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巫妖王的退休生活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沃城市某医院,李芸菲抱着昏迷濒死的少女冲进了医院大门,那模样当场就吓了急诊室的医生们一跳。

    说实话,这群医生也算见过识广、每天接待的濒死患者不知道多少,但像这种高质量的、姐姐漂亮妹妹可爱的团体还是第一次见。

    于是不需要李芸菲多催促,这群医生连忙把急诊车推了出来,把浑身是血的魔法少女推进了急救室。

    至于对方身上那一套魔法少女的粉色裙子……拜托,人家医生吃过见过,连车祸现场骨头被压扁的倒霉蛋都见过,更何况一个穿着古怪的女孩子了。

    把昏迷的少女推进急救室急救的时候,李芸菲这才被提醒去缴费大厅挂号。

    挂完号缴完钱,回来就看到一身白大褂的医生犹豫纠结的看着她。

    “那个……李小姐,令妹的伤势……很奇怪。”

    这个医生一脸茫然的说道,“我们已经给她做了全身检查,顺便治好了她的外伤,但却发现她的情况很古怪。一没有内伤,二没有淤血,似乎完全没有受伤的样子,但心跳的幅度却非常微弱,而且血液细胞活性都……”

    一脸茫然的说了一大堆专业术语,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你妹妹看起来很健康,完全没有受伤,但却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幅重伤濒死的样子,我们也没有办法”。

    当然,对于这群医生的束手无策,李芸菲也不算惊讶。毕竟是被博丽灵梦打伤的,要是随便找个医院都能治好,那么博丽灵梦这个半神巫女也就不用混了。

    一脸感谢的给医生道谢了,李芸菲站在急救病房里看着昏迷的魔法少女,觉得很无奈。

    你说这一切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发生这种破事儿呢?

    博丽灵梦也不是什么性格残暴的人,甚至可以说是除了有点无节操外,还是比较和善好相处的性格。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对这个看起来很娇小可爱的女孩子下手呢?

    这个女孩子这么娇小玲珑,看她那虚弱的睡颜,也不像是鲁莽粗暴无礼的人(呵呵),更不可能主动挑起战争。为什么两人会打起来呢?难道其中有什么误会?

    李芸菲站在窗户前冥思苦想着,还是没有想到两个女孩会打起来的原因。

    回头看了看身后病床上昏迷的女孩,李芸菲忍不住叹了口气,有些无言。

    娇小的躯体小小的裹在惨白的床单里,小小的脸颊瘦弱而苍白。发白的嘴唇干燥而开裂,似乎很缺水的样子。

    粉红色的头发垂落在身下,似乎也跟它们的主人一样失去了所有的活力,连色泽都黯淡了几分。

    大大的蝴蝶结扎在耳朵两侧,扎出了可爱的马尾流泻出来。

    小小的手无力的紧握着,上面布满了伤痕。

    这样一个虚弱而憔悴的睡颜,哪怕是最冷硬的心肠看到了也不由得动容,更何况是一直都在自责的李芸菲了。

    “魔法少女……魔法少女……是谁呢?”

    默默的抚摸着手中那根属于少女的魔法棒,李芸菲思索着自己所认识的那几个魔法少女,想要知道眼前女孩的真实身份。

    然而在对方没有醒过来之前。无论她如何猜想,一切都是猜想,无法彻底肯定对方的身份,必须要等对方醒来才能知道。

    可是这个女孩到底要何时才能醒来?

    医生已经治好了她的外伤,自己这里联系不上吉尔伽美什,也不敢联系对方,有了博丽灵梦的“前车之鉴”后,李芸菲已经不敢再把这个女孩送到性格更狂放的吉尔伽美什身前了。

    但单凭对方自我愈合的能力,自己又得等到猴年马月?

    而且五十一局那边,肯定不会给她太多时间的。毕竟刘亡那边随时可能把日本的情报传过来……

    “卧槽!说曹操曹操到!”

    正想到五十一局的存在,李芸菲就感觉到几个异能者靠近医院了。

    因为警惕的心理,她难得的把思维精神力发散了出来,在医院附近形成了一道警戒圈。一旦有异类靠近就会及时提醒,结果没想到五十一局的人这么快就赶来。

    他回过头看了看病床上昏迷的小女孩,还有对方身边摆着的那一堆仪器,咬了咬牙,猛地冲过去把对方抱了起来。

    数分钟后,病房的大门被推开。一身白大褂的医生笑着把身后的一群人引了进来。

    “就是这里,星彩小姐,那位小姐和她妹妹就在这个病房……诶?人呢?”

    目瞪口呆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大门,医生傻眼了。

    下意识的,他转身就要叫过道上的护士,“小张!给我调监控录像!”

    然而一旁的五十一局特工却摆了摆手,制止了他。

    “不用了。”

    星彩往前走了两步,来到打开的窗户旁,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窗台上的鞋泥,叹了口气,“夫君他没有走大门。”

    与此同时,阿尔萨斯的家中。

    作为堂堂国家安全局五十一局局长的好友,同时还是沃城某大学的音乐教授,阿尔萨斯却住着最普通的出租屋,一点富丽堂皇的感觉都没有。

    两室一厅的出租屋面积显得有些狭窄,但在主人的用心搭配下,却显得很温馨。

    电视机旁的书架、阳台上打呵欠的猫咪、还有那墙壁上高挂的神剑霜之哀伤1:1仿真版,都构成了一幅和谐而又温馨的画面。

    室内那温馨紧凑又不显混乱的布置,无一不彰显房屋主人的品味和格调。

    只是此时这位品味格调都不一般的房屋主人,却觉得很无奈。

    “刘老师,你真的误会了,昨晚我真的没有对你做什么。”

    看着眼前步步紧逼的冷艳女老师,阿尔萨斯高举着双手,一脸无奈的被逼退到了墙角,退无可退,只得高举着双手说道,“我只是无意中在酒吧里看到了喝醉的你,然后就顺便把你带回家来安置了一晚。并没有对你做什么。”

    “毕竟您当时喝得烂醉如泥,又情绪低沉,在酒吧那种混乱的地方,我觉得不好好管管你的话。肯定会出问题的。”

    阿尔萨斯的脸上一脸无奈,然而他身前的女老师却目光冰冷。

    在他身前,表情冰冷的女教师身着一套宽松的男士睡衣,上面没有扣死的领口中,甚至能够看到一抹白皙的沟壑。

    此时的她。却冷冷的看着眼前表情无奈的阿尔萨斯,眼神冰冷无比。

    “那么我身上这套衣服是怎么回事?我醒过来后,身上就只有这套从来没有见过的睡衣了,昨晚之前穿的衣服都被洗干净挂在了阳台上……请问阿尔萨斯先生,您如果什么都没有做的话,难道我的衣服都是自己飞走自己换洗干净的吗?”

    “还是说,喝醉得一塌糊涂、连意识都没有的我竟然还有闲情雅致在你家里把衣服换了,洗干净晾好后再倒头就睡?对于这件事情,您作何解释呢?”

    阿尔萨斯无奈的看着她,叹了口气。“的确,您身上的衣服是我帮忙换的,这我不否认。但那时的你醉得一塌糊涂,连走路都走不动了,还吐得全身都是,我总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带着一身的呕吐秽物入睡吧?”

    女老师那狭长的双眼眯了起来,露出了冰冷的寒芒,“那么你终于承认了?你趁着我睡着脱光了我的衣服,还看光了我的全身,并且对我做了不可告人的事?”

    阿尔萨斯简直无奈了。“刘老师,您真的误会我了!虽然我的确脱了您的衣服,但我并没有看到您的身体。以我的记忆力,只需要看一眼。就能精确的掌握您的纽扣拉链在什么位置。给你换衣服时,我是全身闭上眼睛的,途中没有丝毫的睁眼,更没有看到任何不该看到的东西,直到给您换好了衣服好,才睁开的眼睛……”

    女老师却冷笑了起来。像在看一个傻子,“这种傻话都讲得出来,你以为我是个傻瓜?这么不靠谱的谎话都会信?”

    阿尔萨斯真的无言以对了。

    平生第一次,他生出了一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自己的无奈感。

    “但那就是事实!”至少对于一个半神来说,这只是很简单普通的事情,跟喝水差不多,没什么难度。

    然而女教师却冷笑了一声,突然不再这件事情上纠结了,而是开口追问了另一件事情,“那么床单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还有我上的血迹是哪来的?你别告诉我是我流的鼻血啊。”

    女老师冰冷的视线中,阿尔萨斯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叹了口气,“您还学会抢答了……没错,那些血迹的确是您的鼻血。昨晚您昏迷时不小心脸撞在了床沿上,有血迹流在了床单上。”

    “至于的血迹,则是您挣扎的时候粘上去的,我也很无奈。”

    女老师冷笑连连,“那么巧,正好沾在了的中心位置,其它位置却没沾上,还真是巧啊。”

    阿尔萨斯苦笑得简直快哭了,“的确很巧,如果不是亲自发生在我眼前了,我简直难以置信。”

    女老师看他的目光像在看一个傻子,“那么既然你说我流了鼻血,为什么我今早起来的鼻孔里根本没有鼻血残留物呢?按理来说,流过鼻血,鼻孔里肯定有干涸的血啧残留物的,但我的鼻孔却干净无比,这你又作何解释?”

    阿尔萨斯很无奈,“我给您清洗干净的……”

    女老师冷笑了起来,“那么我还得感谢你了不是?毕竟又是照顾喝醉的我,又是把喝醉的我带到家里来,又是闭着眼睛给我换衣服,又是给我换洗衣服,还要照顾伺候喝醉了撞在床沿上流鼻血的我……阿尔萨斯老师,昨晚真是麻烦你了啊。”

    阿尔萨斯笑得很干,总觉得后背凉凉的,“您赞誉了,咱们都是同事,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女老师却猛地一巴掌拍了出去,正好被阿尔萨斯的手给架住了,羞愤无比的怒吼了起来。

    “阿尔萨斯!你这个没种的软蛋!你有本事趁人之危,没本事承认啊!老娘保留了二十几年的处.女身被你不明不白的夺去了,你不但不道歉承认,还敢抵赖!你……你简直禽.兽不如!”

    说着,这个一向文静冷艳的女教师在破天荒的爆了粗口后,居然委屈无比的哭了起来,蹲在阿尔萨斯的身前哭得伤心无比。

    那撕心裂肺的哭声,简直跟阿尔萨斯是一个始乱终弃的人渣一样,弄得阿尔萨斯简直无奈无比。

    我这清清白白的,平白无故就被这女孩误会,你说无不无辜啊?

    弯下腰,阿尔萨斯伸手拍了拍女老师的肩膀,一脸无奈的劝道,“刘老师,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其实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的确没有碰你,不信你只要去医院里检查一下,马上就能……唔?!”

    一脸惊恐的看着这个突然抬起头堵上了他的嘴,然后将他推倒墙角的女老师,阿尔萨斯瞪大了惊恐的眼睛。

    曾经纵横艾泽拉斯无敌手、连艹部落联盟各大势力,摇动整个世界风云、让天下都为之震动的巫妖王,如今却被地球位面一个普通的女教师强吻,当场被吓得不清。

    他瞪大了惊恐的眼睛,被突然暴起的女教师推到了墙角,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近在咫尺的脸庞,大脑僵硬思维当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

    砰

    一声巨响,大门突然被踹开,抱着魔法少女匆匆忙忙跑进来的李芸菲焦急无比。

    “阿尔萨斯!阿尔!快来帮我看看这个女孩子还能不能救……救……救……”

    焦急的前半句,呆滞的后半句,李芸菲傻傻的站在大门口,抱着怀里昏迷的少女,一脸无辜的看着墙角那个被强吻的阿尔萨斯,瞬间觉得这个世界的打开方式绝对有问题。

    卧槽!阿尔被强吻?

    卧槽!阿尔被他的那个美女老师同事强吻?

    卧槽!巫妖王居然露出了那种表情?

    卧槽!这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有问题。

    一脸迷茫呆滞的站在大门口,李芸菲傻眼了。

    ps:突然想写一个以阿尔萨斯为主角的番外了,就用这个背景这个设定,写一下阿尔萨斯在现代都市里当老师被女学生们泡的故事……哈哈哈……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