钟的时间,已经杀到了神社的最深处,推开朱红色的大门走进了大厅之中。

    在这里,刚接到消息的人们还在一脸慌张的讨论着。无法确信外面杀来的人到底是谁。

    看到少女的瞬间,人们都惊恐的嚎叫了起来。有人试图逃跑、有人愤怒的冲过来,还有人强作镇定,现场一片混乱。

    然而少女却依旧冷冷的站在那里,无视了混乱的现场,像是隔绝在整个世界之外一般,手中的黑钢缓缓的垂落在身侧。一个一个的默默数着大厅内的人头。

    当愤怒的人们冲过来时,她只是冷静的挥舞着手中的黑钢,机械而冷酷的收割着人的性命,完全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

    一个、两个、三个……默默的数着死掉的人头,少女冷静的步伐缓缓的向前逼去。一群在日本小有盛名的巫女主持们都恐惧的惨叫了起来,有人甚至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然而没有用。

    无论是怒吼的,还是求饶的,少女都一视同仁。

    冷冷的走过去,一剑砍下对方的头颅,收割下一条枉死的性命,一丝不苟的动作不会因任何外界的干扰而中止,神社大厅中一片血腥。

    当她再次走出神社的大门时,落日的余晖已经在群山间彻底落下,再也看不到丝毫光明。

    长夜降临,少女冷冷的站在山门前,宛如一尊夜色下的雕塑。

    而在山门前方的石质台阶上,一名表情悠闲的白衣年轻人正吹着口哨走上来,悠闲得宛若是来度假的游客。

    看到山门前站着的那名少女的瞬间,他愣了一下,几乎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漠雨黑钢……杜……杜夕月?你怎么会在这里?”

    年轻人的脸上, 带着惊愕的难以置信,像是在无意中闯入了一个荒诞的世界中一般,完全无法接受眼前少女出现的事实。

    然而少女却只是冷冷的看着他,目光冰冷而没有丝毫温度,对他的出现没有丝毫意外。

    “两天前,中国五十一局分部的覆灭,与你有关吧?”

    手中的黑钢轻轻的垂落在身侧,少女的眼睛冷漠的眯了起来,“恶行左岸,长洲冬马,我听说过你的名字。”

    年轻人怔了怔,脸上露出了苦恼的表情

    “看来太帅了果然也很麻烦啊,走到哪里都有粉丝纠缠……杜夕月小姐,你这次来日本,是专门过来找我麻烦的吗?”

    目光越过少女看向了她身后的神社,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个哪怕在夜色下也依旧黑暗沉默的神社,没有任何一盏灯烛被点亮。

    看着少女手中的黑钢,年轻人大概明白了什么。

    “你杀光了神社内的所有人?”

    山门前,少女冷冷的看着他,手中的黑钢缓缓出鞘,冰冷的剑锋在月光下缓缓的泻出一道清丽的寒芒,冷酷的杀意在山林间飘扬。

    “只是替我老师讨回一点前置的债务,后续的款项,会由他亲自登门讨要。”

    年轻人笑了起来,无奈的摊了摊手,“那么您也要杀我喽?如果我说我当时只是恰逢其会,听到里面有响动所以进去看看,与杀人事件无关,你会信吗?”

    少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低头沉默了数秒,手中的黑钢突然寒芒乍现。

    月光下,无人的山门瞬间被冰冷的剑风笼罩。

    恐怖的杀意,溢满十方!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