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扶棺恸哭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韦大宝在门口看热闹。

    昨天在省城赶回来补觉,被吴科长叫起来,他一丝起床气都没有。人家是大牛,找自己办事这是给一个抱大腿的机会。

    回到家又睡了个回笼觉,起床后他就听说有人在中医院闹事。韦大宝也是好信儿,他连夜去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回老杨是倒霉了,韦大宝有些兔死狐悲的伤感,但他也做不了什么。

    今儿韦大宝值班,机关楼闹哄哄的,他看没什么事儿,就跑去看看到底要闹成什么样。

    他也没敢进去,谁知道这伙人会不会看见穿白服的就打。听说湖南那面有一起医闹,连怀孕7个月的护士都被打流产了。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事儿韦大宝知道。

    虽说不是什么君子,但眉眼高低还能看得出来。

    看着八个大汉扛着棺材进了机关楼,韦大宝心里一阵阵的哆嗦。这玩意多不吉利,完了,这回看样子是够呛。老杨难逃一劫,难逃一劫啊。

    机关楼里传来阵阵哭闹声音,搅得韦大宝心绪不宁。中医院该不会也像是县医院一样,被收购了吧。自己可是有编制的,虽然乡里面的编制不值钱,但怎么说都是国家公务人员不是。

    他叹了口气,蹲到远处,愣愣的看着机关楼那面。

    下一步是不是要动手打人了?

    鸡飞狗跳,段科长那老胳膊老腿怕是扛不住几下子。真要是打骨折了,自己是上去救人呢还是不救呢?要是冲上去,连自己都打了怎么办?

    很快,机关楼安静下去,死一般的沉寂。韦大宝可不认为没什么事儿了,棺材抬进去,这是不死无休的做法。

    前后几分钟就不闹了?那根本不可能!

    心中忐忑,韦大宝忽然眼皮一跳,看见5台银白色的宝马x5开了过来。

    完了,这家伙的!看看这人家,怕是在省城有富贵亲戚,宝马x5不得大几十万?一开就是5台。啧啧!

    韦大宝心中羡慕,羡慕之余更是担忧。人家根本不差钱,老杨这是惹了哪路神仙?

    心里念叨着,盼望车队只是路过。但事与愿违,车队径直开进中医院,开到机关楼门前。

    一个身穿着道袍的小道士下车,拉开中间那台宝马x5的后车门。

    熟悉的身影走下来,韦大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大喜,猛然起身招呼,“师父!”

    林道士有些瘦,穿着道袍,仙风道骨,隐约有一丝出尘之气。

    韦大宝起的有点猛,血压刷的就降了下去。他迷迷糊糊的稳了稳,连忙小步跑了过去。

    “嗯?”林道士听到韦大宝喊自己,回头看去,神色严肃,“韦大宝?”

    “师父,是我!等我一下!”韦大宝喊道。

    道士微微蹙眉,等韦大宝跑过来,说道,“我不是你师父,说了多少遍了!”

    “好的,师父。”

    林道士摇头,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进了机关楼。

    迈步进去,道士怔了一下。

    机关楼大厅正中间一口黑漆漆的棺材,厚重阴森。而棺材里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人躺在里面,戴着黑色小羊皮手套的双手放在胸前,脸色平静。

    “小师叔……”道士一下子懵了。

    昨天刚给自己打完电话,今儿怎么就死了呢。一时间悲上心头,眼圈通红。

    不对!

    看棺材里的小师叔面色安详红润,不像是死人,难道是刚死。或者说小师叔昨天给自己打电话是为了见自己一面?

    心念及此,林道士再也遏制不住心中悲伤,眼泪滑落。

    他手扶棺木,哭着说道,“小师叔,我就晚来了一步,一步啊……”

    “谁特么嚎丧呢!”一个声音冷冷的在道士耳边响起。

    道士本来正在扶棺痛哭,沉浸在错失最后一面的悲伤中难以自拔。猛然听到有人和自己说话,一股阴森凉意从尾巴根一溜升到后脑勺。

    妈耶,这是还魂了?!道士差点被吓得坐到地上。

    电光石火的瞬间,道士用力抓住棺材,这才勉强没有出丑。

    “嚎什么丧,再特么嚎,我弄死你!”吴冕冷冷说道,两侧额角青筋绽露,右手握拳,黑色小羊皮手套发出咯吱咯吱渗人的响声。

    “小师叔,息怒息怒,是我!”道士连忙说道。

    他已经猜出来可能有什么误会,小师叔没死。这位小师叔出人意表,躺在棺材里睡觉似乎也是有可能的。

    “说特么多少遍,别叫我小师叔!你才是小师叔,你们一家都是小师叔!”吴冕被影响了睡眠,脾气略有点暴躁。

    强忍着没有出手打人,已经是难得的克制。

    “是,是,我们一家都是小师叔。”道士没有发怒,擦了擦眼泪,含笑捋须,道,“小师叔,你这是睡觉呢?”

    “是啊,刚要睡着就听到你在嚎丧!”吴冕没好气的说道。

    道士眼角扫了一下,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微微一笑,道,“小师叔,昨天你给我打电话,就是为的这件事儿吧。”

    “怎么?”吴冕抬头,墨镜上闪过一道光,“找你办事,还想要钱是怎么着?”

    “哈哈,你是我小师叔,咱不说这见外的话。”道士说着,招了招手,后面有一个梳着发髻的道童走了过来。

    韦大宝看到这里,强忍住没笑出声来。大师兄和自己是特么一个操行,还说自己不是老鸹山一脉,光是这股子不要脸的劲儿就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

    “明月,问问是哪里的人,和咱们山门有没有瓜葛。”

    小道童作揖,来到人群前,朗声问道,“谁是苦主?”

    看到老鸹山的林道长飘然而来,那群乡民早都傻了眼。如今看到明月道童来询问,那个憨憨厚厚的中年男人讪讪说道,“道长,是我。”

    “哪里人?”

    “李家沟三排五组十二队,董狗剩。”

    明月从箱子里取出来一个平板电脑,开始查询。

    吴冕皱眉,问道,“老林,你这真是与时俱进啊,怎么不带人脸识别?”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