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锦衣夜行的冕少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120急救车拉着凄厉的笛声,一路进城,直奔医大一院。

    韦大宝变成担架工,也跟着上了急救车。

    原本120急救车只允许上一名家属,但急救车上的医生……大家都认识,知根知底,也没人拦着他。

    看王书记脸色青紫,呼吸困难,心电监护疯狂的报警,st段抬高的小旗拉的隐约能听到呼啦啦作响,韦大宝有些困惑,但更多的则是……庆幸。

    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别管他为什么回来,也别管他装不装,真本事还是有的。

    心电示波已经拉出来小旗来了,韦大宝虽然懂的不多,但这么标准的心电图还是会看的。拉小旗意味着心梗,百分之百的心梗!

    好险!

    这要是在家里耽误十几分钟,再叫急救车去乡医院,前前后后耽误几十分钟,人估计就够呛了。

    随着急救药物推注,通血管的药物也给了进去,王书记的情况勉强维持住了。看样子有大半的可能性能活着到医大一院,但哪怕是救治的很及时,韦大宝也不敢百分百保证。

    心梗,哪有百分百没事的道理。

    “吴乡长,然后怎么办?”跟着120急救车一起来的内科医生问道。

    “我儿子联系了医大一院的循环科主任,只要能维持到医院就行。”吴仲泰说道。

    情况越是紧急,吴仲泰就越是冷静。

    他默默的看着多年老搭档一条命已经去了一半,半死不活的躺在平车上吸着氧气,心中没有一丝慌张,盘算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那小子说了,估计应该没问题,老王你坚持一下!

    夕阳在120急救车后拖曳出一道长长的影子,那黑影像是死神一样追在救护车身后,直至夜幕降临把救护车吞没。最后只有救护车顶、车头的灯光闪烁,露出一线生机。

    各种意外并没有发生,只是路上堵了一小会,耽误了20多分钟。来到医大一院急诊科的时候,吴仲泰有些小小的忐忑,吴冕那小子说联系了高主任,这事儿靠谱吧。

    要是他认识高主任,高主任不认识他,那就尴尬了。

    丢点人不算什么,真要是耽误了老王的病……不能,都来到医大一院,人肯定没什么事儿。

    人民医院么,都送来了,绝对不可能耽误。区别在于谁做手术,技术水平高低而已。

    吴仲泰在心里面安慰着自己,随着救护车停下,他一个箭步跳下车。看动作,年纪更大的吴仲泰要比韦大宝敏捷许多。

    “请问是八井子乡的救护车么?”一名年轻医生站在夜色里上前主动询问。

    “是,是。”吴仲泰回答道。

    年轻医生脸上的表情马上严肃起来,“患者怎么样?”

    话是这么说,近在咫尺的患者他看了一眼,又瞄了一眼心电监护,神色略松,随后四下在找什么。

    十几个穿着白服的人走了过来,雪亮的灯光照耀下在白服上泛起刺眼的光芒,晃得吴仲泰睁不开眼睛。

    “请问冕少呢?”一名五十多岁矮墩墩的医生问道。

    吴仲泰怔了一下,他眯起眼睛瞄了一眼那人的胸牌医大一院循环科一科主任高柏祥。

    “高主任?吴冕是和您联系的?”吴仲泰试探问道。

    “呃……冕少是这么和我交代的。”高主任做了个手势,让手下医生去把患者推下来,他仔细打量吴仲泰。

    “敢问您是冕少的……”

    “冕少……别这么叫,还是称呼吴冕吧,我是吴冕的爸爸。”吴仲泰道。

    “老先生,您怎么来了,冕少是在后面的车上么?”高主任的脸上马上堆满笑容,腰微微弯着,客客气气的问道。

    “他回家了。”

    “唉,还琢磨着能见冕少一面。不过也是,只是小病,只是小病。”高主任满满遗憾的说道。

    小病?

    吴仲泰心里腹诽,这一路人半死不活的,到高主任这里就变成小病了。

    不过作为患者家属还是喜欢听医生这么说,说是小病,意味着人家有把握。

    “老人家,我是医大一院主管临床的副院长,姓薛,您叫我小薛就行。”另外一个人伸出手和吴仲泰握手,并直接做了自我介绍。

    副院长……小薛……

    不仅仅是吴仲泰,连站在后面看热闹的韦大宝都傻了眼。医疗行业壁垒森严,八井子这种地儿,哪怕乡医院院长来估计医大一院的各科室主任都懒得搭理。

    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只是打个电话,人却根本不露面,医大一院这种等级的三甲医院院长就上赶着在急诊科等了俩点!还冕少,这是个什么称呼。

    这还是在外面学无所成,最后潦倒回乡么?怎么看怎么不像,倒像是锦衣夜行。

    “老人家,让高主任去抢救吧,咱们就别跟着了。”薛院长亲切的说道,“您折腾一路累了吧,到我办公室坐会,那面清静。”

    “可……”

    “放心,您在这面也帮不上忙。高间我已经安排好了,急诊急救,术后直接去高间,到时候您再去看患者就行。”

    “我还得去交钱。”吴仲泰小声说道。

    “没事,我和住院管理部招呼了一声,先虚拟了二十万。咱都是自己人,明天再交也来得及。”薛院长道,“要不等着出院,把报销的钱一扣,再交也行。”

    “……”

    “前段时间,我儿子给带了点明前的龙井回来。要说起来,还多亏了吴老师帮衬一把,那小子才有惊无险的过去。”

    薛院长笑吟吟的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态度谦和、恭敬。

    吴冕这些年在外面自己闯荡,只是报平安,却从来不说辛苦。吴仲泰不知道他在外面到底做了什么,但能感觉到眼前这位院长大人对自己儿子的尊重是发自心底的。

    “老人家,冕少这次是回乡看看您二老?”薛院长试探着问道。

    “不是,他回来……唉,非说要去老鸹山的道观隐居。我没同意,让他到我们乡中医院去工作了。”吴仲泰有些不放心王书记的病情,看着一溜身穿白服、精干无比的医生簇拥着上了电梯,心中忐忑,随口说道。

    薛院长怔了一下,他似乎觉得要么是自己听错了,要么是吴仲泰听错了。

    几秒钟后,薛院长谨慎的问道,“我上了点岁数,耳朵不是很好用,刚刚没听清。您老是说吴老师在美国找到工作,要回来接您二老?”

    “不是,他回国了,现在在八井子中医院当医务科副科长。”

    一道炸雷从天而降,径直劈在薛院长头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