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规则怪谈:我在惊悚世界打工成神在线阅读 - 第273章 《义塔》:干尸

第273章 《义塔》:干尸

        除了这条守则,还有几条守则。

        其中一条是:

        【请勿相信任何人,任何‘物’!!】

        任何人能理解,只是后面的任何‘物’打上了单引号,很难不让人多想,这条守则姜遥也用洞悉书测过真假,是真的守则。

        而且从姜遥这段时间的遭遇,也能验证这条守则的真实性。

        蒙骗他们的茅屋,更像巨大的‘猪笼草’,进去的人精神都会受到影响,最后死在其中。

        肉块可以变成任何样子,包括他们熟知的人和物。

        若他们先一步找到这条守则,也许就不会中圈套,走进死路。

        但姜遥也很清楚,难度越高的诡域,规则越难找。

        她之所以能得到这些守则,也是因为进了母胎之中,建立在险些死在里面的情况下,最终找到红色眼珠,千辛万苦获得的。

        他们想要获得守则,除非运气值高,否则是不可能的事。

        除了这条守则,还有——

        【请注意,‘它’绝不会伪装成女性。】

        这也是一条真守则。

        姜遥不由想起,在血腐林里,刚见到阿秀时的场面。

        阿秀仅看了她一眼,便认定她不会是坏人,毫无隐瞒、卸下所有防备地告诉她有用信息。

        到底是因为各个村落视女性为牲畜,而她正好又是女性,阿秀才会信任她,还是说,‘它’不会伪装成女性?

        而‘它’不难猜,是变成茅屋的肉球,也是血腐林遍布的肉块太岁。

        除此,目前而言,这条守则很有用,至少能排除全部女性,阿秀也能排除掉。

        剩最后一条守则。

        【如果听到婴啼、或是看见婴孩,请一定要轻柔抱起来,给它取名,轻轻亲吻它的脸庞!怨婴会寻找属于它们的母亲!】

        这是其中最长的守则,也是唯一的一条假守则。

        一般高难度诡域,找到的规则大多是假的,姜遥得到的这些守则,大多是真的,只有一条是假的。

        原因很简单,这并不是轻易得到的,而是她拼了命才获得的,真假呈现九一开,对玩家还算友好。

        这最后的守则,明眼人都能看出有问题。

        姜遥见过金太岁,半截身体是婴孩,下半截连着肉块,还见过长在肥胖雪白蛆虫上的婴孩脸……

        即使没得到这条守则,她也清楚,在这个诡域里,婴孩是最危险的。

        到此,这是他们拼死得到的几条有用的守则。

        对于闻无行,姜遥把守则誊抄在白纸上,最后一条改成真守则,塞进他手心,然后加快脚步,跟上阿秀的步伐。

        正时刻注意着山路两侧蠕动白点的闻无行手心多出一物,愣了几秒,拿出来一看,当看清上面的信息后,嘴巴张大,震惊地看向姜遥的背影。

        张口想要说两句,最后还是忍住了。

        上面写得很清楚,是她刺穿红色眼珠,从母胎里出来,得到的守则。

        而上面的真实性,她也能保证。

        闻无行虽不知道她是用什么保证的,但还是选择相信纸条上所写的守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莫说姜遥,连闻无行也有。

        没必要撕破那层薄膜,刨根问底去追问秘密。

        他母亲告诉过他,无论是多亲近的人,彼此之间也不能做到坦诚相待,否则会很疲惫,对自己也对别人。

        看了一遍遍,闻无行将守则记在心里,然后塞嘴里咀嚼咽掉。

        纸干巴巴,不好咽,他噎得直翻白眼,手握拳捶了锤胸口,才总算咽了下去。

        这一幕刚好被曲小彤撞见,她小眉头皱了皱,快步走到姜遥身边,小声咕哝道,

        “那个人发癫了,在吃纸。”

        听到这句话的闻无行:“…………”

        要不是小鬼是姜遥养的,他真想拿出铜钱剑,一刀劈了她。

        下山路很长,晨早山里雾气浓重,在树梢末端凝聚水珠,滴滴答答,雾里浸着寒意,仿佛能渗进四肢百骸中,骨头缝都冷。

        越往前走,阿秀越焦虑,好几次脚软摔倒,一旁姜遥托着她的手臂,稳住了她的身形。

        “要不要歇一会儿?”

        阿秀摇头,强撑出一抹苦笑道:“没关系,必须天黑前到村子的。”

        至于为什么要在天黑前到达病村?阿秀不说,姜遥也知道。

        纵使是现实里的山林,常有猛兽出没,晚上进林子,也容易遭遇危险,遑论这还是诡域世界。

        从早上走到下午五点左右,姜遥终于隐约看见了村落。

        树木栽种的密集,不像他们之前见到的枯树,眼前的树木枝叶繁茂,树干粗壮,扎根在地底,盘根错节。

        树枝上垂落一条条藤蔓,阴影重,看着厚密,而那些夯土屋子建在树林之中,地势并不平坦,高低起伏,透过夕阳洒落的橙红光线,能看见建高地势的夯土屋顶冒出尖。

        天黑得很快,等他们到了村口前,大半昏黄被黑暗吞噬,仅剩一些淡光,仍然昏暗,温度也降了下来,垂动树梢的风发出簌簌声响。

        “就、是这里了。”阿秀太焦虑,也太恐惧,声音变了调般气息不稳,细若蚊呐,手心的紫灰因为握得太紧,从指间溢出,洒落在地上。

        闻无行觉的冷,而且还闻到一股油腻腌制物的味道。

        让他想起来,老家阿婆每年都要晒的鸡鸭、腊肉腊肠。但他现在闻到的味道,比阿婆晒的那些东西,都要油腻、还混着很浓的腐臭味。

        反正味道挺复杂的,他很不喜欢。

        他抬起手捂住鼻子,嫌恶地扫视着四周,观察林里的情况。

        这一看着实把他吓一大跳,幸好做了心理准备,否则肯定要叫出声来。

        姜遥比他还早看见树林里的情况。

        远处看悬在树梢上一条条的藤蔓,实则是倒吊在树上的干尸,一具又一具干尸水分被抽干,皮肉骨头晒得腌制腊状,头颅在下,末端浸出黏腻的油。

        从底下土地浸油的程度,能看出吊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阿秀个子矮,要仰头才能看到,没等她仰头,后颈一痛,熟悉的晕眩袭来,一句话没能说出来,便晕了过去。

        姜遥扶住了她往下坠的身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