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杀了这个狂徒

作品:《十亿次拔刀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十亿次拔刀更新最快!

    三十五头无敌级的大妖魔……

    然而,沈侯白因为已经是无敌级的存在,与他们一个级别,所以系统的拔刀奖励已经没有原先那么丰厚了,但仍旧有一头一千万的拔刀次数奖励。

    所以三十五头无敌级的大妖魔相加下,沈侯白依旧获得了三亿五千万的拔刀奖励。

    在加上一些零零散散的小妖魔,以及原本的盈余,沈侯白目前的拔刀次数已经累计到了5亿5千万,也就是说,只要在来五千万次,那么他就可以完成六亿次的拔刀次数任务了。

    于是,虚弱一结束,沈侯白便开始了五千万次的拔刀。

    他没有去斩杀妖魔,因为他无法保证不使用拔刀次数,而一旦使用拔刀次数,那反而会拖延进度,只会让这‘五千万次拔刀’越来越多。

    所以……最好的方式还是通过自己一刀一刀的拔刀。

    “别玩了,都给老娘去做功课了,在不听话让你们爹爹打你们屁股。”

    六七岁的孩子,现在是最皮的时候,使得一向温柔的姬无双偶尔也会发飙,比如这个时候……双手叉腰不说,还自称起了‘老娘’。

    使得不远处的沈侯白不由自主的便停下了拔刀,然后朝她看了一眼。

    似察觉到了沈侯白在看自己,姬无双便立刻放下了叉在蛮腰上的双手,接着面庞微微一红道:“不对他们凶一点,他们都不知道老……不知道我生起气来也很可怕。”

    “我又没说你什么。”

    闻言,沈侯白不由得莞尔一笑道。

    言语间,沈侯白走向了姬无双,接着撩起她脸颊上的一缕秀发,待撩至姬无双的耳根后,沈侯白续道:“不过你自称老娘的时候,还别说……别有一番风味。”

    虽然沈侯白这是在夸她,但姬无双还是免不了的面庞又红了起来,然后卫生眼微微一翻,显得有些傲娇道:“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埋汰我?”

    “当然是夸你。”

    说着,沈侯白用手背抚了抚姬无双的脸蛋,使得姬无双不由得娇嗔道:“你干什么,大伙都看着呢。”

    “看就看喽,我和你是夫妻,夫妻亲亲我我碍他们什么事了。”

    话音未落,正在屋顶上修缮房子的林虎便道:“表嫂,没事……我们就当看不到。”

    说完,林虎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虽然被取笑了,但姬无双脸上的幸福之色却是一点没有收起来。

    沈侯白不出门在家修炼,姬无双还是很乐意看到的,反正没有比沈侯白在身边更让她感到幸福的了。

    尽管她和沈侯白成亲已经有些年头了,而且孩子都已经生了三个……

    不过很快,姬无双便又板起俏脸,然后喝道:“说你们呢,还在玩,把老娘的话当耳边风了吗?”

    “快去做功课,别让你们娘生气。”这时,沈侯白也配合着吼了一声。

    也就是这个时候,灵月,灵阳,灵衣才乖乖的走向了厢房,然后做起了先生给他们布置的功课。

    至于沈灵芽,虽然年纪最小,但却是最让姬无双省心的,文文静静,当哥哥姐姐在玩耍的时候,她却是趴在地上练习的书法,还别说……年纪不大,这字却是比一些大人都写的好看。

    “灵芽,要不要休息休息,你已经趴在这里快半个时辰了!”

    当三姐弟去做功课后,姬无双便来到了沈灵芽的面前,待身下长裙拢与双腿间后,她便蹲下了身躯,接着温柔的姬无双又回来了。

    “嗯。”

    “等会娘,我把这几个字写完。”

    沈灵芽奶声奶气的说道。

    “好。”

    看着沈灵芽,姬无双不由得‘哎’叹出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三姐弟所在的厢房后无语说道:“要是那几个祖宗能有灵芽一半听话,我可就省心了。

    “真是的,也不知道是随谁。”

    说着,姬无双的目光便来到了又开始修炼的沈侯白身上。

    话音未落……

    “臭小子们,来玩呀。”

    三姐弟的厢房外,李红衣举着一个游戏手柄嚷嚷道。

    然后,姬无双便立刻露出了一抹恍然大悟。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

    沈侯白的拔刀次数已经完成了十分之一,也就是五百万次,当然,如果效率一点,肯定不止这些,不过现在因为没有迫切需要提升战力的需要,加上沈侯白也想多陪陪孩子和妻子,所以就慢了一点。

    第二天,沈侯白书房……

    此时,沈侯白正拿着一张手下送上来的请柬。

    而请柬是由大乾而来,是杨玄机给沈侯白的,内容是三天后,杨玄机大婚,然后请沈侯白过去观礼。

    观礼,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就沈侯白所想,估摸着是杨玄机想和自己‘聊聊’,所以趁此机会邀请自己过去。

    甚至沈侯白都怀疑,杨玄机就是为了请自己过去‘聊聊’,这才搞了这么一场婚礼。

    “就这件吧,已经很好看了!”

    姬无双的厢房。

    看着姬无双站在一块等身镜子前试衣的模样,沈侯白无语说道。

    因为这已经是姬无双换的第三十套衣服了。

    “你确定?”

    “我怎么感觉这套太艳了一点?”

    “要是抢了人家新娘子的风头就不好了。”姬无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凹凸有致的身躯,姬无双挺了挺自己的伟岸道。

    “抢了就抢了。”

    “况且就算你穿的再素,去了也会成为焦点。”沈侯白说道。

    “不会吧!”

    “为什么?”姬无双下意识的问道。

    闻言,沈侯白不由得无语摇晃了一下脑袋,然后说道:“因为你是我沈侯白的女人。”

    “讨厌。”

    “没你这么夸自己的。”姬无双粉红一红道。

    沈侯白的话虽然有些嚣张,但事实就是如此,谁让现在的沈侯白是当之无愧的人族第一人呢。

    但凡只要有点智商,都会自觉的去巴结沈侯白,当然面对沈侯白可能还不敢,但姬无双就不一样了,甚至沈侯白可以预见,到时姬无双被众星捧月的画面。

    沈侯白还是决定去会一会杨玄机,怎么说这家伙也是个穿越者。

    既然要去,自然得带上夫人,而姬无双和李红衣之间,沈侯白连想都没有想就选择了姬无双,毕竟李红衣这个人来疯,鬼知道会给自己整出什么幺蛾子来,所以安全起见,肯定是带姬无双最保险。

    “好吧,那就这套吧。”

    说着,姬无双转身看向了沈侯白,然后当着沈侯白的面前原地转了一圈,接着明眸显现一抹促狭道:“有没有想要扑倒我的想法?”

    “怎么……你还想生一个?”沈侯白露出一抹微笑的同时调侃道。

    因为有练习,所以现在的沈侯白,脸上的微笑已经自然多了,不像以前,笑起来比板着脸更可怕。

    “你饶了我吧。”

    “现在那四个我都快累趴了,再来一个,你杀了我得了。”

    姬无双无语说道。

    其实姬无双还少说了一个,只因这没说的一个不是小孩,而是大人,没错,正是李红衣,有她给几个孩子撑腰,姬无双是真的一个头,两个大。

    “对了,你怎么不换衣服?”

    “难道你就准备穿这身?”

    看着沈侯白身上的常服,姬无双不由得问道。

    “怎么了?”

    沈侯白看着身上好好的日常服道。

    “什么怎么了!”

    “快换了,怎么说也是人家大婚的日子,你就穿这常服去?”

    说话间,姬无双冲着沈侯白白了一眼,然后便走向了衣柜,待拉开衣柜门后,便挑选起了平日里给沈侯白置办的衣裳。

    “似乎好多都没穿过。”

    不知道为什么,姬无双比自己选衣服的时候还要折腾,一身又一身,以至于沈侯白频频翻白眼。

    “行了吗?”接近一个小时的样子。

    没有理会沈侯白的话语,姬无双绕着沈侯白走了十几圈,待抚平所有的皱纹后,这才‘啪’的一声,玉手一击掌道:“行了,就这样吧。”

    话语未落,随着一道光芒闪现,沈侯白已经带着姬无双来到了大乾。

    此时,大乾帝都已经是彩旗飘扬,不管是帝宫还是宫外,都是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的画面。

    仿佛平常人家,姬无双挽着沈侯白的一条手臂,走在一条街道上,时不时的还会走进那沿街开设的布料店,胭脂店,首饰店,果然……女人喜欢逛街是天生的。

    “咦,这平民区竟然还有此等美艳的妇人,真是不枉此生。”

    一间胭脂店内,姬无双正在挑选着店中的胭脂,不料就在这时,店铺中走进了一名青年,青年似乎不是普通人,从他身上穿着的蟒袍就可见一般,毕竟蟒袍可不是谁都能穿的……

    青年的左右两侧有着两名体态妖娆,长相出众的女子,然而和姬无双一比,却是逊色了不少,使得青年的双眼立刻便被姬无双吸引去了目光。

    姬无双已不是少女,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她早已褪去了少女的青涩,成熟了不少,也充满了韵味,加上那精挑细选的衣裳下,勾勒出的曼妙身姿,以及精致的妆容,透着晶莹的红唇,那真是谁看了都想一亲芳泽。

    言语间,言语轻佻的青年已经走到了姬无双的身旁,然后一脸陶醉的闭合上了眼睛,同时伸长脖子闻起了姬无双身上的胭脂气息。

    “好,好,好。”

    “极品。”

    “小娘子,今天大乾皇帝大婚,要不要陪本公子一道前去,瞻仰瞻仰大乾皇帝的龙颜啊?”

    闻言,姬无双立刻便皱起了黛眉……

    “讨厌啦公子……你不是要带我们姐妹去的吗?”

    青年左右两侧的女子,其中一个面露不悦的同时,不依道。

    然而,青年根本不打算搭理她,只盯着姬无双又道:“怎么样小娘子,这种机会可不是谁都有的哦!”

    此刻,就在姬无双想要发飙的时候……

    一只大手环住了姬无双的小蛮腰,然后说道:“不好意思,她已经有夫君了。”

    大手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沈侯白……

    “夫君?”

    “那又如何?”

    “只要本公子想要,有夫君本公子也能叫她没夫君。”

    看着近一米九几的沈侯白,青年先是一愣,随即口气狂妄的说道。

    “哦!”

    听到青年的话,沈侯白‘哦’了一声,随即说道:“这么说,这位公子应该很厉害喽?”

    “那当然。”

    “说出来怕吓死你。”

    这次说话的是青年身后,一名像是跟班的青年。

    “吓死我?”

    “那我到真的想吓一吓。”沈侯白一边说,一边在姬无双的蛮腰上上下的轻抚着,看的蟒袍青年心里不禁一阵心痒痒。

    感受着腰间不老实的大手,因为店铺中有不少人,所以姬无双难免会感到一阵害羞,但她并没有阻止,因为她还是挺享受沈侯白的这种抚‘摸’的。

    “md,这家伙的运气怎么这么好,竟然能够得到此等美人。”

    看着姬无双因为害羞而露出的娇态,蟒袍青年便更加心痒痒了,心痒痒中还夹杂着一丝嫉妒。

    “哼,你听好了。”

    “这位公子乃是大魏帝的二皇子魏婴皇子。”

    “你能和他相比?”

    魏婴的跟班青年露出一抹骄傲的说道,仿佛他才是魏帝的儿子,而非这魏婴。

    “你是魏帝的儿子?”沈侯白佯装露出一抹吃惊道。

    “怎么……害怕了?”魏婴嘴角一扬道。

    “嗯,是该害怕。”沈侯白回应道。

    “害怕就好。”

    见沈侯白‘认怂’,魏婴嘴角那扬起的弧线便又拉成了一分。

    “怎么样……小娘子,跟本皇子吧,跟着这种男人可没什么前途。”

    言语间,魏婴忍不住‘咕咚’一声,咽下了一口唾沫,因为他已经有些快忍不住了。

    “抱歉,抱歉,怪我没有说清楚,我说的害怕并不是指我害怕,而是……该害怕的不是我,而是你父皇魏帝。”说话间,沈侯白的声线变的越来越冰冷。

    “大胆,竟然侮辱大魏帝。”

    魏婴身后的青年,可能是想在魏婴的面前表忠心,所以立刻便踏前一步,然后看着沈侯白喝道:“来人,把这个狂妄之辈拿下。”

    青年的话音未落,‘咔咔咔’,胭脂店外,一行穿着铠甲的守卫快速的冲入了胭脂店中,将沈侯白与姬无双给团团围困了起来。

    见状,沈侯白连考虑都没有考虑一下,直接一掌拍了出去,然后……

    这名想要表忠心的青年,脑袋已经直接飞出了胭脂店,而他的身体……则留在了胭脂店中,待几秒钟后,这名青年的身体才在摇摇欲坠中倒了下来。

    或许是没有反应过来,所以魏婴愣住了,直到……

    “嘶。”

    随着魏婴倒抽一口冷气,魏婴反应过来,然后本能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只因当青年的脑袋被沈侯白拍掉的时候,他的鲜血喷了魏婴一脸……

    感受着还热乎的青年鲜血,魏杰双眼惊惧中吼道:“你……你竟然动手!”

    “来啊,给本公子杀了这个狂徒。”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