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立事牙长歪了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比下班时间早半个小时,医务科的两个科员就已经准备走了。

    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就这种早退都要比从前晚了很久。她们担心那位小爷说什么,可那位就像是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的坐着,看着窗外,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早退一样。

    办公室里彻底的静下来,楚知希刷会手机,看几眼吴冕,时间过的倒也不慢。

    “哥哥,萉垟老店远么?”五点整,楚知希问道。

    “不远,走着走12分33秒。”

    “走啦,我尝尝八井子的特产。总听你说八井子笨鸡活羊好吃,终于吃到了。笨鸡是溜达鸡么?”楚知希笑着说道,“对了,什么时候带我回家?”

    “回什么家。”吴冕斩钉截铁的说道,“住的地儿已经给你安排好了。”

    “切,我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住,你放心?”楚知希撅嘴说道。

    “有社会主义铁拳在,安全的很,你以为是在美国?”吴冕撇嘴。

    “想不想每天睡觉前都有人给你按摩?舒舒服服的,失眠会好很多哦。”

    楚知希明显知道结果,她也不纠缠,而是采取了利诱的方式。

    “吃饭。”吴冕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卡其色风衣,大步走出门。

    “哥哥,今天晚上吃饭的同学是谁啊。”

    “一个叫赵哲的帅哥和他媳妇。”吴冕道。

    “呦?你都认为是帅哥?”

    “初中的时候女同学们都这么说,年级两大校草,我和赵哲。”

    “别开玩笑,你们女同学的审美都有问题么?”

    “那时候我还小,没长开……”

    两人慢悠悠离开中医院,楼下保卫室门口一名值班的医生正在和保安抽烟;旁边是熟食店,店里飘出猪蹄的味道。

    这种体验,吴冕觉得很新奇,老家是真心没法和帝都、魔都相比。不过这面更多的是悠闲,生活节奏很慢。在帝都的时候,自己想要一坐一整天,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来到熟悉的萉垟老店,已经3年2个月零12天没来过了,这里还是老样子。

    熟悉的店面,熟悉的招牌,熟悉的老板娘,还是两个。

    “冕子什么时候回来的?你这可是稀客,来来来里面坐。”老板娘离很远一眼就认出吴冕,热情的像是一股子盛夏暖风,迎面而来。

    “老板娘,几年没见,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年轻。”吴冕淡淡说道。

    “什么没老啊,早都老喽,哪像你,跟吃了驻颜丹一样,还像是18岁。对了,你这墨镜挺好看,比上次那个好。”

    “3年前的墨镜您这儿还记得什么样呢?”

    “那你看,我这里支起八仙桌,招待十六方。普通的客人都得记着,还能忘了冕子你么。”

    “我这也快三十了,时间过的真快。”

    “你就是八十,在张姐我这儿也是冕子。咦?这是你小女朋友?长的可真好看!”

    吴冕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大步走进店里。

    萉垟老店店面不大,沿街开门,里面有8张桌子,没有单间。最里面赵哲、陈露两口子已经到了,赵哲在四处张望,陈露正在用开水烫杯盘碗筷。

    赵哲见吴冕进来,碰了一下陈露,两人站起来招呼。

    吴冕招呼了一下,走过去。

    时间还早,萉垟店里没几桌客人。靠外面一桌坐了五个人,都是四十多岁的男人,有两个穿着背心,顺着脖子流汗。

    几人正在吆五喝六的喝啤酒。

    “吴冕,你小子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赵哲笑着走上前,拍打吴冕的肩膀,很是亲近。

    “刚回来。”吴冕道,“还没来得及喘口气。”

    “我以为你会申请绿卡留在美国呢。”赵哲的手搭在吴冕肩膀上,笑呵呵的说道,“是不是还是家里好?!”

    吴冕的神色不变,没回答赵哲的话。

    “准备什么时候和小希结婚?”

    对于赵哲的热情,吴冕好生无奈。可能这就是回老家之后每个人都要面对的事情吧,工作、催婚。

    “大露,这位是楚知希,上次在省城我见了一面,那次你没去。”赵哲似乎并不想得到什么答案,只是想到哪问到哪,随后又给陈露介绍楚知希。

    陈露一边清理着杯盘碗筷一边和楚知希打招呼,楚知希要帮忙,被陈露很自然的拒绝。

    “哎呦……”身后传来一声惨叫,那桌正在喝酒,热热闹闹的人安静下来。

    吴冕回头,见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捂着嘴,正在那惨叫。

    “咬舌头了?”大汉身边一人幸灾乐祸的说道,“你说你家得刻薄你刻薄成什么样,出来喝顿酒都要用自己舌头当下酒菜。”

    “不是,不是。”那汉子呜呜噜噜的说道,“牙疼。”

    吴冕见没什么事儿,便坐下,身后汉子似乎好一些,口齿清楚了点,说道,“立事牙,这几天发炎。”

    “拔了就完事,你这不是活遭罪么。”

    “你知道个屁!”那汉子过了足足五分钟,才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我去省城看的,医生给我做了一个什么三维ct,说是立事牙长歪了,拔牙的话要用凿子敲开,还要薅掉一块骨头。这特么哪是人能遭的罪!”

    “那你这么也不行啊,不说别的,光是耽误吃饭喝酒就受不了。”

    说着,那人在汉子露在外面的肚皮上拍了拍。

    肥肉乱颤,啪啪作响。

    “还是不疼,你这一点都没耽误吃喝。说是牙疼,没见瘦反而见胖。”

    “我每天吃药顶着,今儿疼的厉害,还得再吃点。”

    说着,那汉子在手包里取出来一个药瓶。

    “我去……你小心点,头孢就酒,说走就走!你这是想碰瓷啊。”另外一人有些害怕,很认真的说道。

    “甲硝唑,不是头孢,没事。”那汉子倒出来2粒,微微犹豫了一下,又多倒出来2粒,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吃的不多吧。”有人担心的问道。

    “不多,这玩意效果好,还便宜,吃惯了有一天不吃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汉子哈哈大笑说道,“你们先吃着,我缓缓,等药劲儿上来就没事了。”

    吴冕微微摇了摇头,却也没说什么。

    “老赵,最近日子过的还好?”

    因为戴着墨镜,没办法用眼神沟通。但吴冕的意思赵哲知道,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道,“好,有这么一个贤惠的媳妇,怎么可能不好。”

    贤惠……想起来赵哲全身血淋淋的样子,吴冕无论如何都不能把陈露和贤惠两个字联系起来。

    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情,火气比较旺。现在看陈露,比七八年前沉稳了很多。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