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同病相怜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哥哥,侯老师看着挺随和的,可脾气是真不好。我去的时候,他正在骂人,把巡回都骂哭了。”楚知希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

    “手术做不下来,脾气都大。”吴冕道,“压力大,人命关天,没有减压的方式。崩到一定程度,情绪就折了。”

    “emm,没有过这种体验。”楚知希晃了晃头,笑眯眯的说道,“本来想术后怼他几句了,可他直接屁颠颠跑到巡回护士那面道歉,我觉得……还是算了。”

    “嗯。”吴冕知道楚知希就算是再怎么不高兴也很少会怼人,她也就是说说。

    “这做手术之前和做完手术之后比,翻脸真快。”楚知希道,“哥哥你说他平时也这样么?”

    “你没见过术者骂人,那是我脾气好。”

    “别闹,你脾气还好,我第一次跟你上手术你板着脸,摆出一副手术做不好就不让我毕业的样子。”

    “有么?”

    “有的!虽然现在知道你一直都是扑克脸,但那时候哪知道啊。你知道么,我一边做手术,心里面一边叨咕,千万别出错,千万别出错。结果,就出错了。”

    “嗯,我用止血钳子敲你的时候已经是第三个错误。”

    “有么?”

    “第一个,执笔式下刀,手抖就不说了。你最后收刀的时候用力轻了,5m的切口,有1.32m才切到真皮层,最后还得补刀。”吴冕道。

    “你当时没说我诶。”

    “你知道我一向很温和的,很少发脾气。”吴冕道,“所以一直看你结扎阑尾动脉打了一个滑结,才用止血钳子抽你一下。”

    “可疼了!”

    “不疼你记不住。”吴冕冷着脸道,“结扎动脉打滑结,术后2小时左右就被阑尾动脉的压力冲开。观察及时还好,二进宫止血。观察不及时,早晨去一摸患者都凉了。”

    “嘿嘿。”楚知希开着车,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拍打着,像是合着什么音乐的节奏。至于吴冕在说什么,她似乎并不是很在意。

    这些错误都是过去式,作为国内神经外科、神经介入学科的青年才俊,回忆一下过去也就是了,犯不上内疚。

    “压力大,很多人上了手术台就不是人喽。”吴冕闭着眼睛,轻声说道。

    “我记得,梅奥的一个教授好像就是这样,叫……威尔的那个。”

    “威尔·约翰逊,胸外科的教授,我们看过他做3台手术。长的身高和肩宽一样,像是个正方体。”吴冕道,“他和别人不一样,别人是紧张的时候才会情绪失控。威尔医生是站到术者的位置上就开始咆哮。”

    “护士给他起个外号,叫饥饿的河马。”

    吴冕微微摇了摇头,右手放在太阳穴上,好像说着说着已经睡着了。

    “最后一次做手术,哥哥你用止血钳子敲了他整整一台手术,护士都特别开心。”楚知希笑道。

    “欠打,当助手不好好当,真以为我脾气好?”

    “哥哥,侯老师下台就知道赔礼道歉,你说是不是平时得罪的人太多了?”

    “估计是。”吴冕道,“就像是潘家园肿瘤医院的崔斌似的,上台就不是人,脸板的跟别人都欠他钱一样。这种人多了去了,不用多想。”

    “哥哥,你有没有发脾气的时候?”

    “做手术,承担巨大的压力,这种事情应该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现有手术,都不会让我感受到有什么压力。”

    “我就知道哥哥最厉害……”

    “除非是站在助手的位置上,看术者犯一些愚蠢的错误。”

    没等楚知希说完,吴冕又冷冷的说道。

    “……”楚知希看了一眼吴冕,撅起嘴,“哥哥,我怎么觉得你在说我?”

    “没。”吴冕道,“你的天赋还不错,加上小心谨慎,熟练之后就没犯过什么致命性的错误。手术么,唯手熟尔,做的多了就好了。”

    “哥哥,我没看见你做多少手术啊。”

    “我说的是普通人。”吴冕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普通人,要是自己也是普通人,那该有多好。

    可能别人羡慕自己天赋异禀,往手术台前面一站就是天生的王者。可自己何尝不羡慕其他人不会记住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把自己弄的痛苦不堪。

    正想着,一只温暖的小手轻轻拍打在吴冕的手背上。

    楚知希没有说话,她只是安安静静的用动作来宽慰吴冕,稍稍缓解一丝内心的郁闷与烦躁。

    车窗外灯火飞速向后退去,像是飞速流逝的时间。

    除了吴冕,没人会记住车窗外所有画面、每一个细节、每一帧细微不同。

    楚知希知道吴冕的苦恼,沉默的开车,10分钟高速,下了高速路口,楚知希忽然想起一件事儿,开口打破沉默。

    “哥哥,大露姐说找时间咱们去她家,她给咱们做饭吃。”

    “哦。”

    “你这个哦是什么意思,去还是不去?”

    下了高速,楚知希也没那么紧张了,她笑吟吟的说道,“哥哥,你是不是不想去?我和大露姐说了,明后天下班,我自己去就行。”

    “回去好好练习手术,赵哲他家最好别去。”吴冕道。

    “哥哥,过分了啊!”楚知希假装不高兴的说道,“又没逼着你去,你这是干什么。”

    “你没注意到咱们吃饭的时候陈露的表现么?”

    “表现?什么表现?我就是觉得萉垟店的两个老板娘都特别厉害,以为有人捣乱,抄着擀面杖和菜刀就上。”

    说起这件事儿,楚知希脸上笑意渐盛。

    “不光是医生会有一些很不好的习惯,护士也会有,尤其是手术室护士。”

    “嗯?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压力大,医生情绪容易崩溃,或者严谨一点说是有可能崩溃。护士,尤其是手术室护士,她们无菌观念已经渗透到了骨子里面。如果遇到本身有强迫症的那种人,比如说陈露。所以说,赵哲的日子有点不好过。”

    吴冕的声音有些飘忽。

    楚知希努力回忆,也只记起来她和吴冕到的时候陈露正在用开水洗杯盘碗筷。这也算是毛病?虽然本身对吴冕说的话早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的服从,但这事儿吴冕说的似乎有些夸张了。

    “不信啊,那约一下,明天去吃饭吧。”

    “呀!”楚知希惊喜的呀了一声,没想到吴冕竟然会同意去吃饭!她把刚刚的疑惑忘到了脑后,乐滋滋的开着车进了八井子。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

    吴冕的手机响起来,他瞄了一眼,表情严肃。

    “哥哥,谁呀。”楚知希认认真真的开着车,就像是做手术一样。夜路,她可不敢接电话。

    “林荫,我跟你说过的那个道士。”

    “哇哦,是老鸹山的林道长!”楚知希有些小兴奋,“我一直琢磨去老鸹山,在网上搜了一下图片,很漂亮的地儿!”

    吴冕没说话,只是看着手机。

    电话足足响了12秒,吴冕才摘掉黑色小羊皮手套,接通来电。

    “小师叔,你回来怎么不告诉我一声。”电话那面传来一个兴奋的声音。

    “说多少遍,我不是你小师叔。”

    “好,好,你说的对。”电话对面那人说道,“小师叔,这次可是你的不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都不告诉我。要不是韦大宝打电话问我些事情,我都不知道你回来。”

    “没什么,正准备周末去你那看看。”

    “我爸临死的时候一直唠叨着你,好像你才是亲儿子。”电话那面的人说道,“小师叔,我爸留了很多东西给你,说对你有用。”

    “什么东西?”

    “一些书,我看不懂。我爸说你懂,我也没理会。”

    蓦然间,楚知希明显感觉到身边吴冕的表情凝重起来,墨镜后的眼睛微微睁开。

    “好,周末我过去。”

    吴冕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哥哥,怎么了?”楚知希觉得事情不对,小心问道。

    “老林道士,就是我平时跟你说的那个老林头……”

    “嗯嗯。”楚知希有些紧张。

    虽然吴冕几乎没有任何动作,但是两人之间心神相通,她能感受到吴冕心底泛起的波澜。

    只有说点什么,似乎才能缓解一下心底的紧张、焦虑。

    “他和我有一样的病。”吴冕缓缓说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