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极限施压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吴冕和楚知希距离医院还有一个路口的时候,就看见医院的那条街上堵满了人,车流缓慢。

    “哥哥,前面好多人。”楚知希眺望道。

    “嗯。”吴冕靠在座椅里,对远处中医院发生了什么一点兴致都没有。

    “哥哥,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程老师。”吴冕道。

    “对呀,程老师那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这事情透着一股子蹊跷。”吴冕很严肃的说道,“按说要是邱老师有事儿,和程老师没什么关系吧。邱老师研究埃博拉病毒,这玩意能有什么事儿。再说,邱老师刚拿了总督奖……奇怪。”

    “程老师,我都没见过。”楚知希委屈的说道,“那时候你去p4实验室研究,让我留下做手术。”

    “病毒实验室有什么好玩的,进去穿着一身行头,出来鞋里面都是汗,累都累死。”

    “不嘛,下次带我看看。”楚知希奶声奶气说道。

    “下次……估计没有下次了。”吴冕叹了口气,“我想研究一下天花病毒能不能用在我身上,找威廉给我邮递点样本过来。那狗日的给我邮递来的竟然是没有灭活的天花病毒!还有比这更不靠谱的么!”

    “哈哈哈,那天你脸色可难看了!”楚知希哈哈大笑。

    “能不难看么,美帝的物流你知道,这要是弄打了,里面装的可是没有灭活的天花病毒!”

    “天花,只在书本上见过。”楚知希开着车,以龟速往前行进。路边看热闹的人乌泱乌泱的,不说水泄不通也差不多。

    “这是幸运的事情。天花这种烈性传染病一旦出现在身边,怕是历史都会被改写。”

    吴冕说着说着,又不知道去琢磨什么,整个人变得空灵起来。

    “哥哥,程老师在我记忆中不是研究冠状病毒的么?难道是流感有疫苗了?”

    “不可能。”吴冕道,“流感疫苗我没听说过,相关科技也没有任何突破性的进展。疫苗又不是孙悟空,直接从石头缝里蹦出来。”

    “也是,那玩意变异的太快。疫苗只能针对一种模型,其他都没用。总不至于因为流感打几十针不是,有点夸张。”

    吴冕又不说话了,楚知希明显感觉出来自从程老师在加拿大出事儿之后,哥哥就总在琢磨什么。

    能让他主动琢磨的事情并不多,绝大多数时候他都避免去接收过多信息。

    这是大事儿么?不像啊。

    “哥哥,你担心什么?”

    “我也不知道,有阴谋论说埃博拉病毒和艾滋病一样,都是美帝的生物实验室传播出去的。我不是很信,毕竟这样太邪恶了。”

    “你不是总说美帝是邪恶守序的阵营么,怎么不信呢?”

    “倒也是,当年他们全盘接手了731部队的资料……”

    说着,楚知希开着车已经缓慢接近了中医院门诊。一口黑漆漆的棺材停在门口,十多个人正在嚎着。

    棺材前有一个火盆,三个应该是直系亲属的人披麻戴孝,正在烧着纸,三个人里面其中有一个就是上午看见的穿着的确良的憨厚男人。

    吴冕没有去看“战场”的正中心棺材和火盆。他的目光落在周围的人群里,瞄了几秒钟,吴冕知道这次的事情属于那种很麻烦,但却不是最麻烦的。

    这伙人应该是有人指点,但指点的人也不是高手,只是道听途说或者跟着做过,真正厉害的门道却不知道。

    应该属于半拉“从业者”,或者江湖历练不多的那种。

    吴冕并不想管这些事儿,自己这个医务科副科长是老爷子非逼着来的。只是说起来好听,“管”两个大姐,人家还未必听自己的。

    想着清闲一点,可偏偏事情就是很多。

    是不是该拜一拜夜班之神了?吴冕的思绪飘到了太平洋上。

    周院长和段科长一脑门子官司,他们站在旁边,手足无措。这伙人说来就来,根本没和周院长打招呼。周院长也是接到院里值班医生的电话,这才匆匆从家里面赶过来的。

    他只遇到过投诉的,都是小来小去的事情,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场面。

    赶过来的时候,这面已经摆上棺材和火盆,开始烧纸、嚎丧。

    周院长试图和家属沟通一下,硬着头皮也得聊聊不是。可患者家属根本不搭理自己,只是把中医院靠路那面的门诊大门当成殡仪馆。

    这该怎么办?周院长有些麻爪。

    算是群体事件么?要是算的话,怕是自己这个院长难保。他很快想到下午吴冕在开会的时候说的话,马上让段科长找吴冕。

    谁成想那小子竟然不来!

    周院长也很是无奈,这都特么什么事儿!自己怎么也算是中医院院长,竟然指使不动一个医务科副科长。

    谁让人家老爷子厉害呢,周院长心里怄气,决定不找吴冕解决。离了你吴屠户,老子还得吃带毛的猪么?!

    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事情在不断的进展,好多人用手机录像,发到网上。只发酵了十几分钟,周院长就接到了上面的问询电话。

    还想着再挺挺,当对方有人带着木头杆子之类搭灵棚的东西来的时候,彻底压垮了周院长。

    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准备持久战?自己可受不了,要抓紧时间解决。

    这时候下午开会吴冕说的话开始在耳边回绕,巨额的赔偿金中医院肯定拿不出来,难道真要拿杨医生开刀?

    思来想去,这似乎是最好的办法。

    医院很少为医生担事儿,这要是“规矩”。

    可是周院长想谈,人家患者家属不和自己谈啊!而且他们摆明了是要钱,还是很大数额的一笔钱,所以并不急着谈,只是先把事情弄大,然后再说。

    这是施压阶段,虽然没遇到过医闹,但周院长被社会毒打了几十年,多多少少能猜到那群人的想法。

    没办法,找吴冕来吧,那货不是说他和省医调委的人认识么。虽然周院长认为吴冕是在吹牛,可没什么好办法,司马当活马医好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