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楚子问鼎

作品:《我娘子天下第一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我娘子天下第一更新最快!

    女皇听了柳明志的话,揽着柳明志手腕的藕臂微微一僵,转眸轻瞥了几眼柳大少有些飘忽的眼神,女皇幽幽笑了起来。

    柳明志越是如此,女皇心里便越肯定柳明志是在别有用心。

    其目的不外乎借助御花园的密道逃出皇宫。

    “不必,你是婉言的男人,婉言让你来金国是享受荣华富贵,过声色犬马的生活来了。”

    “而不是让你来劳心劳力来了,你在大龙事事亲躬已经够累的了,婉言怎么舍得再让你辛苦呢。”

    “照料御花园的匠人都是内务府筛选出来的佼佼者,有他们处置,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柳明志苦笑着点点头:“好吧,既然你放心他们的技术,本少爷也就不操心了,好好的享受你说的荣华富贵。”

    女皇松开了柳大少手臂,转身走到柳大少面前托着柳大少的下巴轻轻地吹了一口香气。

    “这才对了嘛,有老娘在,还轮不到你受累。”

    “对了!”

    柳明志眉头微挑,望着女皇略含深意的眼眸心里一怔,情不自禁的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

    “怎么了?什么对了错了的,我怎么觉得你说话忽然这么别扭呢。”

    女皇静静地凝望着柳明志不自在的脸色,松开了柳明志的下巴转身背手眺望着宫门的方向。

    方才望着柳大少还柔情似水的女皇,身上忽然有一种孤独霸气的气势油然而生。

    这突然的转变令柳明志一怔,不知道女皇怎么了。

    方才还轻言轻语,有说有笑,怎么忽然就变得如此气势逼人了呢。

    女皇皓目清冷的凝望着宫门的城楼,樱唇微启说道:“还记的你三天前夜里在殿外说的话吗?”

    “什么?”

    柳明志不知道女皇是什么意思,开口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天下有德者居之,有能者居之民心所向者居之。”

    柳明志摸不透女皇忽然旧事重提是什么意思,犹豫着点点头。

    “自然记得,不过那天我便说了,这些不过是一些有感而发的胡言乱语而已,没有什么值得深思的,过去便过去了吧。”

    女皇忽然转身静静地望着柳大少,猝不及防到令柳大少有些怔然,实在不知道女皇这是怎么了,为何忽然变得如此奇怪。

    望着女皇幽邃的瞳孔,柳明志明明没有干什么对不起女皇的事情,此时此刻心里也不由的有些发虚。

    手掌不由自主的放到了小可爱的发鬓上轻抚着,借着这个动作来掩饰自己内心的不适。

    女皇轻轻地走到柳明志面前,在距离柳明志半尺的位置停了下来。

    “你的那番话婉言初听之下也感觉有些云里雾里,觉得你在胡言乱语,事情过去之后婉言并未多想。”

    “然而”

    “什么?”

    “然而今日早朝,松和松爱卿奏对的时候,一句不经意的话令婉言放在了心里,婉言听着松爱卿奏对的时候,仔细思索了他不经意说的那句话。”

    “后来不知为何,婉言便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你那夜在殿外云里雾里的胡话。”

    柳明志抚着小可爱发鬓的手掌微微一紧,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

    “所以呢,这跟我那夜的胡言乱语有什么关系?婉言你到底想说什么?不妨直言,我觉得咱们之间没有必要说这些藏着掖着的话语。”

    女皇转身在凉亭中徘徊了起来,目光不时地在柳大少身上扫视着。

    “也不算有太大的关系,只是结合你那夜的话与松爱卿不经意所言的一句话,令婉言忽然想起了一个典故。”

    “不知道婉言你想起了什么典故?愿闻其详,你这样说话已经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很想知道你会用什么样的典故来看待本少爷那夜的胡言乱语。”

    “本少爷只是偶有所感,随意编排了一下李云龙他们谋反的事情而已,我自己都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深意,你要是能看出来,那才真是有趣的紧。”

    正在徘徊的女皇忽然一个箭步跃到柳明志面前,两人的距离不足三指宽度,女皇的目光盯着柳明志猛然一缩的瞳孔轻笑了起来。

    “你心虚了,你以前从来不会这样解释什么,你说这么多是不是想掩饰什么?”

    柳明志轻轻地嘘了一口,热气撩动女皇飘逸的青丝微微舞动。

    “不知所谓,我实在不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婉言,若是你继续再这样打哑谜,我觉得你还是回去批阅今天的奏折为好。”

    “正好昨天换下来的衣服还没有清洗,没有别的事情我去洗衣服了。”

    柳明志刚想松开握着小可爱发鬓的大手正要朝着尚书房走去,女皇忽然开口说道。

    “楚子问鼎!”

    “没良心的你感觉这个典故如何?”

    柳明志虎躯微微震动,手掌不禁用力的一握。

    “哎呦,爹爹你弄疼月儿的头发了!”

    小可爱嘟着小嘴,气鼓鼓的看着有些发呆的老爹,下意识抬手去揉被老爹攥了一下有些发疼的头顶。

    小可爱气鼓鼓的声音令柳大少回过神来,急忙松开了握着小可爱头大的手掌,有些发颤的放在大腿一侧,仿佛有些无处安放。

    “婉言,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没有别的事我就去洗衣服了,你也去批阅奏折吧,你不是很看重这次举兵南下的事情吗?耽搁了就不好了。”

    女皇皓目清冷的望着柳大少朝着尚书房走去的身影,悦耳的嗓音响起。

    “周天子有九鼎,楚王问之。其意不在周王之鼎,而在天下。”

    “没良心的,民心如何,什么时候是你一个异姓藩王该考虑的事情了?”

    “民心所向者可得天下,婉言怎么觉得并肩王问民心,与楚子问鼎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莫非”

    “你应该明白婉言的意思!”

    柳明志深吸了几口气,转身望着女皇显得高深莫测的眼神。

    “昔日本少爷大军破京师而入,想要坐那个位子,放眼京师内外,谁人是柳明志一合之敌,我想要自立为王,唾手可得,又何必极力拥戴当今陛下登基称帝。”

    “婉言,你说的楚子问鼎,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哦?也许是吧!”

    “婉言,若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去洗衣服了。”

    女皇这次没有喊住柳大少朝着尚书房走去的身影,怔怔的望着柳明志有些孤寂的背影微微眯起皓目。

    “娘亲!”

    “嗯?怎么了?”

    “月儿可以去跟爹爹一起练功吗?”

    “去吧,如果你爹想靠近御花园,马上来通知娘亲。”

    小可爱犹豫的点点头:“好吧,月儿知道了!”

    小可爱蹦蹦跳跳的离开之后,女皇望着柳大少走进殿中的背景,慢慢的转动着手指上的首饰。

    柳明志,也许朕以前看错你了。

    你对大龙或许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只是奈何,朕看不透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