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千零四十五章:房檐

作品:《养鬼为祸(劫天运)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养鬼为祸(劫天运)更新最快!

    当然,要制作这些热兵装,我也需要借鉴一下薛雷和陈霞他们的兵装,所以在我故意套近乎之下,大家也把矛盾相互都消除了,还互相的交流了兵装的情况。

    大家也不怕被对方抄袭了,冷兵装尚且是一门非常复杂的手艺,这热兵装更是如此,哪一个猎师也基本上只能看到表面,所以都大大方方的给对方随便查看,武器是最方便互换交流的,所以我很快就把薛雷团队的热兵装摸了个一清二楚。

    他们是绝对不相信其实我在查看之后已经把热兵装摸透了,只要给我机会和材料,我立即就能够拿去镇界鼎裂缝那儿用法力来强行打造出来,这里的材料虽然都是琼天法则的产物,不过只要用同等的法则材料去锻打和制造它们就没有半点问题,而在仙力的作用下人手都免了,时间也会提前到难以想象的程度,因为这东西可不需要在材料上雕琢复杂的符文,只是材料的拼凑和简单的引燃月石或者珍玉能量而已。

    对我来说都没有太多技术含量。

    说话之间,我们已经进入了城门,而远处黑龙被击杀的区域还是没有动静,看来这怒睛黑龙彻底完蛋了。

    还别说,高山城看着整座山光秃秃的,简直比山河蚁山脉那边差不了多少,不过这山体之内却反而别有洞天,这地方怕原来应该就是个中空的超级巨大火山,经过地脉岩浆的烧灼,加上荒蛮世界的独有石头金铁的混合,所以整座山体不但巨大,而且还十分的坚固,因为不是这样的话,恐怕之前在怒睛黑龙的冲撞下早就崩塌了。

    内部不知道多少平方里的广阔区域,让这里的居民建设了许许多多的房子,好些也别具特色,完全和十一大城的区别开来,甚至整个大城还有中央大街,这在一个山洞里面简直是匪夷所思的。

    中央大街对着城门,这地下埋着破龙锤,而街道的旁边现在确实有两条明显的裂痕,这是整个中央大街弹出移动后的印记,而现在随着时间,中央大街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而大街的尽头,果然有两座巨大的绞索盘,铁链已经拉尽,可见这就是破龙锤的锁链了,一旦放开,破龙锤会弹出攻击。

    抬起头,这洞穴顶是中空的,不过洞壁可不是斜角而上的,应该是经过了人工开凿,不但有攀岩而上青天的楼道,还有许多建造在绝壁的房屋,在这次怒睛黑龙的冲击中仍旧屹立不倒。

    心中感慨这里的文明建造雄伟,这城主孙敖也跟我们介绍起了高山城的雄奇历史,当然猎师们都懒得听这个,大家只想知道孙敖会给多少的东西。

    城民此刻载歌载舞,击杀史诗级的凶兽,比过节都让人高兴,全城的民众看到城主领着我们入城,顿时欢声雷动,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这座大城很大,城民也不比十一大城少,听说地底还有如同蚁穴一样的几大层,看得让我眉心也凝了起来。

    孙敖看到城民们又是送东西感谢,又是跑来道谢,当然是高兴地不行,也顾不上和我们说话了。

    我脸色阴沉,说道:“我不是让你们把城民尽量的疏散离开这高山城么?怎么还有这么多的城民在这里?”

    孟老头一听我这么问,冷笑道:“夏传奇实在太敏感了吧?不过也是,你向来都觉得别人都该听你的,你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可惜呀,这次你是大大的错了,也没想到我们会一个城民都没疏散吧?你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这儿可是高山城!是有名的高山堡垒,别说是一头史诗级的凶兽攻城了,再多来一头,高山城都能够顶住!”

    “孟老头,行事不要太过自以为是了,你们这是拿整个高山城的城民赌命呢!”我冷冷说道。

    孟老头轻哼后笑道:“是么?就算是赌,现在不也是赌对了么?你也省省吧,现在你不过是猎师局登记的传奇猎师,还不是史诗猎师,更不是高山城的城主!”

    “孟老头,你简直是不配当城主!”蓝石怒道。

    孟老头根本不理他,他甚至懒得管我们的情绪,毕竟现在他和高山城的关系,肯定是进退如意了。

    欢声雷动的城民们快乐万分,完全不在意我们在这里的争吵,这一路走向中央大街的尽头,我们的步子也算是非常的缓慢了。

    孙敖当然也不敢不照顾我们的情绪,说道:“诸位稍安勿躁,这些城民也是恋家不愿离去,老夫也是没办法嘛,况且老夫觉得城中的利器足以抵抗这头史诗级的怒睛黑龙,故而也就不遣散城民了,如今果不其然,所以诸位也不必再忧虑了,这击退史诗级的凶兽,老夫也想好了如何犒赏诸位……这样吧,前些年我们高山城挖掘扩建地下城的时候,挖到了几块百年前的史诗级巨兽的骸骨,用作了城防兵器后还余下了一些,也算是难以寻觅到的史诗级宝物了,本城主就赠与诸位,诸位看如何呀?”

    我一听脸都黑了不少,这材料不经过加工的话,放得越久品质越差,这说好听点是史诗级凶兽的骸骨,说不好听过了那么多年,早就掉到传奇品质了。

    果然,这一说法让坡起不错的薛雷都炸毛了,冷笑道:“孙城主,这史诗级的材料经过百年变迁,在地下虽谈不上腐朽,但其中蕴藏能量也快消耗殆尽了,我们恐怕拿回去也用不上,不若还是孙城主自己留着吧。”

    这意思很明确了,要么换个东西给我,要么我拍屁股走人。

    这孙敖笑了笑,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怎么好意思?诸位远道而来,虽然是兄弟情义重于一切,任何东西都不足以衬得上这情义之贵重,不过几位两手空空回去,实在不妥吧?那老夫欠的情谊,岂不是比天都大了?”

    我暗道无耻,这是打算黑我们一把了,不过就在这时候,我敏锐的感觉到了周围产生了一些变化,这里的房子房檐上忽然有不少的尘沙正嗖嗖抖落下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