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再来晚一点人都好了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吴科长,是这样。”韦大宝为了解释了一遍患者病情的来龙去脉。

    在韦大宝看来,刘家二小子很标准的邪祟入体,这可是考究真功夫的时候,但那位吴科长接下来却问了很多医疗上的问题。

    比如说最早犯病是哪一年、比如说多久犯病一次、犯病时候的体征、每次进行了什么治疗。

    韦大宝有些疑惑,这也是病?每次肛门塞大蒜驱驱邪就好,他告诉自己这是病?

    十几年的时间,刘家二小子从上初中一直到要娶媳妇,经历了至少8次,每次不都是这么治的么。

    古怪,韦大宝虽然打心眼里不认可吴冕说的话,问的问题,可还是小心翼翼的不敢得罪这位年纪不大的吴科长。

    对于这么一位不知深浅的主,只要神志正常的人都不愿意轻易得罪。更何况现在韦大宝电话上标记的是吴乡长。

    明晃晃的3个字,意味深长。

    “医院见,让患者坐着,千万别躺。记住,千万别趟!”吴冕最后留下简短的、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后挂断了电话。

    医院?韦大宝手里拿着电话有些愁苦。而且吴冕最后重复告诉自己的话,就像是自己告诉老刘家的人一样,都说了两遍。

    按照正常的“流程”,是自己去刘家或者去车祸地点,换了衣服开始做“民俗”仪式。短的几分钟,长的十几分钟,刘家二小子也就好了。

    去个毛线医院!韦大宝心里腹诽了一句。

    至于吴冕说的千万别躺着,这个古怪莫名的话韦大宝直接就给无视了。

    他看了一眼时间,自己得抓紧了,吴科长已经问了太多的问题,浪费了太多的时间。自己要是再不去,怕是刘家二小子都好了。

    韦大宝属于心里特别有逼数的那种人,不像是大多数的骗子,骗人的时间长了把自己都骗的信了。自己到底会什么,能做什么,韦大宝心知肚明。

    各种民俗仪式,那真的是仪式,不会有什么用的。要是有用,顶多也就是自己手里这把桃木剑,或许沾了点老鸹山上的人杰地灵。

    在山上的时候,师父不得意韦大宝,嫌他奸懒馋滑,但大师兄却一直很照顾。临下山的时候,还送了他一柄随身携带的桃木剑。

    韦大宝给刘家打了电话,让他们送二小子去医院,随后自己快步上车,一路奔着医院开去。

    这回塞了大蒜,说什么都得把人留住,让吴科长看一眼才行,韦大宝心里想到。

    匆忙到了中医院,拐弯进了急诊科,迎面是刘家的人,二小子躺在平车上,神色自如。

    “韦大师,你终于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说道,韦大宝认识这人,他是刘家的老大。

    “怎么样?”韦大宝问道。

    “没什么事儿,腿已经好多了。”刘家老大说道。

    韦大宝心里急得在滴血,都怨吴科长,非要抓着自己问什么病史。你看看,自己晚来一点,人都特么的快好了。

    得抓紧,韦大宝想到这里,脑海中忽然划过一颗流星。刚刚吴科长说什么来着?!

    来医院,好像还有一件事儿……

    患者得坐着,坐着!

    难道这就是关键所在?韦大宝在八井子中医院上班前行走江湖很多年,各种魑魅魍魉的手段都见过。

    他有些疑惑,往日给刘家二小子看病的情形一一浮现。有些已经模糊不清,只能勉强有个印象。

    似乎每次刘家二小子坐着的时候塞了大蒜,好的时间都比较长;而每次躺着,都很快就好。

    难道和体位还有关系?骑乘位是不是更好?截石位……算了,那画面太美。

    看样子这位吴科长是个中老手,果真是同道中人!韦大宝觉得自己猜到了事实真相,他马上走过去,严肃的斥道:“怎么躺着,赶紧坐起来!”

    “啊?”刘家二小子怔了一下,他疑惑的说道,“韦大师,每次都不要趴着么,坐着咱怎么塞大蒜啊。”

    “你这次惹了不该惹的……”韦大宝开始一本正经的扯起淡来。

    汇报病史、辨证论治这些韦大宝不擅长,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是他的专业。

    连哄带吓,一番话顺口胡诌出来,把老刘家的人都吓蒙了。

    “坐好,等我换身衣服。”韦大宝见家里人扶着刘家二小子坐起来,他这才放心,“新鲜的大蒜找到了吧。”

    “有,有,家里每年都备着。”一个老汉说道。

    “老刘,这次我给你找了一位大能。算了,我先去换衣服。”韦大宝话说一半,留了足够的余地,这才去值班室换衣服。

    值班室里,一个中年医生靠着被躺着正在翻手机。见韦大宝进来,便笑道,“大宝子,又有生意了?”

    “治病救人,不光是用检查、用药,我这也是救人。”韦大宝正气凛然的说道。

    “哈!”值班医生起都没起来,他打了一个哈哈,却也没和韦大宝较真。

    换了衣服,韦大宝拎着桃木剑走了出去。自己感觉仙风道骨,走起路来脚下生风。

    来到急诊科的大厅里,满满的都是人,韦大宝皱眉呵斥了两句。这时候要摆足架势,越是不客气,那些乡里乡亲的就越是客气。要是客客气气的,他们该怀疑是假的,反而挑三拣四。

    中间的尺度,韦大宝把握的特别准。

    清完场,韦大宝手持桃木剑,凝神而立,虽然大腹便便,但穿着宽松的道袍,全都遮住,自有一股风流气度。

    还是那一套,韦大宝当年在山上的时候有些奸懒馋滑,也没多学别的,所以师父看不上他也是有原因的。但就这一套,下山来却吃香喝辣,过的也很不错。

    够用就行,韦大宝一直这么想。

    但今儿的动作却始终有些不流畅,每每到了两天前吴科长指点的那个地儿的时候,韦大宝都会迟疑一下。

    幸好江湖经验丰富,韦大宝很快就找到了节奏,没有漏出破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