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免费的就是最贵的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来到住院部,吴冕步行上到三楼。

    手术室相当简陋,没有门铃,也没有可视通讯设备,他只好用拳头砸了几下铁门。

    “谁呀!”

    “医务科,吴冕。”

    “吴科长,你来了,稍等。”

    贴着大红字手术室的磨砂玻璃上隐约有人影闪动,很快一个四十多岁的手术室护士把门打开。

    “您好。”吴冕客客气气的招呼了一声。

    手术室护士看见吴冕戴着墨镜,先是一愣,随后眼睛迸发出光彩。

    “你就是段科长说的新来的吴科长?”

    “嗯,副科长。麻烦您问一下被骂的医生在哪?”吴冕问道。

    “我叫李海梅,是手术室护士。”

    “您好,请问是哪位医生出事儿了?”

    “你今年多大啊,吴科长。”

    李海梅瞬间变成亲妈粉,似乎根本没听到吴冕的问题,围着他问东问西。

    自己长的好看,这一点吴冕知道。从小到大遇到类似的情况有无数次,他并不介意别人看自己、也不介意她们的热情。熟练的应付了几句,手术室护士这才带着吴冕去更衣室。

    “新来的就在这儿,被骂几句还有脸哭。”李海梅不屑的说道。

    吴冕没应声,换了拖鞋走了进去。

    “麻烦问下,段科长送器械过来了吧。”

    “呃……我问一下。”

    吴冕点点头,开始找手术室。

    昨天段科长介绍过,中医院的手术室只有两个术间,还不是平流手术室,无菌条件一般。这都不说,换衣服竟然要从大门走,还是多少年前的样子。

    不过吴冕也没有建设新农村医院的想法,他只想着今天把这事儿做完,去接楚知希。要不是老爷子非让他来中医院上班,自己还没办法说清楚,这种层级的手术室估计吴冕一辈子都见不到。

    楚知希,赶紧回来吧。平时那丫头在身边自己不觉得什么,可一旦离开,吴冕要独自面对这个冗杂信息无数的世界,就有些苦恼了。

    进了更衣室,吴冕看见一个瘦高的年轻男医生坐在简陋的凳子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地砖。

    “我是医务科的吴冕,你叫什么?”吴冕先自我介绍了一下,随后坐在他的对面。

    年轻男医生没说话,似乎无视了吴冕的存在,他甚至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定向生,毕业之后必须要回乡镇工作,前途一片黯淡,可能要在农村扎根一辈子,是挺可怜的。”吴冕见那名年轻医生没搭理自己,也不生气,自顾自的说道。

    “高考考上定向生后,在校学习期间免除学费,免缴住宿费,并补助生活费,毕业后包分配工作。不花钱上学,听起来是不错。可是免费的才是最贵的,现在苦恼是不是也不少?”

    年轻医生身子似乎有些僵硬,吴冕的话说到了他的心里。

    “带规培,8年时间。不让考研,必须回到乡镇医院工作6年。大好年华哦,就这么像是流水一样过去了。”

    “……”年轻医生被说出了心里话,怔了一下,抬头仔细打量进来的人。没想到入眼却是一副墨镜,酷酷拽拽的站在手术室的更衣间里。

    这样的人,他这辈子都没见过。

    手术室的更衣间里,有抽烟的、有八卦的、有刷手机的,可就是没有戴着墨镜进来的。

    这里面的光线一般,并不刺眼,谁没事在手术室戴墨镜?!他以为自己是明星么?

    不过眼前这位长的是真好看,哪怕是戴着墨镜,只能看到侧脸,也不比流量小鲜肉差。非但不差,那股子英气勃发,看着让人心生一股莫名的情绪。

    “乡镇医院签合同,一般都不愿意只签6年。10年起步,以后再说。要是不签,那就是违规。工资待遇还不高,一个月2000多块钱,灰色收入一概没有。是不是觉得一毕业,整个人生就已经灰暗了?”

    “这都是小事儿,要是能磨练一下,30多岁出去工作也行,毕竟医生这个职业是越老越吃香。呃,这话不严谨,凑合着听。”吴冕像是自言自语,温和说道。

    “你……也是定向医生?”

    “我是中医院医务科的,不是定向生。”吴冕道,“你要是像正规医院那么看病,很快就没人找你了。比如说用激素,乡镇医院都是qd一直用到出院。至于什么向心性肥胖、股骨头坏死,谁去管!”

    “对!您知道这事儿,怎么不管管?”年轻医生有些义愤的说道。

    “农村么,看病图个快,你说那么多,做那么多检查,还是个年轻人,谁信。”吴冕道,“没人找你看病,水平不能进步。上学的时候学的东西,没几年就忘了。住着破破烂烂的宿舍,背井离乡,挣的钱也不多,没有上升通道,找个媳妇都找不到。”

    这话差点没把年轻医生给说哭喽。

    “没了前途,也没有钱途,你是不是觉得这辈子毁了?”

    “……”

    “说说吧,你刚才为什么被骂?”吴冕笔直的坐在小凳子上,一如昨晚。

    “我……”

    “刷手没刷好?还是把病理标本给扔了?”

    “器械护士刷完手,要打阑尾包,我不小心碰到里面的包袱皮了。”

    吴冕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足足看了将近十秒,才说道,“规培期间,上过手术么?”

    “没,我准备考研来着。后来才知道定向生不允许考研……”

    “无菌观念都没有,就你这样的,考上研究生也得被导师骂死。”

    画风突变,吴冕的话从理解到训斥,转变的极为自然。

    “手术,是团队项目,无菌观念是重要的一环。你连无菌观念都没有,还有脸在这儿喊冤?”

    “想当好医生,想靠手艺挣钱,连无菌观念都没有,你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规培,必须要完成一定数量的手术,你连这些既定规则都不遵守,还真以为乡镇医院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

    “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儿,不是过家家。上一次我带规培生上手术,违反无菌操作,你知道我怎么说的么?”

    “……”

    年轻医生愣住了,眼前这人不比自己年纪大多少,他也会做手术?还带规培生?

    “一个字,滚!”吴冕冷冷说道,“最基础的都不会,就知道添乱,让他滚都是轻的。”

    “你……”年轻医生涨红了脸。

    “你觉得我在侮辱人?”吴冕冷冷说道,“患者术后感染了算谁的?不遵守手术室无菌操作,没有无菌观念,这就是在杀人。”

    年轻医生双手握拳,但却无力反驳。

    “被我骂的学生后来找我道歉,你猜我怎么惩罚他的?”

    “惩罚?”

    “我让他去打扫卫生间,患者的共用卫生间。让他看看,真要是感染了,手术患者的肚子里就是这样,甚至要比公共卫生间还脏!”

    “……”

    年轻医生无语。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