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飙车的老司机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油嘴滑舌。”王主任不屑的说道。

    他说话的声音很轻,但手术台上麻醉师和器械护士都听得清清楚楚。

    “段科长送来的手套?什么时候的事情?我记得就一个箱子。”李海梅心里向着吴冕,打断了王主任的小声唠叨。

    “好像是一早的事儿,在库房里。”器械护士说道,“段科长送来是我接的,也没让入库,好像说是吴科长自己的私人物品。”

    在场的几个医生护士,除了徐佳之外都是手术室的老油条。做手术往高大上了说是治病救人,要是往功利或是现实了说是为了挣钱,养家糊口。

    公家的东西随便用,哪怕是现在因为成本核算护士长越管越严,那也是少用点就是了,绝对不会有谁自己买东西贴补公家。

    自己的私人物品,往手术室送,贴补公家,这事儿透着一股子怪异。

    李海梅出去找手套,吴冕刷手消毒、穿无菌衣。很快,李海梅脸色微微泛红的回来了。因为戴着口罩,看不到脸颊,但眼角眉梢已经被红晕覆盖。

    助手有些诧异的看着李海梅,他注意到了巡回护士情绪的不对。

    平时这些四十多岁的女护士是最能开车的,有时候开车速度快的能开翻喽,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吴科长那一声妹子叫的?

    呃,自己以后要不要嘴也甜点呢?

    “吴科长,好像你拿错东西了……”李海梅有些吃不准,她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无菌纸包,站在手术室门口说道。

    拿是拿,她看着上面的标志和字样发呆。斯杜雷,这不是那啥玩意么。拿到手术室来干什么?再说,这尺寸……没想到,吴科长竟然用这种型号的。

    “就是这个,打开给我就行。”吴冕瞄了一眼,肯定的说道。

    “这是斯杜雷的……吴科长你是不是拿错箱子了……”李海梅羞赧说道。

    斯杜雷,那不是套套么?王主任和麻醉师都愣住了,手术室里的气氛更加古怪。

    这个吴科长是来搞笑的吧,啧啧,城里人就是会玩,说是让拿手套,最后却拿了个套套回来。而且还拿了一箱子的斯杜雷,这辈子能用得完?

    当众调戏巡回护士,他难道不怕被打死么。

    不怕,当然不怕。之前那一声妹子,加上逆天的颜值,李海梅非但不生气,反而像是少女一样在娇羞着。

    “妹子,就是这个,打开给我。”

    打开,还特么给他,这是要耍流氓!

    看看,还是人家城里人会玩。

    不过李海梅还是有下限的,面对吴冕的“调戏”,她终于有些生气了。

    “小吴,这是手术室!”李海梅低声说道。

    患者躺在手术台上,遇到了罕见的情况,到底能不能治都不好说,这小子怎么就有心思胡闹呢!

    “斯杜雷的无菌手套是世界顶级的……”吴冕无奈的说道,“我做手术习惯戴这个牌子的手套,薄、软,手感特别好,和没戴一样。”

    王主任带的助手侧头看了吴冕一眼,心里不解,这是在开车还是在说真事儿,怎么听怎么像是开车。要说还得是年轻人,车技真高!

    斯杜雷的手套好,你丫怎么不说戴冈本的手套呢。还又薄又软……

    李海梅疑惑的打开外包装,把手套倒在器械台上。器械护士也很好奇,她拿起手套掂量了一下,“吴冕,这个和普通手套差不多么。”

    “比普通手套要轻7.23g,手感更好。”吴冕说道,“这么多年你还记得我。”

    “我家老赵一直念叨着你呢,说你是大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想聚一下不知什么时候。”

    器械护士说的老赵叫赵哲,是吴冕的同学,算是半拉发小,毕业后回到八井子乡在税务局工作。

    吴冕道,“我也刚回来,改天,改天一起吃饭。”

    说着,他走到手术台前,肩膀微微一撞,把王主任的助手撞开。

    墨绿色的无菌衣,白花花的丝……手套,这些都很熟悉。只是对面那人还戴着墨镜,王主任看到眼前的情形有些困惑。他确定不是来搞笑的?

    “吴冕,斯杜雷还有手套么?我都不知道。”器械护士陈露问。

    “gb10213-2006标准……简单说,安全套的生产厂家从前打广告都是医用级别的安全。他们在东南亚有大橡胶厂,生产个无菌手套和玩一样。”吴冕站到手术台前,气势顿时为之一变,墨镜似乎散发出一缕光,闪的王主任睁不开眼睛。

    吴冕一边说着闲话,一边把手伸到患者腹腔里,像是摸着恋人的手一样,轻柔而又温和。

    “一般来讲,压痛明确,出现异位阑尾的可能性不大。”吴冕轻柔的摸着肠子,像是上教学课一样讲解着。只是他说话的时候眉头有些紧,似乎身体不舒服。

    王主任气苦,这狗日的真拿自己当学生了,他真以为自己的水平很高?

    “异位阑尾出现的几率是1.4%,腔内阑尾占异位阑尾的0.4%左右,王主任您今天这运气好像不太好啊。大多数的医生,一辈子都碰不到腔内阑尾。”

    “……”

    “刀。”吴冕伸手,又补充了一句,“尖刀。”

    陈露马上打开一个尖刀的包装,用止血钳子夹住,安装到刀柄上,又把刀柄拍在吴冕手里。

    “动作挺熟练,我听说你和老赵谈恋爱的时候还动过刀子?”吴冕用左手托起一截肠管,右手尖刀落下。不见丝毫紧张,似乎这种很罕见的手术做过无数遍一样,嘴里还和陈露闲聊着。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儿了。”陈露有些不好意思,“准备结婚,他非要拿买房子的钱去做什么理财,说是挣点家电钱就出来。”

    “嗯,你应该一刀捅死他。”吴冕道,“虽然说万物基于传销,他这事儿办的的确不知深浅。那玩意就是骗人的,他这些年怎么弄的。”

    “唉,本来结婚的钱是够,那不是正好赶上房子涨价,老赵也是心急。”

    自家的汉子自己疼,陈露马上替老公找借口。

    “你做的对,我听我妈说捅了好多刀,但是都不深,去医院缝完就回家了?”

    “嗯,咱学医的手里有准。”陈露笑道,“那时候年轻,脾气也大,一听他要动结婚的钱去做什么投资我就生气了。其实就是吓唬老赵一下,也没下死手。没钱就不买那么贵的家电么,何必自己难为自己。两口子过日子,我又不是……”

    “止血钳、钳带线,7号。”

    “啊?”

    正在闲聊,吴冕忽然正正经经的说道。

    陈露略有慌乱,她瞄了一眼术区。就在自己回忆多年前往事的时候,那根遍寻不着的阑尾已经“蹦”了出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