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你非要那么想,我也没办法

作品:《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女儿总是被穿越(无尽之门)更新最快!

    森然的剑气,在废弃的仓库内激荡。

    每一剑的劈出,都带着无可比拟的气势。

    与少女那充塞空间的剑气狂澜不同,男人的每一剑劈出,都没有那种天地倾覆一般的可怕景象。

    然而只是那单纯的一剑,却令已变成怪物的丹尼尔不得不沉神应对,不敢有丝毫的疏忽。

    那每一剑的劈出,都让他心惊胆战,似乎下一秒自己会身首异处一般。

    被那个男人的剑指着时,他的心底不由得浮现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似乎被冰冷的锋芒指住了心脏、下一秒便会横死当场。

    血红色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安的狂躁,丹尼尔发出了野兽般的咆哮,大声怒喝了起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被召唤出来的?”

    一身古式长袍的剑客宛若古画中走出来的一般,云淡风轻的气质,与那森然的剑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行云流水般的挥击斩杀逼退了身前的怪物,男人微笑了起来。

    “我可没有回答你问题的义务吧?凭什么要告诉你?”

    一剑劈出,那衣袖翻卷的刹那,男人猛地注意到了一旁少女那死死的盯着自己手腕的视线。

    挥剑的动作顿了顿,男人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一个转身踹飞了身前的丹尼尔。

    当他再一次转身过来时,那头咆哮的怪物已经落荒而逃了。

    眼睁睁的看着丹尼尔带着那只白色的生物撞碎大门冲了出去,男人叹了口气,并没有去追。

    他看向了仓库内其它试图逃跑的邪神使徒,耸了耸肩,叹道。

    “你们老大都抛弃你们了,我也没有理由放过……对吧?”

    这样说着,剑客的身影从平台上消失。

    刹那间出现时,已经出现在一名试图逃跑的邪神使徒身后,一剑将其劈成两截。

    飞溅的鲜血在半空中挥洒时,他的身影已经在原地消失。凭空闪现到了另一名邪神使徒的身后。

    对付这些杂鱼般的普通邪神使徒,他显得轻松多了,每一剑的落下便能带走一个邪神使徒的性命。

    不过数分钟的时间,整个仓库内的邪神使徒便被他斩杀一空。没有任何落网之鱼逃了出去。

    男人挥了挥剑刃上的鲜血,将上面沾染的血迹甩出去后,收剑回到了少女的身边。

    在已经坐起来的少女身边蹲了下来,男人伸出了右手。

    “能站得起来吗?”

    少女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沉默了数秒后。突然开口了。

    “你还知道回来啊,李云飞!”

    男人傻眼了一瞬间,然后露出了苦笑不得的表情。

    “那个……小姑娘,你刚才叫我什么?”

    少女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你的名字啊,别跟我说你忘了自己的名字了。”

    男人好笑的收回了右手,抓了抓头,“那啥……呃……的确,因为召唤不完全的原因。我似乎好像真的忘了自己的名字和来历了。但是怎么想,我都不可能叫这么挫的名字吧?还是说你过去见过我?”

    少女冷哼了一声,一把抓住了他的右手,“还想抵赖!我都看到你手上的胎……诶?哪儿去了?”

    一脸震惊的看着男人的右手手腕,灵儿的眼中充满了困惑。

    “我之前明明看到了的!怎么可能不见了!”

    翻来覆去的在男人的手腕上翻找着,但不管怎么找,她都无法照到那个黑色的印记了。

    少女顿时皱紧了眉头,瞪向了眼前的男人。

    “说!你把你手腕上的胎记藏哪儿去了?我刚才明明看见了的!”

    男人看着她,苦笑了起来。

    “什么胎记啊?小姑娘你在说什么?是不是你刚才看错了?我的手上怎么可能会有胎记呢?绝对是你看错了。”

    少女不死心的瞪着他,寸步不让。“除非我眼瞎了,不然我绝对不可能看错!你的手腕上之前明明有一个黑色的印记,现在却没有了,肯定是你做了什么!说。你为什么要隐藏你右手上的胎记?还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我跟你很熟吗?谁准你出手的?”

    少女的一通抢白,呛得男人无言以对。

    他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似乎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小姑娘居然会如此火爆。

    干咳了一声,他最终还是说道,“那个……小姑娘,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啊?虽然不知道你和那个叫李云飞的人是什么关系。但很显然,我并不是他,你不要把对他的怒火迁怒到我的身上啊。”

    “我只是一个无辜的英灵,甚至因为召唤不全的原因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忘了。我都已经这么惨了,你就不要再欺负我了,好吗?咱能冷静一点好好说话吗?”

    少女却不肯相信,依旧瞪着他,大声质问道,“那你放开抵抗,让我感应一下你的功法运转回路。别的可以造假,功法的运转回路却绝对不可能造假,哪怕变成英灵了也肯定一模一样!如果你真的不是那个人,就让我感应一下你的能量运转回路!”

    说着,不待男人答应,少女便猛地伸出了右手去抓男人的手。

    然而手被抓住的瞬间,男人却如同被蛰了一般猛地跳开了。

    “那啥……小姑娘,有话好好说,你别乱来啊。”

    一脸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少女,男人说道,“因为我的功法运转路线很特殊,所以我的师门有规矩,除非是师徒之间,不然不能让对方看自己的功法运转路线,不然罪名等同于叛门。咱俩又不是师徒,你可不能这么乱来。”

    少女却鄙夷的看着他,冷笑了起来,“你不是失去记忆了吗?怎么对这种事情又记得如此清楚?”

    男人干咳了一声,理所当然的说道,“我只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又不是全部失忆,不然怎么可能打得退那些人?这种常识性的知识,我还是记得住的。”

    少女却冷笑着看着他,冷哼道,“那你的师门叫什么?说来听听。我有个朋友知道很多事情,说不定她能帮你查查你的来历。”

    男人干咳了起来,说道,“虽然这么说你可能不信,但事实上……嗯,我已经记不得我的师门名字了。就跟我记不清自己的名字和来历一样,我也记不得自己的师门名字了。”

    少女冷笑连连,“这么愚蠢的谎话,你以为我会信吗?”

    男人却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爱信不信咯,反正我只是实话实说,你非要怀疑,那我也没办法。”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