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规则怪谈:我在惊悚世界打工成神在线阅读 - 第223章 《仁慧医院》:烧纸钱

第223章 《仁慧医院》:烧纸钱

        银竹的脑子转得快,很清楚自己的优势,从而加以利用。比起以前,少了些锋芒,多了几分圆滑。

        在姜遥看来,他进步大,至少现在不是用鼻孔看人。

        矜贵高傲的蛊族继承人银竹收敛了很多,变得平易近人了起来。

        在护士医生堆里,跟团宠一样,获得线索有不少。

        姜遥听完他的话,有一件事不明。

        即便与宗教信仰有关,为什么银竹会特意提醒她,千万当心,不要‘中招’?

        ‘中招’是中什么招?

        她已经没机会问,银竹端着饭盘走向自己科室聚集的地方,融入团体。

        赵丽端着两碗汤过来,是白菜肉末汤,清汤飘着两三片大白菜叶子,沉底是肉末。

        汤有些烫,赵丽把一碗汤放她饭盘里,落座捧着汤碗抿了一口,吁了口气,舒快地道:“快点吃,早点把行李搬到出租房里。”

        姜遥道了声谢,看了眼浮在汤面上的白菜叶,脸色忽然变得苍白起来,手指都在打颤:

        “丽丽,我有点害怕,王爷爷八十九岁了,又有严重的冠心病,这两晚都没睡好。我答应、答应了他病房的,如果今晚也没睡好,明天、明天……”

        她说到后面,语无伦次了起来,声音透着惊慌失措。

        赵丽喝汤动作一顿,放下汤碗,轻叹了口气:“我说你怎么吃个饭也魂不守舍的,原来因为这件事啊。”

        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安抚道:“你刚来不了解,王爷爷前两年也来了医院,脑梗,救治及时,下半身瘫痪。

        他精神状态出现了问题,不止这一次,之前住院,也时常跟我们护士说,病房很吵,他睡不着觉,要搬出去。”

        赵丽说着,倍感头疼。

        她第一次照看王德晖爷爷的时候,听到他这样说,也信了。但病房紧缺,她白班,下班也没走,待到晚上,想找出打扰爷爷休息的声音是什么。

        她神情有些疲惫:“我那晚蹲守了一整夜,什么声音都没听见。之后王爷爷又说病房有声音,巡逻护士,以及夜班护士都没听见声音。”

        后来,他家属接他出院,也跟护士抱怨,王爷爷在家里睡不好,老是说家里有奇奇怪怪的声音。

        姜遥听着蹙起了眉。

        什么第五床病人很吵,‘咯咯’作响咀嚼声,原来是因为脑梗导致的精神错乱?

        她总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在食堂吃饱喝足,姜遥先去了一趟门卫处,拿了自己的行李,行李不多,被一个蛇皮袋装着,拎着很轻。

        门卫大叔穿了件背心,外面披着保卫服,地中海造型,吃饱了饭,蹲坐在小小的收音机前听戏曲,嘴巴里磕着瓜子。

        他人脉广,嘴也碎,所有医护人员都认识,和赵丽打了个招呼,目光落姜遥背上,问:“你们科室的新人啊?”

        赵丽在长辈面前表现得还是有些拘谨的,被大叔给了一把瓜子,塞口袋。聊了两句。

        门卫大叔说:“综合科最近忙呢,这段时间,发热病人很多,不知道得了什么传染病,我看见啊,那些病人身上长了些坑坑洼洼的血洞,往外溢脓水,我离得远,都闻到了,腥臭无比。”

        综合科是发热皮肤口腔等等科室结合在一起的科室,每年也属这个科室最忙。

        其他科室之所以少人,也是因为,大多护士医生都进了这个科室。

        赵丽手脚不停,忙碌了一整天,没怎么认真听大叔的话,但又要装作认真听了,时不时点头应着。

        大叔心肠好,提醒着她们接触病人要当心,切莫染上了病。

        从门卫处离开,赵丽给她介绍起这位大叔。

        大叔姓刘,医院建成,刘大叔正好从军队退伍,便进了医院当门卫,他在军队里也学了一些毛皮医术,对这一行还算了解。

        姜遥好奇问:“咱们医院传染病病人多吗?”

        赵丽想了想,回道:“不多的,近几年才多起来,去年建了传染病隔离所,就在医院后面,那地方你少去。”

        姜遥应着。

        近几年才多起来?味对了,诡域主线应该和这传染病有点关联。

        她目前有两个地方需要探查,一是负一楼的太平间,二便是医院后面的隔离所。

        ‘呼——’

        医院外是铺着一条宽长的马路,路灯隔得远,一出医院,天色彻底暗了下来,一阵风灌入巷子里,将几张不明的黄纸吹了起来,烧燃的灰烬散在空中,像是落雪一样。

        只是这‘雪’是黑色的。

        有一张黄纸‘啪’一声吹在姜遥肩侧,正打算拿起来看,被身旁的赵丽一把握住,揉成团,丢进下水道里。

        她脸色不太好,有着对封建事物的无可奈何。

        姜遥清楚看清了那张黄纸。

        是给死人烧的纸钱。

        而在路旁摆着瓷碗,碗里装着生米,插着几根香,香已燃尽。有一老太太蹲在碗旁,烧着纸钱,嘴里念念有词。

        晦涩难懂,不知道在念什么。

        不止她一人在烧,沿着马路看去,有好几个人都在烧,昏暗角落,有火光在摇曳。

        “别看,也别跟他们搭话!”赵丽挽着她的手,加快了脚步,直视前方,叮嘱道。

        姜遥收回目光,跟着她,越过马路,来到对面的居民楼前,居民楼建得密集,一栋靠一栋,远远看,像是一座座墓碑,在黑夜里不见一丝亮光,离近甚至能感受到一股阴冷气息袭来。

        一共十二层,没有电梯,只能靠爬楼。越高楼层,租钱越便宜,赵丽租在第九层,每一层住着八家租户。

        看着有些拥挤。

        楼道里气味难闻,有尿骚味,还混杂着烧纸烧香的气味,以及难以忽略的阴冷灰尘味。

        ‘楼道里也有人烧纸。’

        姜遥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角落里烧尽的纸钱,头顶的感应灯一层层亮起,她注意到,第四层的走廊里,还摆着一口棺材,在昏暗光线下,折射出红漆涂亮层的光。

        房屋不隔音,沉重的咳嗽声落入耳畔,还有孩儿啼哭声。

        赵丽爬到第五层,就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今天耗费了太多体力,手扶着栏杆,双腿显得沉重,步伐越来越慢。

        很难想象,住十二层的人,是怎么爬上去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