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没有人在闲着

作品:《无双庶子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无双庶子更新最快!

    西南三位大佬之中,数沐家份量最重,李信这一次敲打沐家,就是想调整西南,让西南的内部结构变得足够健康,从而让西南能够走的更远。

    李信与李朔一局棋终于下完,最终以李朔险胜的结果告终,李信笑着站了起来,开口道:“你手底下有读过书的人,可以送到我的大将军府上来,我亲自见一见,如果合适,就留在大将军府上做幕僚,帮着我打理文书。”

    李朔起身,对着李信低头道:“兄长这话就太见外了,我与兄长是一家人,而且手底下都是一些粗人,入不得兄长法眼,兄长的大将军府需要征辟幕僚,小弟当竭力为兄长物色,不敢在这件事上有什么私心。”

    “有私心也是正常的。”

    李信面色平静:“每个人都有私心,我若是没有私心,这会儿应该在京城里做我的太平侯爷,而不是在西南当反贼。”

    “你也要有一点私心才是,将来咱们走出剑门关之后,还有很多事情要交给你去做。”

    李朔深深低头,沉声道:“弟定当竭尽所能,为兄长马前之卒。”更新最快 手机端::

    尽管这么些年,李信一直没有亲口承认李朔是他的兄弟,但是李朔真真切切喊了他十多年兄长,平日里敬他也如敬长兄一样,而且两个人毕竟流着一样的血,关系多少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李信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来都来了,也不急着回去,留下来吃个晚饭罢。”

    李朔恭敬低头:“恭敬不如从命。”

    …………………………

    这边李信回到西南之后,一边慢慢整顿西南内部出现的问题,另一边派人前往山阴接触那位六皇子,一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而在另一边的京城里,元昭天子也一刻都没有闲着。

    这会儿他并没有在宫里待着,而是亲自来到了工部的将作监,目不转睛的盯着将作监里的匠人们,两只眼睛里满是血丝。

    将作监,是大晋朝廷里汇聚了顶尖匠人的地方,大到宫室建造,小到金玉珠翠,精美器皿都是出自于将作监,本来像天雷这种东西,应该交给军器监的人去办,但是军器监只会造弓弩甲胄,不会摆弄这些精细的东西,反正大家都对这个东西一无所知,因此元昭天子就从将作监里挑选了几十个最顶尖的匠人,从元昭元年开始,就在研究天雷的药粉。

    到了去年的时候,这些匠人们根据元昭元年李信留下来的一些似是而非的药粉,已经弄出来了能勉强爆炸的药粉,然后在去年的时候,李信为了离开京城,给元昭天子留下了十几颗天雷,在确认自己拿到了真货之后,元昭天子立刻下令将作监,全力研究天雷的药粉。

    这个世界没我在后世的那些分析工具,想要弄明白药粉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就只能通过极为粗野的法子来达成目的,总结起来无非是用眼睛看,鼻子闻,手摸,然而最有用的法子,就是……用舌头去尝。

    这几个月时间里,将作监的每个匠人都用舌头尝过药粉的味道,然后凭借他们几十年的经验,去遴选类似的材料,加上之前几年的经验,他们终于给元昭天子弄出来了属于大晋的天雷!

    将作监的院子里,元昭天子目不转睛的看着院子中间的一个陶罐,即便是身为九五至尊,他现在也是屏住了呼吸,声音都带着颤音道:“点火。”

    负责点火的,是内侍监的一个小宦官,才入宫没有几年,还不入品级。

    他浑身打着摆子,点燃了脚底下不起眼的陶罐。

    其实这东西的引火纸很长,点燃了就跑,几乎不会伤到自己,这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太监之所以这么害怕,是因为他得到了命令。

    点燃之后不许跑开,就留在陶罐边上。

    小太监两只手打着摆子,颤巍巍的点燃了脚下的陶罐,然后咬牙闭上了眼睛,硬生生克服了内心的恐惧,强迫自己留在原地。

    陶罐……轰然炸开,声音极大。

    元昭天子浑然不顾天子礼仪,第一个跑向院子中心,白烟散开之后,他看到的是碎了一地的陶片,还有一个在地上疼得满地打滚的小太监。

    这个小宦官,本身并没有被炸的多严重,主要是陶罐炸开的时候,四下飞溅的陶片,把他身上割伤的一两处,好在这个“山寨版”的天雷,威力比起西南的天雷远远不足,这个萧太监被划伤的也是轻伤,没有什么大碍。

    元昭天子大皱眉头,回头看向了将作监的将作令,有些不悦的说道:“这种程度,远没有到达可以用在战场上的程度,这人身着布衣尚且只是轻伤,如果是战场上着甲的将士,基本不会有任何损伤!”

    将作令吓得立刻跪在地上,对着天子叩首道:“陛下,这是我将作监这几个月以来,弄出来威力最大的药粉了,尽管比起西南的天雷还是逊色一些,但是将作监已经寻到了方向,相信再过一段时间,一定会弄出比拟西南天雷的药粉!”更新最快 电脑端::/

    天子冷冷的看了这位将作令一眼,冷声道:“朕没有太多时间了,你们也不会有,朕再给你们三个月时间,三个月之后朕要看到可以军用的天雷,否则,将作监所有的人,都要吃罪过!”

    说罢,天子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将作监的将作令跪在地上,恭送天子离开,等天子离开之后,他起身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一圈匠人,苦笑着摇了摇头:“诸位,陛下的话你们都听到了,这三个月时间,你们谁也不要离开了,咱们一起想法子把这东西弄出来,否则恐怕都要面临杀身之祸。”

    说罢,这位将作令领着几十个匠人离开。

    从头到尾,都没有人注意那个一直躺在地哀嚎的小宦官。

    天子从将作监回到未央宫之后,大太监萧正,立刻把北疆的军报送了过来,他弯着身子,恭声道:“陛下,北疆那边的消息?”

    这个时候,距离李信出关破敌,回到关内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时间,朝廷上下都已经知道了北疆暂时已经无恙。

    天子净了净手,伸手接过这份北疆送来的文书,简单看了一眼之后,他皱了皱眉头:“北疆赫兰部的宇文焘,想要跟朕要一个身份?”

    他接着往下看去,然后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说是太傅代大晋朝廷承诺给他的。”

    元昭天子闷哼了一声:“朕的这个老师,还真是会慷他人之慨。”

    从头到尾,他都只是自言自语,萧正没有插口哪怕半句话。

    天子喃喃自语之后,缓缓吐了口气。

    “罢了,朕暂时不跟这些北蛮子较劲。”

    他扭头看向萧正。

    “去拟制,给这个什么宇文焘,封一个大将军,加侯爵。”

    萧正恭敬低头。

    “奴婢遵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