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医闹上门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把楚知希送回住处,吴冕回家睡觉。

    今天的事情很多,吴冕有些头疼。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数不清的信息就涌了上来。

    时而是陈露把家里设置为清洁区和污染区的事儿,时而是杨医生写的那份病例,时而是医院门诊前搭建的灵堂,时而是那盆火。

    但到了最后汇聚在心里的只有程老师被抓的事情。

    吴冕想不懂为什么研究病毒的一名科学家会被抓,而且还不是简单的一个人被抓。邱老师、程老师连同课题组所有成员全部被捕。

    这事儿就像是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引申出来的各种繁杂信息让吴冕头疼欲裂。

    白天还好,有楚知希在身边说说笑笑,把思路给打乱。可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吴冕无法遏制住自己的念头,种种设想涌上来,让他烦躁无比。

    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吴冕坐在窗前,看着旭日东升,心中沧桑疲惫。

    “小冕啊,起床吃饭了。”张兰招呼儿子起床。

    “知道了,妈。”吴冕强打起精神,去洗了把脸,假装自己刚起床精神百倍。

    早饭是清粥咸菜,还有一屉小笼包。

    “你们医院出事儿了,知道么?”张兰见儿子吃的香甜,心中开心,八卦道。

    “哦?你都知道了,妈。”

    “你爸晚上接到电话,发了好大的脾气。”张兰道,“一早就去上班,临走的时候我看脸色不好,好像是生气呢。”

    “哦。”

    “什么事儿?”

    “小事儿,你别跟着操心。”吴冕脸上带着笑,吃饭的速度不知不觉快了起来。

    “慢点吃,小心别噎到。”

    “这不是单位有事儿么。”吴冕一口一个包子,和吃播一样就差没把一屉包子都倒在嘴里。

    抓紧吃完,吴冕披上风衣,“妈,我去上班了。”

    “晚上做小鸡炖蘑菇,带小希回来吃饭!”张兰叮嘱道。

    “再说。”

    【下楼,上班。】

    吴冕给楚知希发了一条微信,小羊皮手套刚刚摸到口袋里的烟,就看见楚知希走了下来。

    她今天换了一件白色的大t恤,上面是一个乖萌乖萌的大兔子。

    “哥哥!”楚知希见到吴冕后很开心,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t恤上的那只卡通兔子像是活了过来一样,忽悠忽悠的。

    “大姑娘了,稳当点。”吴冕道。

    “昨天睡的好不好?”楚知希习惯性的把手穿过吴冕插在风衣口袋的臂弯中,笑着问道。

    “不好。”

    “那一会我给你揉揉头,看能不能睡一会。”

    “唉。”吴冕一想到医院的事情都惊动了自家老爷子,怕是今天有的忙了。

    “叹什么气,没事。”楚知希安慰道,“你每天都睡不好么,又不是第一次。大爷,来,给小妞笑一个。”

    “去医院还得忙。”吴冕道,“昨天那事儿估计是没解决。”

    “我记得在帝都有一个好大的事情,医务处叶处长坐镇,12小时解决问题,第二天就风平浪静。那时候你说叶处长牛逼,我不觉得。现在看啊,还真是。”

    “那是叶处长,你以为谁都能和叶处长一样。”吴冕道,“人家有能力、有本事、有手段,关键是医院有钱。咱们八井子有啥,出了事儿连报警都不知道。”

    “也是哦。”楚知希道,“哥哥,那怎么办。”

    “我找了人,不知道能不能解决。”

    “肯定能,我家哥哥出马,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楚知希对吴冕的信心十足,连吴冕自己都不知道她的信心到底来自哪里。

    可能是一台一天急诊抢救,可能是一次又一次的手术、诊断过程中积累下来的信心。

    但落实到医疗纠纷的细节上,吴冕只是看人处理过,具体怎么操作还真就不是很明白。

    走一步看一步。

    上了车,楚知希问道,“哥哥,威廉回信儿了么?”

    “没有,打电话停机,发邮件也没回。”吴冕摇了摇头,“等等看。”

    “好吧,要我就干脆就别想,你只要好好睡觉就行。是不是没做冥想?”

    “心里事儿多。”

    两人随意聊着,吴冕觉得略有点困意了。听着楚知希漫无边际的说话,脑子里各种东西也安静了下来,好像它们也被催眠了一样。

    要不晚上让楚知希哄自己睡着再走?这个念头一闪即逝。

    虽然国内很安全,治安相当好,但是吴冕还是不放心。这是在美国形成的习惯。

    好困,吴冕打了一个哈气。困,还睡不着,那是相当难受。

    来到中医院门前的路上,到是没有灵堂,可是周围有十几个二流子模样的人或站或蹲,对着过往的姑娘们吹口哨。

    看样子应该是还在周院长的办公室谈呢,自己是应该去看看呢,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呢。

    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吧,吴冕对此是真心没兴趣。不管是和周院长还是段科长亦或是杨医生,完全都不熟悉,找个僻静地儿自己安安静静的待一会是最好不过。

    来到医务科,两位科员大姐在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对面段科长那屋房门紧锁,想来正忙的焦头烂额才是。

    吴冕往椅子上一坐,身子靠后,楚知希柔软的小手搭在太阳穴上。

    一股子疲倦涌上心头,吴冕叹了口气,道,“我试试看能不能睡着。”

    “睡吧,睡吧。”楚知希的声音很小,很温和,像是带着一股子魔力似的,把吴冕带入梦境。

    和脑海里的重重想法抗争了十多分钟,吴冕勉强睡着。

    可没睡几分钟,走廊里传来“砰”的一声。

    “没事,没事,不碍事的,睡一会,睡一会。”楚知希感觉到手指下的血管猛烈跳动,马上安慰吴冕。

    这就属于后遗症了,值夜班的后遗症。但凡是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心律不齐肯定第一个找上门来。再加上有超忆症,吴冕失眠的毛病比其他人都重。

    吴冕努力把之前的怒气消除,耳边传来杂乱的声音当作是风声、雨声,准备试试看能不能再睡一会。

    没等他准备好,一声响亮的嚎声传来,“我那可怜的老哥哥,你怎么就走了呢!”

    声音七转八转,绕梁三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