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大梦初醒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吴冕那面用了多久?怎么就做完了呢?

    不可能,他做的肯定不会是脊髓内动静脉畸形。哪怕是,也肯定是很简单的那种。而且大概率心里没底,要不然为什么手术衣还不脱。

    也不应该,衣服很干净,难道说吴冕又找了个助手,在另外的术间做手术?

    这么大的手术,他不盯着点能放心么?

    带着无数的问号,侯镜如转身下台。

    他先来到楚知希身边,摘下口罩,微微弯了弯腰,说道,“楚医生,谢谢。”

    “您太客气了。”楚知希笑道。

    表达完谢意,侯镜如扫了一眼,找到巡回护士,满脸歉意的来到她身边,和声说道,“那个……对不起,刚才我的脾气不好,还请您原谅。不好意思啊,一会我请客,您一定要去,算是给您道歉。”

    巡回护士本来低着头,完全没想搭理侯镜如。

    可是听他这么说话,诧异的抬起头。护士见侯镜如表情真挚,不像是说假话,不由得愣住了。

    吴冕没去管这面发生了什么,见手术做完,他站起来,转身出门。

    身后隐约谁在叫自己,吴冕也懒得搭理,径直去换衣服。

    “吴老师,一会一起吃饭。”孙刚笑呵呵的跟在吴冕身后去换衣服,“您可一定要去。”

    “没时间。”吴冕冷冷说道。

    “……”孙刚和吴冕不是很熟悉,他面对这种直白到带着几丝羞辱气息的话语,不知道该怎么接茬。

    一般来讲,手术顺利,大家开开心心的吃顿饭。说点恭维的话,其乐融融。

    下级医院的医生有了些许人脉,以后要是有心,可以打着帝都某某医院的名义收患者,一边学手艺一边积累自己的江湖地位。

    而上级医院的医生则开辟了一条挣钱的通道,周末飞出去做两台手术,比一周在家做手术、收患者挣的都多。

    这是最基本的模式,所有人都有好处,包括患者在内,没有输家。

    可这位冕少,拒绝起来毫不犹豫,冷冰冰的。算了,还是找时间和小希聊吧,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脾气,勉强不来,孙刚心里宽慰着自己。

    ……

    ……

    侯镜如赔礼道歉,回头却看见吴冕与楚知希径直走了。

    他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冕少,吴冕像是没听到一样,理都没理他。

    难道是去隔壁术间指导手术去了?侯镜如心里有猜想。他假装走错了路,出门直接奔着最后的一个杂交手术室走去。

    “侯老师,您走错了。”廖主任跟在后面提醒道。手术“顺利”结束,他心情舒畅,心里一大块石头落了地。

    见侯镜如走错方向,马上提醒了一句。

    但侯镜如还是多走了几步,确定隔壁术间人去楼空,疑惑的问道,“这面的手术呢?”

    “啊?一早就做完了。”廖主任说道。

    “做完了?”侯镜如有些疑惑,他皱眉道,“我看眼手术过程。”

    dsa机器都带有存储功能,一般情况下手术过程存3-6个月,等内存满了再逐一删除。

    当然,不同医院有不同的规矩,但刚刚做完的手术肯定会有存档就是了。

    “哦,好的。”廖主任也不多说什么,打开机器,调出之前吴冕做手术的过程。

    侯镜如坐在操作台前,右手拿着鼠标,食指悬在空中。

    手术么,肯定有一部分热场的步骤,前面这一点看不看没什么意义。侯镜如准备拉动进度条,直接看精华部分就可以。

    然而一打开机器,只看了不到3秒钟,手刚握在鼠标上,手指还没落下去,侯镜如就被妙到毫巅的手术过程给吸引住了。

    一样的1型动静脉瘘,复杂程度还要比自己刚刚做的那个要更甚一些。血管更细,超选难度……高上天际。

    手术时间22′36″,顺利的让侯镜如觉得这种手术本来就应该如此,根本毫无难度。

    看了一遍,侯镜如知道术者的水平要比自己高很多,他和刚才楚知希指点自己手术的过程相互对比,把进度条拉回去,重新看。

    第二遍,他注意到了更多的细节。在血管分叉的位置,微导丝并没有因为血流以及血管走形的影响而走“大道”。它很坚定的贴着血管壁进了分叉,像是那面有什么在吸引他一样。

    这是怎么弄的?

    侯镜如疑惑的把进度条向前拉了6秒,仔细观看。

    没看懂……再看一遍……

    6秒的手术回放,侯镜如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每一次都有一点收获,可是总觉得差了那么一点点,那层窗户纸就是捅不破。

    一想到铅化玻璃外那个安然享受着按摩的年轻男人,侯镜如觉得他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仿佛一生一世都碰触不到。

    他只是机械的看完6秒手术回放,再把进度条拉回重新看。做手术的手很稳、很准,6秒丝毫不差,就像是用了回放软件一样。

    廖主任等了足足一个小时,见侯镜如一点想要走的意思都没有,这都快十二点了……

    “侯老师?”廖主任终于忍不住了,他轻声叫到。

    “侯老师?”

    叫了几声,侯镜如就像是没听到一样,完全沉浸在精妙绝伦的手术之中,难以自拔。

    不能这样了,廖主任想到。要是任凭他这么下去,估计能在这儿坐一夜。

    “侯老师,咱去吃饭?”

    廖主任轻轻推了推侯镜如的肩膀。

    直到此刻,侯镜如才如大梦初醒一般,啊了一声。

    “几点了?”从那个如同翡翠梦境的状态里出来,侯镜如顿时全身疲惫,比披着铅衣做十个小时手术还要累。

    “快十二点了,咱去吃口饭,然后送您去休息。明早的机票已经买好了,到时候我去接您。”廖主任说话客客气气的。

    “哦。”侯镜如点了点头,猛然间,他想起一件事儿。

    “廖主任,你之前说乡镇医院的医生做手术,指的是吴冕医生吧。”

    廖主任点头,“是。”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