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人和人,没法比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孙教授,麻烦找人按压。”吴冕抽出微导丝,转身下台。

    他摘了做手术用的无菌手套、脱掉手术衣,却又直接拿了助手没穿的那件无菌衣,又戴上一副手套,走了出去。

    这是……难道冕少的秘诀是只要在手术室,就无时无刻不处于手术状态,这样会让自己的手术技巧勇猛精进?孙刚又想多了。

    “冕……吴老师,术后又什么注意的么?”孙刚虚心请教。

    “没有,明天中午12点后就可以下地了。”吴冕用戴着无菌手套的手扶了扶墨镜,说道,“回普通病房就行。”

    说完,他问道,“丫头呢?”

    “希子?她还没回来。”

    吴冕走出操作间,走廊里隐隐能听到另外一个操作间里传出来楚知希熟悉的声音。

    声音温和、轻柔,像是一缕春风般。

    脸上像是岩石一般的表情松动少许,每一步迈出去从70m变成了72m。

    “侯老师,手腕再低一点,22°。嗯,这样就行,进的时候角度向右侧倾斜一点点。”

    “好,再柔和点,别着急。我知道您披着铅衣已经很累了,坚持一下。”

    “在血管分叉前面稍等等,这里的角度还要调整。”

    吴冕走了进去,楚知希侧头嫣然一笑,虽然戴着口罩,却依旧笑的天真烂漫,满山鲜花盛开。

    “忙着呢。”吴冕沉声说道,见楚知希从操作台前的椅子上站起来,他径直走过去,大咧咧坐下。

    背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摘下墨镜。

    楚知希微凉的指尖压在太阳穴上,开始给他按起来。

    “哥哥,用不用再加点力?”

    吴冕没说话,坚硬的岩石又柔软了少许。

    “什么?”此时对讲器里传来侯镜如的声音。

    “侯老师,不是和您说话。您现在仔细看微导丝的位置,拇指顶住食指和中指的缝隙,向下轻轻捻1/3。”

    侯镜如这次没有按照楚知希所说的做,而是侧头看了一眼。他赫然看见那个水平高超,话语温和,传说中的楚知希已经站起来,正在给……

    我勒个去!侯镜如心里有些惊骇,不过旋即想到坐在操作台前闭目养神的年轻人应该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那位吴冕?

    最早知道吴冕,还是在一次手术过程中的闲聊里,那都是小十年前的事儿了。

    当时同事说协和出了一个天才少年,不到20就博士毕业,手术做的那叫一个漂亮!

    天才么?当时侯镜如并没有当真。

    一般越是天才,就越是容易愤世嫉俗。学校学到的东西能用到社会上?尤其是这些脑子不知道怎么长的天才们,特别容易看破红尘,最后要么变成普通人,要么直接出家。

    不过这位可和别人不一样,他不是流星,而是一颗耀眼的彗星……甚至可以说是恒星般的存在,一直在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一项项顶尖难度的手术、课题被攻克,从外科到介入,从临床到基础,似乎就没他做不到的事情。

    再几年后,做手术的时候听到的更多则是吴冕培养的助手的消息。

    当时大家还说,看看人家玩的多高端,助手都要养成,还养了一个天才美少女。

    在老人家下了评语,认可吴冕是国内外科未来领军人物之后,这小子没几个月就出了国,杳无音讯。

    没想到今儿在黑山省的省城遇到了。

    原来乡镇医院的医生是冕少,那就合情合理了。这种难度的手术,就说乡镇医院没谁能做下来么。

    有些吃惊,但侯镜如心里更多的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嫉妒。

    自己在苦哈哈的做手术,那位被称为冕少的年轻人把操作间当成了休息室,还有人专门给按摩……还是位外科圣手……

    侯镜如只看了一眼,就情不自禁的走神了。

    到哪去说理!

    “侯老师,微导丝该往下走了,我刚刚和您说的……”温和俏丽的声音传进来,侯镜如怔了一下,后背冷汗马上出来。

    刚才楚知希说什么,自己一句都没听到。

    “呃……是这样么?”侯镜如开始自己给自己找台阶。

    “不是,您的右手拇指略微用力,向下捻动。”

    侯镜如按照楚知希的说法,小心操作。克服血流影响,微导丝如履薄冰的一点点向前,然后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竟然莫名“拐”进血管里去了。

    我去……这是怎么做到的?侯镜如见微导丝竟然进去了,心中惊讶大过喜悦。

    微导丝进去,手术就做完了一半。八个多小时拿不下来的手术,就这么成了?

    这特么的……

    自己怎么说也是国内神经内科介入领域有头有脸的人……他刚一走神,右手往里送了送微导丝,习惯性的把尾端递给助手。

    助手一边扶着微导丝,一边准备微导管。

    不知道是累了还是情绪过于紧张,侯镜如的动作稍大,微导丝一滑,又从血管里出来了。

    麻痹啊!侯镜如差点没崩了。

    “呃,侯老师,您要么先歇歇?手术大概还得两个小时。”楚知希说道。

    侯镜如咬着后槽牙说道,“不用,咱们继续。这次是我不好,一个不小心,不会再出现了。”

    这种“事故”是介入手术台上最低级的失误。

    要是侯镜如带的博士生出现这种失误,他肯定把博士生骂的狗血喷头,然后打到角落里。以后只要在自己手下,就别想着上手术,一辈子都别想!

    可是轮到自己头上,侯镜如只能无可奈何。他收敛心神,不去想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事情,开始专心手术。

    微导丝再次顺利进入,只是这次和上次略有一点小区别。侯镜如没敢多想这两者之间的区别以及为什么操作会有少许不同,现在是努力记住每一点细节,等回去后再琢磨。

    微导管进入,造影,栓塞。第二根畸形血管,按部就班的一点点做,虽然不是很顺畅,但能做和不能做之间的区别大了去了。

    手术做完,最后一次造影,动静脉瘘已经被完全彻底封堵住,手术效果相当好。

    侯镜如站在手术台的右侧,看着对面的屏幕,心生一丝感悟。阻挡自己有几年的技术上的大山似乎开始松动,回去好好琢磨,要是有可能,应该能更上一层楼!

    到时候……侯镜如忽然想到一件事,怔住了。

    吴冕好像之前在做急诊,他什么时候做完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