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规则怪谈:我在惊悚世界打工成神在线阅读 - 第149章 《葬龙寨》:恶有恶报

第149章 《葬龙寨》:恶有恶报

        三人一鬼集结,朝黑河下游赶去。

        夜色漆黑,灰絮般的厚厚积云在头顶汇聚,豆大的雨点铺天盖地地落下,好似天河倾泻,四周是挥散不去的黑暗。

        去圆湖的必经之路藏了几只羊头人偷袭。

        打是能打,但这些羊头人钢筋铁骨,打起来尤其耗费时间。

        “那将领怕是早早便到了圆湖,为了以防万一,故意派羊头人来阻止我们。”

        纵然杀不死她们,也至少能拖延他们去圆湖的速度。

        姜遥转头,对江寂道。

        “江会长,交给你了。”

        沈白鹤说过,虚无公会的人从不探索主线,进诡域只捞鬼物,捞完就跑,能躲就躲,绝不引火上身,自添麻烦。

        作为虚无公会的老大,江寂与她万般期待的目光对视,子夜般的黑眸不自然地挪开,半点犹豫都没有,老实巴交地点头。

        羊头人从四面八方跳了出来,就要朝他们扑来。

        在江寂抬眸刹那,湍急翻涌的河水如海浪般涨高,卷起那几只羊头人拽入黑河里,任它们挣扎,河水像泥潭,死死束缚住它们的四肢。

        赫连音见状,神色微怔。

        见过天赋有很多,但从未见过这种天赋。

        余光无意掠过江寂领口处,金属项圈在油灯散发的光线下,折射出冷质感的光泽。

        她怀里重剑‘嗡嗡’作响,是检测到了周围有强大到无法对付的对象。

        赫连音立即收回了眼。

        没了挡路的羊头人,几人继续赶路。

        走了一段,又遭遇羊头人,同样被拽入黑河之中。

        去圆湖的这一路上并不太平,一波一波的羊头人守在必经路上,即便他们加快了脚步,还是被延缓了速度。

        等到了圆湖,四方石碑,已经被摧毁了三座。

        只剩孤零零一座立在前方。

        闻无恕银竹都被羊头人牵制住,眼看着军兵将领就要靠近最后一座石碑,姜遥制止住江寂对其使用天赋,只身赶去。

        江寂‘招灾’天赋,若对离石碑近的将领使用,很可能波及到石碑。

        最后一座石碑绝对不能再被摧毁了,至少在她没得到那张操控黑狗子的符纸前。

        军兵将领听到动静,一抬头见来人是她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紧皱的眉头松懈了下来,一条深深的疤横过他的人中,眼皮微耷,生着一张凶神恶煞的脸。

        再加上他手心沾满了血,无论好人还是坏人,一通乱杀,成了诡怪,也是将领。

        这种人,死后便能统治百鬼,像叶小兰等级的诡魂都不敢近身,会受到煞气的攻击。

        “小姑娘,我劝你现在就走,否则本将军定会剥皮抽筋,生吃你的肉。”

        若不是眼下情势严峻,他哪会说这么一番话。

        论女人,他杀得多,根本不用费太多力气,那骨头折起来比木头都脆。

        本以为说了这句话,明眼人听了都会知难而退,灰溜溜地逃走。

        但眼前的女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从怀里抽出一把生锈、陈旧砍树的斧头,恍若无人般蹲在地上用磨刀石磨了起来。

        ‘唰’

        ‘唰’

        磨斧头的声音回荡在空中。

        将领见状,面上骤然冷沉了下来,周身冒出令人胆颤的暴戾气息,手握长枪,就要往她头颅刺去。

        ‘锵!!’

        他特意找有名锻铁匠打造的红缨枪头,经过淬火无数次锤炼锻造而成,轻易能刺穿人的骨头,挑破筋脉,此时却被她一把斧头挡住。

        姜遥把磨刀石放回背包,单手握斧,牢牢挟持住他的红缨枪,黯淡夜色下,她薄薄的眼皮下是冰冷砭骨的深瞳,平静注视着他道。

        “你犯下的每一宗罪,都有人帮你记着。

        你会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要作恶,想要从头再来。”

        “但为时已晚,人终将为自己所犯下的恶付出代价!”

        将领不愿意听这些,越听越愤怒,怒火将他理智烧尽,此刻只想把她千刀万剐。

        他双腿凝聚力量,腰背紧绷,握枪的手臂使出全力。

        姜遥躲开他刺过来的锋利枪头,几根乌发被截断,身体瘦弱,却最为灵活,尤其是面对这个小瞧她,只使蛮力的将领。

        她没有触发天赋领域。

        一是需要进入濒死状态,二是将他拽入领域之中,打败了他只能选择吞噬。

        而他要受的痛苦也会戛然而止。

        这并不是她想要的。

        第一次是杂技团副本的吴桥,当时逼不得已,触发的天赋。

        第二次死亡列车,惨无人道的小日子诡怪,他之所以在国内诡域胡作为非,不过是仗着他是国外的诡。黑袍诡怪无法拘他,她只能吞噬。

        而这一次——

        她举斧哗地将那支红缨枪身砍断,‘轰’一声手腕连着手臂被余波震麻,顾不上震麻的手,另一手接过斧头,朝着将领脖子狠狠砍去。

        终究是练过的,军兵将领堪堪躲过她劈过来的斧头,手中红缨枪断成两截,枪头也震断掉在地上,失了武器。

        方才还胸有成竹、自信满满的将领心中莫名生出一丝恐惧,这丝恐惧很快被他常年弑杀戾气压住,不再使蛮力,施展出搏斗把式。

        斧头不停歇挥舞而下,力度一次比一次强,将领若不是成了诡怪,定是招架不住。

        “嗬,如若是在生前,我恐怕会在你的斧头之下,但可惜。”

        话落,军兵将领低吼一声,煞气汹涌震出,霜雪在空中凝滞,地面积雪震开一圈深坑。

        劈砍过来的斧头有一瞬的停顿,军兵将领冷嗤一笑,正待一手扭断她的脑袋时,胸口只听‘噗呲’一声,一阵剧痛袭来,来不及往下来,姜遥反手挥出折叠刀,将他整颗头颅都割了下来。

        ‘咚’

        头颅掉在积雪上,黑色稠液浸染了白茫茫的雪。

        吞噬两只毁灭级的姜遥虽因为等级还没得到它们的能力,但生命精神值都成倍增长,力量和速度更是一骑绝尘。

        她拽起军兵将领的头颅,抬起手腕。

        一小截指骨在黑暗里泛着诡异的幽光,姜遥将其贴紧心口,呼唤黑袍诡怪。

        在她睁眼的刹那,圆湖周遭无端生出浓浓灰雾,淹没葬龙寨、阴林山,灰雾之中散发的气息比飘落的雪霜都要阴寒。

        砍了头颅,刺穿心口都没死的将领感受到一股从灵魂深处出现的惊骇惧意,杀人无数的他尝到害怕的滋味,想要逃,但脑袋被姜遥拎在手里,根本逃不掉。

        他只能求饶、放下傲气自尊,不停地求饶。

        “放了我!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了我!!”

        作恶之人最为贪生怕死。

        姜遥理也不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