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别人家的孩子(中)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段飞心情飞扬,吹着口哨上车点火。

    他的记忆里吴冕长什么样子都很模糊了,要不是小时候被拎着耳朵说过太多次,怕是连这个名字都不记得。

    毕竟吴冕小时候不愿意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很快就去市里读初高中,从那之后就杳无音讯。这么一个人,已经不像是活生生的人,而只是一个抽象的符号。

    段飞心情愉悦,更多的是想在长辈们面前直起腰。从小就把耳朵磨叨出茧子的别人家的孩子现如今怎么样?还不是老老实实回到城乡结合部朝九晚五的上班,挣那点死工资,而且还要靠老子给找工作,出息到哪了。

    一想到自家老太太被说的哑口无言的样子,段飞就格外高兴。

    上了机场高速,他努力把这个幸福而愉悦的事情先放到一边,反复演习见到斯杜雷中华大区老大之后的情形。要找一个什么机会才能刷个脸呢?要是他肯上自己的车就好了,不过段飞知道这都是做梦。

    斯杜雷这种百年的跨国集团会缺接机的车?开玩笑。

    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但从何入手段飞就不知道了。碰运气吧,能行的机会不高,这一点段飞心里还是有数的。

    一个小时后,段飞在停车场把车停下,给同学打了个电话,便进了机场。

    机场里一队西装革履的职场人,或许这样的装扮、这样一群人在帝都、魔都并不打眼,但在lz市这种地方却颇为引人注目。

    怎么这么多人,看着还很眼生,段飞没敢直接上去,悄悄躲在后面观察局势。

    【强子,怎么回事?】

    他发了一条微信,然后用微信语音震动晃了跟在人群尾部、一点存在感都没有的同学一下。

    【省城的老大来接机。】

    强子简短回复了一句。

    这一点段飞之前没有注意到,此时想起来到是真的很诡异。大区经理,还是中华大区的经理来lz市不去省城而是跑到林州来,怎么想怎么不合理。

    这不科学!

    lz市和省城距离特别近,八井子乡在两者之间,按照直线距离来看,从八井子到省城还要比到lz市中心更近一点。

    但段飞没声张,也不敢问,只是静悄悄站在后面等着。

    很快,飞机准点到达,几个一看就是商界精英的男男女女当先走了出来。

    接机的人顿时矮了一头,脸上的笑容连段飞都觉得太过于谄媚、甜腻。真是舔狗啊,段飞心里想到。自己一直只能开家小店,是不是因为舔的不够呢?

    大区经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表情冷漠,只是象征性的招呼了一下接机的人,便径直走向出口。

    段飞小心的凑过去,耳朵竖成兔子,想听到他们说什么。

    “联系了么?”

    “翟总,我打了两次电话,没说话就被挂断了。”省城的经理苦笑着说道,“我怕惹人烦,没敢继续联系。”

    中年男人脸上乌云密布,身边助理拿出手机,询问的目光看了他一眼,随后拨打电话。

    段飞心中惊讶,原本以为大区经理是来视察工作的,但没想到好像是来找人的。林州这种小破地儿,到底有什么人需要拜访?难道说他们是来见市里的领导谈投资的么?

    也不应该,要是斯杜雷这种跨国集团来考察、投资,肯定有商务接待,级别怎么也得是副市级的干部才对。

    可现在似乎只有省城斯杜雷集团的人,没看见有市领导出现。

    古怪。

    段飞的耳朵差点竖成天线,生怕错过了哪怕一句话、一个字。

    他们要是来找自家老爷子的该多好,到时候省代唾手可得。哪怕知道不可能,段飞也情不自禁的这么想着。斯杜雷不存在省代,都是公司直设分部。市级的代理也不可能,至于乡……倒还是有可能。

    他看明白了路,假装也是行人,故意走在前面,努力听着。

    “没事儿别找我,有事儿更别找我。”

    电话里传来一个很无礼的声音,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感情。

    我去……听声音很年轻,年纪不大。该不会有哪位老人家隐居在lz市,段飞想到。连身边的秘书都这么冷酷,估计级别低不了。

    虽然已经过了招商引资的年代,可斯杜雷集团要是投资,怎么都是以千万美元计数的。这么多钱,能拉动多少经济,增加多少gdp!

    可电话那面竟然像是撵苍蝇一样的不耐烦。

    关键是……

    关键是斯杜雷集团大中华区的经理脸上堆着微笑,像是和领导汇报工作一样的小心翼翼的陪着不是。

    我去!

    段飞做梦也没想到自家的小城市竟然还真的藏龙卧虎。

    “这不是听说您身体不舒服回老家了么,史密斯先生叮嘱我一定来看看您这面有什么……”

    经理一句话没说完,那面电话已经被冷漠的挂断了。

    苦笑,但步伐坚定,一行人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拒绝而生气,甚至连点灰心的情绪都看不到,直接走出大厅。

    看车队缓缓驶离,段飞一溜小跑上了自己的车,追着车队的尾气一路尾随。

    lz市有什么厉害的人物么?段飞一边开车一遍琢磨。但英雄谱翻遍,好像也没什么。

    临近省城,林州被吸血吸的厉害,经济一直都很差,地域也不大,没听说有哪位在林州隐居。

    不过想来也是,能让一个跨国财团的高层一脸卑微笑容的人物自己怎么能知道呢。段飞很快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他叹了口气。

    可惜,电话那面的不是自家老爷子。

    过了不到二十分钟,段飞就傻了眼。车队从机场高速的一个路口下去,没有直奔市区,而是开往一个很熟悉的地儿……八井子乡?

    这条路就是段飞来的路,他怎么能不认识。

    走错路了,一定是他们人生地不熟,走错路了,段飞心里想到。

    要是有隐居的老干部,市区还有可能,八井子乡是绝对没有可能的。守家待地这么多年,就没听说这个破地儿飞出去过什么金凤凰。

    满腹狐疑的跟在车队后面,段飞越开越是心虚,要是去找自家老爷子该多好。万一很多年前自家老爷子和这位经理的父辈有过什么交流呢,或者多年前心梗急性发作,被自家老爷子救了一命。

    虽然那个清冷、无礼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绕,告诉他这根本不可能,但段飞还是不愿意直接毁灭了这个美梦。

    在期待中,车队并没有走错路,径直进了八井子乡,来到一栋半新不旧的住宅楼前。

    路上的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一溜黑色、与八井子乡格格不入的豪华轿车。雪亮的奔驰车标、厚重的黑色,哪怕没见过的也能从那股子森然中感觉到昂贵。

    连平时横冲直闯的电驴子都躲的远远的,生怕惹了麻烦。

    这里住着谁?段飞蹑手蹑脚的跟在后面,心里疑惑。

    为首的中年人和身边的助理小声交谈了几句,随后来到单元门前,按响门铃。

    “伯母,我是吴老师的朋友,来看望吴老师。”他温和说道。

    吴老师?我勒个大槽的,难道是吴冕?段飞脑海里闪过一个“诡异”的念头。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