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真出事了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小吴,你有什么办法么!”段科长在电话里吼着,声嘶力竭。

    “我能有什么办法,要是杨医生听话,下午回去修改门诊病历,或许还能好点。但我估计不可能,所以听天由命呗。”吴冕夹了一口菜,放到嘴里细细咀嚼着说道。

    “……”

    电话那面段科长好像被噎了一下,安静中隐约传来哭天喊地的声音。

    “小吴……”段科长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哆哆嗦嗦的说道,“你那面真的没什么办法?要不你来看一眼?”

    “我看一眼也没用,再说我这些年都在麻省,那面没有医闹。有事儿警察就来了,拿着钱,敢不听话当头就是一枪托,再闹就开枪了。咱们这面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特复杂,没有处理经验。”

    段科长又沉默下去。

    “我吃饭呢,段科长,您也别跟着着急上火的。千万别上前,再被打了,老胳膊老腿的我还得给您做手术。”

    “没事我挂了啊。”

    吴冕挂断电话,楚知希关切的问道,“哥哥,是今天下午说的那事儿?”

    “嗯。”吴冕点了点头。

    “什么事儿?”陈露问道。

    楚知希把事情经过简单复述了一遍。

    “不应该啊,从前最乱的时候咱们八井子也没有过医闹。”陈露皱眉说道。

    看那忧心忡忡的样子,还以为是她出了医疗事故。

    “大城市扫黑除恶,雷霆手段,有意见的都不闹了,开始走法律程序。咱八井子乡虮子再小也是肉,过来随便吃一口。”吴冕道。

    “吴冕,在美国真是你说的那样?”赵哲问道。

    “差不多就那样,和咱们这面没什么可比性。”吴冕含含糊糊的说道。

    “咱们的医护人员一点保障都没有,去年全国发生了好多伤医案件。”陈露有些气愤的说道。

    “这是人民内部矛盾,在警察看来医生是百姓、不满意的患者家属也是百姓。而且警察也是人,也来医院看病,同理心在患者家属那面。所以处理起来么,差不多就行。”吴冕道,“去年重大案件发生了22起,死亡3人,重残4人。”

    “啊?”

    “在美国,一般中等收入以下的人都不敢去医院,消费太高。公司保险……”

    “哥哥,要不咱们去看看?”楚知希打断了吴冕的话。

    “没什么好看的,哭天抹泪的各说各的理呗。弄不好带着五组十二队的乡亲们来,非要一个说法,那才头疼。要是我家老爷子出马,估计就是大事了。现在?没事。”

    “那杨医生呢?”

    “不管事情怎么解决,估计他这辈子是够呛了。”吴冕道,“最少也是待岗,看周院长意思,要是他不愿意担事,吊销医师执照都是可能的。”

    “哥哥,去看一眼嘛。怎么说你都是医务科长,不舒服我可以给你按摩啊。”

    “你怎么这么好热闹?”

    “兔死狐悲,你没有这种感觉么?”楚知希有些沮丧的说道。

    “没有,我都要死了,谁有时间管他们。”吴冕冷冷说道。

    “别死了活了的,你才多大。”赵哲笑着说道,“你这个岁数,大把的好日子在以后呢。别人都说你肯定在外面混不下去这才回来靠老爷子的,我不这么认为。”

    吴冕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没事,谁年轻的时候还没遇到过点事呢。”赵哲继续劝慰道。

    吴冕知道,这是今晚的只要内容。上次在萉垟店吃到一半遇见一个吃甲硝唑依赖的患者,所以今天为了清静,勉为其难的来了家里。

    赵哲这种老好人的性格,能请自己来家里吃饭,意义和别人不一样。

    不过吴冕也没什么感动,都是成年人了,为这点小心思而感动那是开玩笑。

    接了段科长的电话后,吃饭的气氛变得有些古怪和尴尬。

    楚知希和陈露都心不在焉的,吴冕也不愿意说话。只有赵哲一个人说,他也不善言辞,并不是酒桌上的那种老客。

    【我还是曾经那个少年……】

    吴冕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就像是在大型三甲医院接到夺命连环call一样。

    轻轻吁了口气,吴冕接起电话。

    恩恩啊啊的说了几句,放下手机,吴冕道,“不好意思,我去看看。”

    “嗯嗯嗯,工作要紧。”陈露马上说道。

    吴冕看了一眼陈露,唇角勾动了一下,却没笑出来。

    “老赵,改天啊。”吴冕道,“真真假假我也算是个医务科副科长,真是麻烦。”

    “去吧去吧。”赵哲和陈露起来送吴冕。

    看着吴冕和楚知希下楼,直到听不见脚步声赵哲才关上门。

    “老赵,你又提那事儿干嘛。”

    “我担心吴冕在外面闯祸了。”赵哲无奈的说道,“其实闯祸我也不担心,我就怕他看破红尘。”

    “别闹。”

    “没闹,小时候他就看破红尘去了老鸹山。旷课,把老师都吓坏了,以为被人贩子给掳走,不过几天就回来了。”

    “去老鸹山干嘛?准备当道士?小时候老鸹山道观……好像已经破四旧的时候拆了吧。”

    “谁知道,他自己跑去的,回来之后我问他,他什么都不说。”赵哲道,“我就琢磨吧,越是聪明的人就越是容易看破红尘去出家。”

    “哈哈哈!”陈露笑的很开心,“你看吴冕,一直带着媳妇,好多年了。老赵,你说他俩啥时候结婚?”

    “不知道,吴冕这小子的心思到哪去猜。”

    赵哲虽然嘴上这么说,眉宇之间却有一丝忧虑。

    “吃吧,吃口饭都不安生。”陈露道,“要说还是你们税务好,总不会半夜把你们从床上拎起来去做手术。”

    “嘿嘿。”赵哲喝了口酒,问道,“你们医院出什么事儿了?”

    “不知道,没听到风声。”陈露道,“不过刚才在电话里听段科长的口气很着急,他向来说话办事都特别慢,估计是大事。”

    “也怪了,你说八井子这个破地儿,就算是把你们中医院拆了能值多少钱。”

    “谁知道,看情况吧。对了老赵,吃完饭咱俩去溜溜弯?”

    “你要去医院看看?”

    “总是心里慌慌的,不看一眼我觉得睡觉都睡不踏实。”

    “又不是你出事,你慌什么。”

    “谁知道,你陪不陪我去!”陈露挑眉。

    “去,去,吃完饭就去。”赵哲怂的特别快。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