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人设不能崩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渊源?”

    “三十年前,林荫在医大二进修,和很多老教授都很熟悉。后来他没当医生,回老鸹山继承父业,当了道士。”

    “他毕竟学过医疗,有些得病的人去老鸹山烧香,求个平安,林道士就介绍到医大的几家附属医院,找专科医生看。

    一来二去就成了规矩。刚才我看见穿着道袍的人跟着过来,还以为是患者在老鸹山遇到了急诊。我还琢磨,他们怎么连救护车都有了,当道士这么挣钱么?!”

    “一个误会。”

    吴冕也不过多解释,韦大宝什么来历他一点兴趣都没有,还嫌自己不够麻烦么?

    “冕少……吴老师,手术准备怎么做?”

    “造影,能栓就栓,要是很复杂的患者,我在介入引导下做脊髓内镜,打两个卡子。”

    孙教授也没多说,这种病的诊断、治疗,书上写的清清楚楚,具体怎么操作还要看患者的情况。哪怕是把书上写的东西倒背如流,手术也未必能做下来。

    手术么,是一种经验学科,是手艺活,没有足够的病例练手谁都不行。

    一路简单聊着,更多的是楚知希和孙教授说患者之前的查体、判断。因为和吴冕不是很熟悉,所以孙教授也没多问。

    ……

    ……

    示教室里,医大二院神经介入科与神经外科的医生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手术。

    患者是精挑细选过的,比较单纯的1型脊髓动静脉畸形。虽然说比较简单,可是手术也不是省城医大二院能拿的下来的。

    神经介入手术在国内大约开展了大概二十年左右,原本神经外科标志性分水岭手术颅内动脉瘤切除术已经被介入手术拿下来,难度成几何数级的降低。

    但涉及到脊柱的手术开展的并不多,这次医大二院也是为了学习,和帝都建立联系,以后要是开展业务,一旦有什么事儿总归有人能请教一下。

    术前各项检查都已经完善,手术看情况应该没什么问题,但侯教授上台之后却遇到了意外情况。

    术前判定是1型的患者在造影之后就发现了异常原本很简单的硬膜动静脉瘘的下方发现了两根很细、扭曲的供血动脉,形成了隐匿的动静脉瘘。

    发现了异常情况,也得硬着头皮做不是。本来原定2个小时结束的手术硬生生做了8个小时还没下来。

    隐匿的动脉太细了,侯教授不断的做着超选,但导丝根本进不去。如果不理会这两根隐匿的动脉,手术基本相当于没做。

    可是介入手段没办法超选进去,这里又不是帝都,没办法直接找神经外科的医生来救台。

    医大二院脊柱外科是骨科在做,内容还只在腰椎间盘等等,涉及到动静脉畸形的手术没人有把握拿下来。

    于是,侯教授就坐蜡了。他只能穿着铅衣,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进行着超选。

    甚至他已经做好了手术做不下来,直接认怂,灰溜溜的回帝都的打算。

    又尝试了一次,在血管分叉的位置导丝每每都会侧滑,狭窄的隐匿动脉分支根本没办法超选进去。

    “算了。”侯教授叹了口气,他压抑着自己心里的火气。手术不顺利,总不能把火气发泄到别人身上不是。

    有些台风不好的术者一旦遇到了问题,马上就大发雷霆,各种摔摔打打,各种花式骂人。

    侯镜如不是这种人,不过火气还是有的,以后真心不能相信这些基层医院的医生,在他心里反复告诫着自己。是的,省城医大附院在侯镜如的眼里,就是基层医院。

    术前检查都作不明白,他们还能干点啥。

    但火气已经要压不住了,眼前的一切,包括穿着铅衣进来的配台护士在侯镜如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碍眼。

    侯镜如觉得身上的铅衣越来越重,铅裙也有要脱落的趋势,戴的铅镜上都是水珠,遮挡住他的视线。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烦躁,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往火堆里添的干柴,侯镜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抑住疲倦与烦躁,他转身走出手术室,沉声说道,“休息5分钟,再试一次。”

    手术室和操作间里鸦雀无声,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手术不顺利,术者心情不好,这时候没来由上去触霉头。

    手术室护士长拎着白色的板凳,等侯镜如走出来第一时间放到舒服的地方,让侯镜如坐下休息一会。

    没什么可以挑剔的,侯镜如坐在凳子上,祈祷着最后一次的运气要好一些。抬眼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晚上八点半了,预定好的飞机是肯定赶不上,“会诊费”也得退给患者家属。

    这次跑出来飞刀,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是何苦来哉。

    扛着几十斤的铅衣,工地搬砖8个多小时,今天还起了个大早,明天中午才能到家,一分钱不挣……侯镜如心里窝火到了极点。

    不过他还没失去理智,出门做手术讲究的是一个口碑。温和儒雅,这是一直以来侯镜如的人设,人设不能崩。

    再次深吸了一口气,侯镜如准备平息一下心情,心如止水的上台做最后一次尝试。

    正准备闭上眼睛养养神的时候,眼角余光看见一辆平车推着个半卧位的患者往里面走。

    “咱医院也挺忙,这时候还有急诊。”侯镜如努力平静心情,微微一笑说道。

    “从下面八井子乡送来的急诊患者。”主任说道。

    “去里面的杂交手术室?什么患者?”

    “……”医大二院神经外科的廖主任怔了一下,犹豫再三,没有回答。

    “嗯?”侯镜如听出来廖主任的犹豫,疑惑的嗯了一声。

    廖主任硬着头皮说道,“一个疑似椎管内动静脉畸形伴出血的急诊患者,要做造影检查。”

    侯镜如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丫能做大老远把我请来!这是故意的?!都想到这里了,接下来各种龌龊的事情自然而然像是潮水一般涌了上来。

    患者隐匿的血管,是不是他们故意没查的?这种可能性虽然不大,但急诊出血都能做,证明这项高端手术早都在医大二院开展了。事前和自己是怎么说的?

    侯镜如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