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有可能出问题的患者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说话的是一个脸色有些黑,看起来很淳朴的中年男人。他头发花白,穿着一身破旧的的确良衣服。

    这种材质,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改开初期是最流行的。自从吴冕上大学开始,随着国内生活水平提高,就极少见人穿这种衣服。

    等吴冕走过去,中年男人已经转身进了急诊的留观室,那名值班医生轻轻摇了摇头,往观察室里看了一眼,转身要走。

    值班医生的眼角余光看见吴冕,随后脚步微微一顿。

    吴冕刚来两天,还没怎么露面,但卡其色风衣、墨镜、黑色小羊皮手套,这种穿着打扮特征太过于明显。

    “你是新来的吴科长?”值班医生问道。

    吴冕点了点头,楚知希向前一步,站在吴冕身边礼貌微笑,问道,“您贵姓?”

    “我姓……免贵姓杨。”那名中年医生看到青春靓丽的楚知希,说话有点结巴。

    “杨医生,您好。段科长说院里要进行安全质量月活动,我们来临床看一眼。”楚知希道。

    安全质量月是个什么鬼,杨医生左耳朵听,右耳朵就冒出去了。眼前的小姑娘可是真小,比自家姑娘大点不多,是附近医学院的大学生么?怎么来中医院了,这面什么时候有实习生的。

    瞬间,他就走神了,神思飞到天边。

    “杨医生,刚才是什么患者?”吴冕侧前迈出半步,把杨医生直勾勾盯着楚知希的目光切断。

    “……”

    卡其色风衣的身影像是一座山,把楚知希护的严严实实。

    杨医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眼前这位,要只是医务科副科长还好,根本不用搭理他。但据说这位是那谁家的孩子,倒是不好得罪。

    “吴科长,是隔壁一个屯子的脑梗患者,来的时候出气儿多进气儿少,眼看着就不行了。”杨医生道,“家里签了个字,准备放弃。”

    吴冕微微点头,道,“病历写了么?”

    “写啥病历……患者刚送来,没必要写病历吧。”杨医生压抑着心里的烦躁,说话的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最厌恶的就是这群从大城市读书回来的家伙,一个个啥都不会,却眼高于顶。

    要不是他老子,能回来就当医务科长?估计是准备未来当院长的把。杨医生觉得自己目光犀利,早早就看穿了这一切。

    已经夏天了,还穿着风衣戴墨镜,装什么大尾巴狼!

    至于什么狗屁的门诊病历,那都是扯淡,留着烧纸用么?现在可都提倡文明祭祀,禁止烧纸。

    杨医生心里骂了一句,脸上却没表现出来,不好得罪这位未来的院长,听说韦大宝子倒霉,遇到了这位。被叫去省城当免费的担架工,现在还没回来。

    “吴科长,咱们这面都是乡里乡亲的,没大城市那么多事儿。”杨医生道,“虽然五队十二组在隔壁乡,但总不至于来医院就为了讹钱。”

    “确认书呢?”

    吴冕面无表情的问道。

    他问的是确认放弃抢救的书面文件,这要是没有,吴冕准备直接把这位杨医生糊到墙上去。

    杨医生快走了几步,来到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交给吴冕。

    “咱是老大夫了,这种事情肯定不会忘。”杨医生不屑的说道,“这儿是放弃抢救的签字。”

    吴冕看了一眼那张纸,上面潦草的笔迹写着【放弃抢救及相关治疗,出现一切问题以及后果自行承担】。

    下面则是一个生疏笔迹写的签名。

    简单,简陋到惨不忍睹的程度。

    吴冕把那张“医患沟通”放到桌子上,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杨医生怔住了,这位小爷就这么走了?还以为他要新官上任三把火,先来吹毛求疵的找各种问题,然后把自己挂起来批斗一下。

    本来都做好了一定的准备,谁成想这小子就这么走了。

    看着吴冕修长的背影,看着楚知希青春活力四溅的马尾和破洞牛仔裤,杨医生觉得好像做了一场梦。

    “他可真好看啊。”一名护士目送吴冕离开,回来说道,“老杨,那个就是新来的吴科长?”

    “嗯,你看他那个装犊子的劲儿,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杨医生本来准备腹诽几句,但还是要考虑到影响,万一给自己穿小鞋怎么办,最后的话生生憋了回去。

    “装什么装,人家就是好看,穿这身儿衣服特别显气质,你不觉得么?黑色墨镜也有范!”

    “……”

    “来咱们医院可惜了,这要是拍电影去肯定火。”

    “男团,你看他像不像那个谁?”

    杨医生觉得真心没办法和这帮护士们沟通,她们说什么自己完全听不懂,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不找自己麻烦就好,算那小子有眼力见。

    ……

    ……

    “哥哥,真的好不正规,他们就不怕出事么。”走出急诊科,外面阳光正好,楚知希跟在吴冕身后说道。

    “嗯,基层医院就这样。要找病历书写规范让他们照着写,估计得等下辈子。”

    “嘿嘿,我以为全国到哪都一样呢。”

    “其实大型三甲医院也差不多,手术记录下台后24小时不写的有的是。咦?你这话说的,还记得7年零5个月22天前,我在icu把你训哭的那件事么?!”

    吴冕嘴上说着把楚知希训哭,但黑色小羊皮手套却揉了揉她的头,有些宠溺。

    “那天是我太累了好不好,一天8台手术,下来都到宵夜点了。连口饭口没吃,躺下就睡,第二天还有手术,哪有时间写手术记录。准备抽时间补上,就被你抓住。”楚知希委委屈屈的说道。

    吴冕不说话,慢悠悠的往医务科走。

    “哥哥,这就完事儿了?”

    “嗯,要不你还准备怎么办?我把病历砸到杨医生脸上,臭骂他一顿?早几年还行,最近懒得弄。来临床走一圈,主要是省得段科长絮叨。”

    “看到不对的事情总是要说一说吧。”楚知希坚持道,“该规范一点的还是要规范一点,要不然说不定哪天就出了问题。”

    “刚才的患者我看就有问题。”

    “嗯?”

    “你注意到没有,在留观室里面,患者家属人群外面,站着两个人,穿的和他们不一样。”吴冕说道。

    “没有啊,那是隔壁床的家属吧。”

    “留观室就一个患者。”吴冕面无表情说道。

    “……”楚知希吐了一下舌头。吴冕说的,她没有注意到,只看见一群患者家属乱糟糟的在那哭。

    “跟我没什么关系,站在一边看热闹就是了。”吴冕道,“基层医院,管的多了会被人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哥哥,别这样么。”楚知希道,“你可是医务科……副科长啊,好大的官。”

    说着,楚知希抱着吴冕的胳膊笑出来。吴冕把她的手甩开,小声说道,“在医院,你穿着白服。”

    声音略有点严厉,楚知希嘟着嘴,跟在吴冕身后。

    吴冕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走进“机关楼”。

    楼上有人在打孩子,孩子声嘶力竭的哭着;楼道里有一桌麻将,几个老人在磨手指头;楼下传来烟火气,估计是临街的饭店早餐还没收摊。

    这一切对吴冕来说,都是那么的陌生而又红尘味儿十足。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