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别人家的孩子(上)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啊?”韦大宝怔了一下,随即疑惑的说,“是他?”

    “你这个岁数,也知道吴冕?”

    “老段,咱八井子谁不知道。吴冕么,我儿子比我熟,估计在心里已经恨死他了。”

    说到这里,韦大宝脸上浮现出古怪的表情。

    段科长没问,他心里明镜一样。每个孩子小的时候总有绕不过去的一个坎别人家的孩子。

    而在八井子乡,这个别人家的孩子就是老吴家的小子吴冕。哪怕时间过去了几近二十年,当年的传说却没有被风化,而且被人传的越来越神。

    段科长在吴冕小的时候也总拿他说事儿,教育自家的孩子。

    你看看人家的孩子,为什么老吴家的小子能不断跳级,不到十岁就去省城读省重点?你咋就不行?

    你看看人家的孩子,为什么老吴家的小子在省重点一直都是第一,两年参加高考,以省理科状元的身份去了帝都?

    至于那之后吴冕如何如何,段科长也不是很清楚。

    “这小子怎么回来了?我听我妈说,吴家的小子不是去美国了么?还要在美国定居来着。”韦大宝疑惑的问道。

    “谁知道。”段科长淡淡说了句,心里却想,小时了了大未必佳这句话真是能用在吴冕的身上。

    混来混去,到后来还不是回到八井子?这孩子也是够惨的。

    想到这里,段科长没继续这个话题,问道,“患者的心电真的有问题?”

    韦大宝一脸愁容,“老段,我就会看个心梗的心电图,其他对我来说都属于不正常心电。看不懂,看不懂。”

    这是实话,段科长也没在意。看心电图别说是八井子乡中医院的医生,哪怕是市里面三甲医院的非循环科医生估计都看不好。

    可吴冕看也没看,就滔滔不绝的说了那么多,段科长觉得很不正常。

    他从韦大宝手里接过心电图,照了三张照片。

    “老段,你这是想找人看看?”

    “小吴不是走了么,咱也没人问明白,还是要询证一下。”

    正说着,护士站电话响起,过了十几秒,护士喊道,“韦大宝,检验科报危急值!血钾1.8!问是不是标本误差,让咱们再送去一管血。”

    根据检验科不同的机器,测量出来的数值也有不同。八井子乡中医院的标准数值是3.5-4.5mmol/l。1.8mmol/l这个数值无论在什么机器数值内都低,还不是单纯的低,而是太低了。

    低血钾的严重性哪怕是不搞临床的段科长都知道一些,比如说呼吸肌无力导致窒息;比如说心功能紊乱,导致猝死等等。

    段科长已经记不住当时吴冕说的那个拗口的病叫什么了,但甲亢导致低钾他还记得。

    真的是病,不是鬼压床!段科长横了韦大宝一眼,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给患者治病!”

    韦大宝的眼睛有些不聚焦,他怔了怔,才恍惚说道,“血钾怎么这么低?”

    “赶紧去补钾!”段科长皱眉道。

    “然后呢?”

    “甲亢你会治?然后,当然是缓解后让患者家里带着患者去市里的医院就诊治疗,这还问。”

    段科长觉得韦大宝已经完全傻掉了。

    血钾真的这么低,他觉得很神奇。老吴家的小子戴着墨镜,看起来真是让人觉得太能装了。隔着墨镜能看见什么?他就诊断了?

    带着几分疑虑,段科长站在一边默默的看着护士给小患者扎点滴。

    叮铃铃手机响起,把心里有事,心不在焉的段科长吓了一跳。

    “刘主任。”

    “段科长,你刚才发过来的心电图我看了,有问题!抓紧时间用120送到市里来。”

    电话那面传来一个粗豪的声音,是市人民医院循环科刘副主任。

    “刘主任,患者什么问题?”

    “u波增高,与t波合并,形成双峰t波,考虑是低血钾导致的异常心电图。对了,来之前先查个……”

    “刘主任,血钾查了,1.8mmol/l.”段科长压抑着心里的惊讶说道。

    “嗯?”

    电话那面的刘主任更惊讶,他显然知道八井子乡的医疗水平,他们什么时候能看懂心电图的?

    “我们这面已经做了相应的检查、诊断以及治疗。不过情况您知道,总是要找您掌一眼,把把关。”听到人民医院的刘主任有些惊讶,段科长心中有些爽快,但嘴上说的客气,“考虑是甲亢引起的,要不去您那面,您帮着看一眼?”

    “行。”

    电话那面传来很肯定的回答,段科长笑了。

    平时大多都是让患者自己去市里的医院就诊,要是碰到认识人或是重症患者,自己出面找人,他们虽然会接,但多少要挤兑自己几句。

    这是医疗鄙视链的一部分,谁让中医院处于鄙视链的底端呢。

    不过这次他答应的这么痛快,应该是好奇甲亢导致低血钾的诊断吧。吴冕……似乎有点意思。

    段科长挂断电话后脑子里想着各种事情,将近2个小时后,患者四肢无力的症状缓解,活蹦乱跳的和正常人一样。

    又浪费了半天口舌,最后段科长把人民医院刘主任电话留给患者家属,这才算是告一段落。

    折腾了一早,肚子咕噜咕噜响。段科长去医务科看了眼,见吴冕根本没来,熬到中午下班回家吃饭。

    一路心神不宁,这位老吴家的小子看起来似乎有点意思。人是不错,技术水平也挺好,就是太能装了,在屋子里还要戴墨镜。

    他以为是小马哥的时代么?就不怕一头撞到墙上?按说他的岁数已经不是港片流行的年代了,难道是在国外带回来的毛病么。

    回到家,饭菜的香味迎面而来。

    “爸,你回来了。”儿子嘴里含着饭招呼了一声。

    “怎么吃这么早?”段科长一边换鞋一边问道。

    “马上去城里。”段科长的儿子段飞说道,“爸,你怎么好像心里有事儿?”

    “嗯,患者的事儿。”

    “我说什么来着,医院那是人干的活?还让我去医院,傻子才去。天天提心吊胆的……”

    “不是那事儿,是老吴家的儿子回来了。”段科长心不在焉的说道。

    “谁?”段飞瞪大了眼睛,转身问道。

    “吴冕,你同学。”段科长坐到桌边,“回来到医务科当副科长。”

    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段飞哈哈大笑,“是那小子!”

    “怎么说话呢。”段科长瞪了段飞一眼说道。

    “小时候就看他那副拽拽的样子不顺眼,每天听我妈磨叨老吴家的孩子怎么样怎么样,早都恶心了。”段飞幸灾乐祸的说着,“有本事留在美国啊,回来干嘛,在你们医务科一个月挣3、4000块钱就那么香么?”

    段科长叹了口气,摇摇头。

    “这么看他就是个书呆子,只会念书。这人生呐,长的很咧。”段飞摇头晃脑的说道。

    “你好到哪去?开个成人用品商店,我出门都觉得臊得慌。”

    “你那是过时的老思想。”段飞得意的说道,“现在有钱的才是……”

    段科长恶狠狠的看着段飞。

    “……”段飞及时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笑嘻嘻的说道,“这就是今天有事儿,要不肯定去看看吴冕。那小子从前牛的很,不愿意搭理我们。上课睡觉,下课发呆,考试却每次都是一百分,真是气死人。这回经历了社会的毒打,真想看看他那张扑克脸是会不会有什么表情。”

    扑克脸?段科长想到吴冕戴着墨镜的脸庞,似乎还有几分贴切。

    “你要干什么去?”

    “斯杜雷公司中华大区总裁来咱市里考察,我作为咱们市的经销商当然要去捧场。”段飞道。

    “别扯,你也算是经销商?”

    “人家根本没让,说是来得急,是公司里我朋友告诉我的。我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拿下来省代。省代不行,市代也行。”

    “爸,要是斯杜雷的市代能拿下来,转过年就能给你在市里面买房子。”

    “早点别啃老就行,找个对象,让我抱孙子。”段科长唠叨着。

    “我哪有啃老,就是不想在八井子买房。咱们这儿是城乡结合部,谁家姑娘愿意嫁到咱们这儿来,我要去市里买房!”段飞很肯定的说道。

    呼噜呼噜吃完饭,他用手背擦了擦嘴,“我走了,得去机场,早点走,慢点开。”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