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态度极度不端正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小吴,小吴。”周院长看到楚知希开着车过来,吴冕坐在副驾上缓缓开过来,他急匆匆的跑了过去,拍着机盖子喊道。

    吴冕的思绪被打乱,他无奈的说道,“小希,我下车,你去找地儿停车吧。”

    “嗯,哥哥,你注意安全。”

    “没事,放心。”吴冕解开安全带,走下车。

    “小吴,你看看这事儿闹的!”周院长搓着手嗟叹道。

    “哦,意料之中。我说周院长,这种事情我也没接触过,别想着我能解决。”

    “小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谦虚。”周院长道,“你说吧,要什么条件?”

    “条件?”吴冕看了一眼周院长,淡淡说道,“院长,就咱那病历拿出去,估计医调委都得疯。对了,病历封存了么?”

    “没,患者家属还没和我谈。”

    “找杨医生抓紧时间补吧。”吴冕道,“法律规定,24小时之内可以完善病历,不算作假。”

    说到这个,周院长一个头变成两个大。

    自家医生什么水平、什么素质他知道。就算是给一周的时间估计也弄不出来一份像样的病历。就别说这面还在闹着,杨医生哪里有心情补写病历。

    “去和他们谈谈,旁边穿黑西服、看着很普通的那个,应该是主事的人。”吴冕道,“问问要多少钱。”

    说着,他转身就走,把周院长吓了一跳。

    好在吴冕并没有走远,他只是过了马路,找个人少的地儿开始抽烟。

    看着卡其色风衣、黑色墨镜,小羊皮手套夹着烟的吴冕悠闲的样子,周院长叹了口气。

    投胎,真是一门学问。

    没办法,只好再次硬着头皮去尝试着沟通一下。

    ……

    ……

    “哥哥!”楚知希停了车,走过来见到吴冕在抽烟,她微微严厉斥道。

    “抽一根,想事儿。”

    “想怎么解决医闹么?”楚知希问道。

    “不是,在想别的。”吴冕道,“我联系一下威廉,问问fort detrik那面是不是有什么新的计划。”

    “fort detrik属于机密项目吧,就算是有也不会告诉你。”

    “察言观色,当医生得懂相面。”吴冕叼着烟,像极了九十年代港片里的黑道大哥。

    “有关系么?哥哥,你别想那么多,回去又该睡不着觉了。”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很多事情都是一点点的开始的。程老师被抓,这事儿骨子里透着不对劲儿。”吴冕道,“假设只是埃博拉病毒研究得到了新进展,邱老师和国内联系密切,所以受到波及的话我能接受。可程老师是研究冠状病毒、sa、艾滋病毒感染、大肠杆菌感染和克雅氏病……”

    “然后呢?”

    “不知道,现在知道的东西太少,我想不出来。”吴冕摇了摇头,“有时间我问一下威廉。”

    “刚说完他不靠谱。”

    “大多数时候不靠谱,偶尔还行。fort detrik不让华人进,属于保密机构。但威廉对我还好,我问他要天花病毒,他也给我了,虽然是没灭活的。”

    “会不会是想要害你?”

    “傻丫头,怎么可能。”吴冕道,“太阴谋论不长个,你想的太多了。”

    “真的和fort detrik有关系么?”

    “传说埃博拉病毒就是fort detrik研究的,当然这个阴谋论的说法太反人类,别出去瞎说。别人说,都当时开玩笑。要是知道我说的……总之不一样。”

    “不会,顶多是你被美国禁止入境,谁知道我呀。”楚知希调皮的笑了笑。

    “fort detrik以前是美帝的生化武器研究中心,后来有国际公约么,就不敢明目张胆的搞了。再说,美帝海外有那么多研究所,就算是泄漏了也不会祸祸北美。”

    “说是二战结束,德国和731部队的很多资料都汇聚在fort detrik,是么哥哥。”

    “应该是。”吴冕道,“所以这事儿有点古怪,且等着吧。”

    楚知希见吴冕脸上有些担忧的神色,她不明白加拿大的病毒专家和美国fort detrik有什么关系,便笑着说道,“哥哥,那面怎么办?”

    吴冕看了一眼正在搭建灵堂,在棺材前烧纸的家属,摇了摇头,“凉拌。”

    “没办法解决么?”

    “我也不知道,在帝都的时候我见过有医务处的处长解决医疗纠纷,但感觉不适用在八井子。”

    “哦,我知道,是积水潭的那次?闹的可大了!”

    “是呗,不过那是最专业的医闹,和这个有区别。”

    楚知希看着乱糟糟的“灵堂”,心里有些茫然。她虽然知道这群人在做什么,但心里却想不懂其中的逻辑。

    天气已经渐渐热了,人要是死了,摆在棺材里,怕不是24小时就得腐烂么?

    那些个“孝子”们哭的伤心欲绝,怎么就不想这事儿呢?而且死者好像没在中医院进行治疗,就是拉来让医生看了一眼。

    楚知希听吴冕说过,农村有这样的习惯,最后要去一次医院,要不然乡里乡亲戳脊梁骨就受不了,什么不给看病、不孝顺之类的话都会冒出来。

    要真是经过治疗后患者去世,家属心有不甘,倒也能理解。这拉来就为了看一眼,然后就拉回去,还要找医院麻烦么?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的道理。

    吴冕摸摸的抽着烟,他很珍惜。楚知希看的太严,还说给自己买电子烟……那玩意抽起来和真烟味道差了很多,吴冕并不喜欢。

    还是珍惜眼前吧,能抽一根就是一根。

    看着灵堂渐渐的搭起来,看着那楼起,看着火盆里的火呼啦啦的烧着,映红了惨白惨白的孝衣,吴冕黑色墨镜隐约映射出一缕光。

    “小吴,我问了。”周院长火烧屁股的跑过来,“家里要一百万,你说说,咱们医院拆了都不值这么多钱啊。”

    “您可别这么说,咱八井子中医院看着破,但别说一百万,只要乡里肯卖,二百万都有人要。”吴冕说道,“完整的医院架子,关键是还有二甲医院的认证,覆盖的人群也足够,不知道多少资本都想买呢。”

    “……”周院长怔了一下,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他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跟吴冕说纠纷的事儿,他却跟自己打岔说卖医院!

    这态度,简直太不端正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