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睡眠障碍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正在念诵金光咒的韦大宝听吴冕这么说,停住手里的桃木剑,诧异的看了一眼说话的人。

    刚刚说话的人语气平淡、清冷,但韦大宝听在耳中,却不亚于平地惊雷。

    那人说的话的方式他很熟悉,但都是早些年间师父说自己不用功的时候唠叨的,万万没想到如今在八井子乡中医院竟然有“高人”也能看出来。

    只是他一眼看去,没有看见想象中的世外高人模样,入眼却是一个戴着墨镜、穿着卡其色风衣、黑色手套的年轻人。虽然看着有些古怪,但年轻人面色温和,邻家大男孩一般,怎么都没个出尘的世外高人模样。

    韦大宝一下子怔住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你师父是谁?刚才你的动作基本都对,只是有些细节值得商榷……什么人生病了?到底怎么回事?”吴冕淡淡问道。

    “呃……”韦大宝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一个经常鬼压床的孩子,每年都要犯几次。人醒了,却动不了。没事,来我这里驱驱邪就好。”

    鬼压床一般指睡觉的时候突然有了知觉,但是身体不能动的情况。在医学上有一个正规的学名:睡眠瘫痪症。

    “这位小同志,刚刚您说的可是真的?”韦大宝很客气的问道。

    能说出来金光咒这个名字就应该是同道中人,韦大宝虽然面对段科长的时候有些不屑,连句话都懒得说。但是他不愿轻易得罪眼前这个年轻人,便客客气气的询问。

    “是这样。”吴冕伸手,接过桃木剑。

    韦大宝怔了一下,自己一个没注意,手里的桃木剑就落到年轻人的手里面。

    刚刚发生了什么?

    “内有霹雳,说到这一句的时候手腕上翘27°。转雷神隐鸣的时候,要以右肘内侧为圆心划弧线,手腕顺势下压至12°。”

    说着,吴冕顺便做了一个动作,看上去简简单单,只是其中难度韦大宝却明白。

    只看了一眼,他便确定了眼前这个年轻人道行比自己深厚无数倍。至少人家动作比自己熟练,一看就是童子功,多少年的磨练,不知是哪家的前辈。

    “这位师兄,敢问……”

    听吴冕说完,韦大宝话里的称呼都变了。

    “韦医生,患者在哪?”

    两人同时说道。

    韦大宝顿了下,心中疑惑。眼前这个年轻人分明是一位世外高人,为什么问患者?

    心念电闪,韦大宝了然,这是入世的说法,看来眼前这位俊朗的年轻人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厉害几分。

    想着,他的表情和神态更加恭敬,微微弯腰,道,“师兄,患者在屋里面。我担心有邪风入体,就没让他出来。”

    听两人聊的话,段科长傻了眼。这都哪跟哪,平时桀骜不驯的韦大宝怎么就称呼小吴为师兄了呢。而且看样子不像是说反话,他对吴冕的态度比对自己这个医务科长还要恭敬。

    想到这里,段科长心中气苦。乡下的医院,医生都不知道规矩,哪像是城里的医院,根本没有医生敢得罪医务科。

    医务科那是什么部门,锦衣卫一般的存在!段科长脑海里乱七八糟的联系着。

    还是没有存在感啊,段科长走神,心里唏嘘不已。

    “每年都要犯几次?没去市里面看看么?”吴冕转身走进屋子,一边走一边问道。

    患者家属大眼瞪小眼,有心阻拦,可见韦大宝的表情和语气,都觉得有些不对,哪怕是之前对段科长没好气的一男一女都默不作声的看着。

    “孩……患者今年12岁,这病也不是很重,只有极个别的时候醒了动不了,就找我给治治。鬼压床么,压制住就好。可我道行浅薄,一直没办法彻底驱散。”韦大宝小声说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侧头看着吴冕。

    进了屋子,吴冕依旧戴着那副墨镜。韦大宝心里琢磨,这位师兄虽然年纪轻轻,却真是与众不同。只是……戴着墨镜,在屋子里能看见什么?

    “护士!”

    韦大宝脑子一下子不够用了,在他的预想中,这位师兄肯定要从医生的角度开始问诊、查体,他好奇的是要怎么解决问题。

    可是从医生的角度,进门就叫护士,这也不对。

    “大早晨的喊什么!那么大的肃静两个字看不见?小学没毕业?你文盲啊!”

    一名护士从值班室打着哈气走出来,睡眼惺忪,捂着嘴,一脸的起床气。

    段科长叹了口气,现在的小护士们可是不好惹。医院发的钱少,心思活络点的小姑娘早都走了。不说别的,去各种短视频网站录点蹦蹦跳跳的视频,光打赏钱就比工资多。

    留下来的有的是自身水平问题,更多的是家里的意见。平时她们都属火药的,一点就着。

    小吴这要是被怼了,自己要怎么打圆场却不把自己给装进去呢?

    念头刚起,段科长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他愕然看见刚刚还满脸起床气的小护士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一脸淑女妆容,优雅的像是市里面每年评选出来的优质服务明星。

    “您是患者家属?请问您有什么事儿。”小护士问道。

    段科长被吓了一大跳,这还是自己熟悉的急诊科护士么?!平日里怼天怼地,一个不满意辞职报告就打上去。什么时候见过说话这么和风细雨来着,话里面透着一股子甜腻腻的劲儿。

    还您、您的,在八井子乡这种地儿,谁会用这种尊称。

    这是自己做梦呢吧,段科长有些恍惚。

    “我是咱们医院医务科新来的同事,麻烦给患者采一个离子,甲功三项。对了,要急查。”吴冕道。

    听吴冕说话声音清澈,小护士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小吴,查这些干什么?”段科长有些不懂,他生怕这位莽撞,拿出帝都医院进门什么东西都查一遍的那种态度。

    守家待地的看病,走不出去的都是穷人。要是什么都查一遍,平白花了冤枉钱,没几天就得被乡亲们戳脊梁骨。

    更甚的,会被人堵门口追骂。不怕?泼你家满院子的屎,就问你怕不怕。

    这些事儿段科长都见过。

    “段科长,患者有很明显的甲亢,考虑是甲亢性低钾型周期性麻痹导致的睡眠障碍。”吴冕面无表情,和段科长小声说道。

    “啥玩意?”段科长疑惑的问道。

    甲亢他懂,低钾他也懂,睡眠障碍他多少也知道。可是合在一起变成什么劳什子的甲亢性低钾型周期性麻痹导致的睡眠障碍,这几个词合在一起段科长就一下子懵逼了。

    该不会是骗人吧,故作高深的说一大长串名词,显示自己很专业,这种人段科长见的多了。

    再说,鬼压床这事儿谁家没遇到过。就算是没遇到过,也听说过。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就没听说什么甲亢还低钾……等等……

    甲亢?段科长心里咯噔一下。

    躺在平车上的患者的确眼睛有点鼓,只是不太明显。段科长努力睁大眼睛观察患者的情况,做着他并不擅长的视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