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计数器(57/348)

作品:《世子很凶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世子很凶更新最快!

    世子很凶潜龙鳞影篇第十章计数器避暑山庄是给皇室避暑的地方,还没到夏天,里面留守的宫人并不多,太后过来的比较仓促没提前通知,只带着贴身宫女和护卫,诺大山庄内有些人烟稀少的意思。

    知道肃王世子要去芙蓉观静养,太后早上就吩咐过准备去探望,巧娥见车队到了,便抱着个托盘,里面放着首饰、胭脂之内的物件,来到湖畔观景亭后面的游廊中。

    巧娥本想开口呼唤一声,抬眼瞧去,却愣了下。

    只见景色绝美的观景亭中,太后靠在柱子上,姿势有点别扭,裙子下的腿搅在一起,抱着胳膊紧咬下唇,脸儿红的吓死人,额头上挂着些许汗珠,眸子水汪汪。稍许好像回过神,脸色猛的发白,轻轻“啐—”一口,表情很凶,只是很快又红了起来……和九节娘娘说的走火入魔似的……

    “?”

    巧娥一愣,她和太后年纪一样大,久居深宫,私下里其实也会偷偷的一个人躲在屋里那啥……不过她从小陪伴太后,可从未见过太后会想这些事情,而且对这种事儿很反感,一直端庄稳重,怎么今天……

    难不成春天来了的缘故?

    巧娥抿了抿嘴,想要偷偷离开不打扰太后的雅兴,可待会马车就准备好了,晚点太后又得说她不守时……

    巧娥犹豫了片刻,退到了廊道的拐角,然后故意蹦哒了几下。

    踏踏

    观景亭中,太后猛然回过神来,发觉自己的手位置不对,急急忙忙站直了身体,稍微整理好头发和衣裙,摆出观赏雨景的架势,端端正正不苟言笑。

    巧娥毕恭毕敬,端着托盘走进了观景亭,在太后旁边放下,欠身一礼:

    “太后,婢子给你收拾打扮?”

    太后蹙眉满不情愿,看了看托盘里用来取悦男人的胭脂水粉首饰等等,冷声道:

    “有什么好打扮的,又不是逢年过节……”

    “?”

    巧娥眨了眨眼睛,不明白一直对‘宣和八魁’身份洋洋自得的太后,怎么忽然就转性了……上次见客不修边幅,好像是被许世子气到了,某非这次又生谁气了?

    “太后……真不收拾一下?去烧香,要衣冠整洁……”

    太后心乱如麻,她哪里是去烧香,她是去自投罗网……稍微纠结了会儿,太后觉得过于反常也不好,便在观景亭里坐下:

    “时间还早,待会再打扮……”

    “哦……”巧娥也不敢和太后讲价,便在旁边坐下,想了想,帮忙给太后揉按肩膀腰腿放松。

    哪想到轻轻一碰,太后就是一个哆嗦,本能的抱住了鼓囊囊的胸脯,满眼戒备。

    巧娥:“……?”

    太后反应很快,又恢复了寻常时候的模样,平淡道:

    “最近心烦意乱……我让你回宫取的东西,你取来了没有?”

    巧娥略显疑惑的‘哦’了一声,从怀里取出个小木牌,红木质地,婴儿手掌大小,旁边还插着一支镶金刻刀。太后平日里喜欢奇巧物件,纸张容易丢不好储存,便用木牌来记录时间间隔比较长的东西,比如每年开花时间、下雨下雪的时辰等等。

    太后把红木牌子接过来,从旁边取下刻刀,脸色严肃的在上面刻了个小小的:丅

    沙沙—

    太后的手很稳,只是一横一竖两下,便刻好了。

    巧娥眼巴巴望着,知道太后在刻‘正’字计数,有些好奇的询问:

    “太后,您在记什么东西?下雨次数不成?……不对,今年开春下三次雨了……”

    太后自是不敢坦白,面色严肃的道:“事关重大,不懂就不要问,也不要乱说……不然把你撵出宫,找个奇丑无比的人嫁了……”

    “嘶”

    巧娥吓的不轻,急急忙忙做好:“婢子知错……已经忘了……”

    太后淡淡哼了一声,看了看才刻了两笔的木盘,又头疼了起来。

    一百次……得刻到明年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此时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了,太后生了会儿闷气,也只得收起木盘,坐直身体:

    “下午去芙蓉观……晚上可能要在山上住下……”

    巧娥拿起梳子给太后梳头,疑惑询问:

    “为什么不白天上山?”

    “白天下雨。”

    “晚上也下雨怎么办?”

    “晚上下雨也没办法,红鸾过来,总不能不去探望……”

    “那白天去也是一样的呀……”

    太后眼神冷了下来,斜了不知死活的巧娥一眼。

    巧娥缩了缩脖子,脑中急转:“白天人多……烧香道祖老爷不知道……晚上灵一些?”

    “哼……还算聪明……本宫还以为你想不出来……”

    “嘻嘻……太后果然深思熟虑……”

    巧娥认真盘头发、点胭脂,稍微过了会儿:

    “太后,要淡妆还是浓妆?”

    “淡妆,越淡越好……”

    “胭脂用什么……是许世子送的茶花脂,还是许世子送的‘红兰花蜜’,或者许世子送的……”

    “你买的呢?本宫没给你银子?”

    “银子被……被萧二少爷拿走,下注了……”

    太后满眼错愕,瞪着委屈巴拉的巧娥,想了想:

    “那个混帐东西,不是赢了嘛?”

    “本来是赢了……结果萧二少爷,看许世子跑上去凑热闹,觉得这不是送银子嘛,当场就和蜀王世子赌了把大的……然后全输出去了,还欠了一屁股债……”

    “???”

    太后张了张嘴,硬是被气笑了,站起身来来回渡步:

    “好好好……这个孽障,简直比……比许不令还没心没肺……怪不得这几天消声无息……”

    巧娥莫名其妙:“许世子挺好的呀,温文儒雅,还会画画写诗,武艺又高,对太后更是礼敬有加、关怀备至……”

    “呸—”

    太后忍无可忍,气的脸都红了,咬牙切齿半晌,抬起手指向外面:

    “去传个信,把萧庭吊起来打一顿,年纪轻轻好赌成性、目无礼法,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姑姑放在眼里?”

    “?”

    巧娥有点跟不少太后的思路,只得跑出去让护卫回长安传讯,然后回来继续收拾,再也不敢多嘴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