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手术室不让戴墨镜?谁说的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更衣室里很安静,吴冕默默的看着窗外的阳光,耳畔有小鸟的叫声传来。

    至于段科长说要温和一点的那些个话,他似乎根本不记得。手术室里连无菌观念都没有,还想要温和,咋想那么多呢。

    年轻医生沉默了几分钟,脸上表情变幻,最后小声说道,“吴……”

    他怔了一下,医务科的科员该怎么称呼?叫他老吴?面对一个比自己大一点,却英俊无数倍的年轻人,这话还真是说不出口。

    “我是医务科副科长。”吴冕道。

    “吴科长,对不起。”

    “知道说对不起,还不算无药可救。你叫什么?”吴冕问道。

    “我叫徐佳。”

    “我换衣服,稍等我下。”

    “换衣服?”

    “去给器械护士道个歉,你自己好好熟悉一下手术室。”吴冕道,“凡事要用心,你别以为你是最惨的。心里想什么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好像全世界都对不起你,你也配。”

    “呃……”

    “乡医院,条件都还好,最起码生活还算是便利。当然,你不能和大城市比。真分到村镇医院,住铁皮板房,每天看的都是头疼脑热的患者,收快递都得晚到一周。要是去了那种的地儿,你哭都来不及。”

    徐佳听到吴冕的描述,打了一个寒颤。他真认识一个定向生被分到偏远乡村,和吴科长描述的生活差不多,现在那人已经要崩溃了。

    “这还不是最惨的。”吴冕问手术室护士要了隔离服,一边换衣服一边说道。

    “那什么最惨?”

    “等你干几年就知道了。”吴冕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脱掉上衣。

    徐佳立马被明晃晃的腹肌给晃晕了。

    眼前这位身材可真好,穿着衣服显瘦,脱了衣服有肉。看看人家,长得好、身材好,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医务科科长,以后肯定前途无量。

    是不是走的夫人路线,娶了谁家的姑娘?徐佳的心思很快就飘到天边。

    “年轻人,要虚心一点。刚进入临床的前七年是最重要的,这时候你接受的理论知识占你一生接触知识的80%。不要眼高手低,进入社会……”

    说着,吴冕沉吟了一下。

    “这就是社会么?”徐佳问道。

    “不,社会对你的毒打,这才刚刚开始,要摆好姿势。摆好姿势,不是社会当你是娇花而怜惜你,是你在被打的时候或许会好受一点。”吴冕道。

    他知道徐佳并不是被自己说服了,只是迫于医务科这个名号的威力而已。既然是在大城市的三甲医院规培过,那么对医务科的畏惧是深深刻在骨子里的,无法磨灭。

    不过无所谓,只要把事情解决回去发呆就好。下午小希要来,一早发的微信这丫头还没回。该不会今天不来吧,想到这里,吴冕看了一眼窗外,阳光明媚,是郊游的好天气。

    回头看了眼徐佳,墨镜里的他身影模糊,面目渐渐开始可憎起来。

    “吴科长,我道歉。那个……咱们医院以后能不能派我出去进修?”徐佳似乎觉得吴冕很好说话,凑上来低眉顺眼的问道。

    “你来多久了?”吴冕反问道。

    “3天前报到的。”

    “嗯,我是昨天来的。”吴冕慢悠悠的走在前面,墨镜配着墨绿色的隔离服,说不清的刺眼。

    昨天……徐佳顿了一下,愈发看不清眼前这个年轻人。这么年轻能当医务科副科长不算什么,但这种人为什么会对定向医生的苦楚知道的那么详细?

    乡医院手术室不大,两间手术室,刷手池在走廊的尽头。

    进入狭窄的走廊,吴冕闻到一股子浓烈消毒水的味道,他不禁皱了皱眉。

    手术室里安安静静的,术间的门都没关,特别不正规。其中一个术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正在做手术。

    这么安静……没人开车,没人闲聊,难不成是出事儿了?吴冕丰富的临床经验告诉他,出事儿的可能性很大。

    “做的什么手术?”

    “阑尾。”

    不能够啊,八井子乡这种地儿虽然医疗不强,但阑尾切除术总是能做的。甚至花样翻新,有的医生去山沟子里给没钱的人做炕头阑尾炎,局麻做,一次50,这些很早吴冕就听人说过。

    再说,只是阑尾切除术而已,能有什么幺蛾子。

    黏连?还是异位?有可能是患者肚子疼,在家挺好几个月,来医院的时候肠子都粘成了一坨,想切这种阑尾,难度还是有的。

    一边想着,吴冕一边走进术间。

    一个身材高大,背影宽厚的术者正在侧头,让巡回护士给他擦汗。

    哪怕是戴着墨镜,吴冕依旧觉得无影灯的灯光有些刺眼。好久没做手术了,要不是有该死的超忆症,怕是自己应该在帝都或是麻省总医院正美美的做着高难度的手术。

    那才是自己的舞台,只可惜身体情况不允许。

    “你谁呀,戴着墨镜进来!”麻醉师瞥了一眼吴冕,直接怼道。

    “哦?手术室都不让戴眼镜了么?”吴冕看了他一眼,冷冷说道,“是十三项核心制度要求必须要戴隐形眼镜?还是医疗护理规章里说的?我怎么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个规定。”

    “你……”麻醉师没想到在手术室里竟然有人怼自己,还怼的这么理直气壮。十三项核心制度……院里面到是说了,可是具体有什么制度……正经人谁看这玩意啊。

    一下子,麻醉师的气势就馁了,他下意识的扶了扶自己的近视镜。戴墨镜的年轻人说的话似乎有道理,又似乎哪里不对劲呢。

    “都特么闭嘴!”术者低声怒吼,暴躁的像是一头狮子。

    “手术做不下来就胡乱骂人,这种台风可是不好。”吴冕一边说着,一边在术者身后瞄了眼术区。

    阑尾切除术标准的切口,右下腹麦氏点,5m长度。术区血糊糊的,术者正在把爱丽丝钳子取下来,看样子是要延长切口。

    “你谁呀!”术者转过头瞪了吴冕一眼。

    “医务科,吴冕。”

    “王主任,这位是新来的那个副科长,刚才说过的……”巡回护士小声提醒。

    王主任手术做的不顺利,本来就一肚子气,听见有人说话心气儿更是不顺。只是那个副科长好像是……他硬生生把各种难听的话给咽了回去。

    这口气是真难咽啊!

    “那也不能戴墨镜进手术室么。”王主任小声嘀咕了一句。

    “墨镜、近视镜都是眼镜,王主任上手术,近视镜经过特殊消毒?要说咱中医院还是很先进的,这种设备我没见过。”吴冕冷冷的说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