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千年老妖小师叔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小师叔,明月可没你那么好的记性。”林道长微微一笑,道,“李家沟么,没事,和咱老鸹山有香火情。”

    说着,林道士凑近,小声道,“现在上山烧香,都要扫码,大数据管理,咱们紧跟着潮流。”

    吴冕打了个哈气,背靠在棺材的一头。

    “小师叔,你这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林道士问道。

    等待他的却是沉默。

    林道士也没生气,只是笑吟吟的看着吴冕。

    明月道士上前和李家沟的“苦主”低声说着什么,那人一身戾气全无,老实的像是鹌鹑。

    “师父,的确是李家沟的人。家里有人生病,病亡。受奸人指使,想来医院讹诈一笔钱。”明月朗声说道。

    林道士坐镇,那些村民的头都低下,谁都不愿意被林道士责备。

    老鸹山的仙长,竟然称呼这位戴着墨镜的小爷为小师叔,即便是再怎么愚钝的村民都知道这回应该是一脚踢到了铁板上。

    具体两人之间的瓜葛他们不懂,也根本想不懂传说中几百岁的林仙长怎么有这么年轻的一位小师叔。

    但这些并不影响他们的敬畏。

    警察来问什么,狡黠的村民肯定不会说。但老鸹山的道童明月问,他们就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个中道理,一言难尽。

    “散了吧。”林道士不以为意,“这里是医院,我们道家不讲功德,但你们多少也应该知道敬畏。举头三尺有神明,平日里让你们多修功德,多行善事,怎么就不听呢。”

    他的语气不疾不徐,威严而又清雅。

    “功为善行,德为善心。心行合一,名为功德。虽然我不修,但是我一生行而践之。”林道士朗声道,“回去多想想,想清楚再上山。”

    他也没有过多责备村民,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大手一挥,道袍长袖翩翩,自有一番风流气度。

    村民们低着头,开始收拾东西,那名西装男见状急吼吼的说道,“你们……”

    “去你妈逼的!”一个村民把一沓子黄纸砸在他脸上。

    这一下开启了新技能,或许戴罪立功林仙长就不会责备?几个女人机灵,一边骂着一边围了上去。

    几道血光,西装男脸上多了乱七八糟的抓痕。

    “太乱了,让他们安静点。”吴冕皱眉,轻轻拍了拍楚知希的手,随后从棺材里站起来,“段科长,你的被子自己收拾一下。”

    说完,他和林道士说道,“老林,你这不见老,山上的生活不错吧。”

    “小师叔,你看你说的,我早都老喽。”林道士哈哈一笑,道,“到是你,翩翩少年郎,风采依旧。”

    “本来想回来去山上躲躲清闲,我爸非要我来中医院工作。老爷子么,你也知道。”吴冕深深叹了口气,“山上还好么?”

    “还好,香火比从前旺多了。”林道士微笑道,“咱家的道观……”

    他一句话还没说话,吴冕已经自顾自的回到办公室。

    段科长见闹事的人散了,胆战心惊的从棺材里把自己的被褥抱出来,心里叫苦,这玩意估计是不能要了。

    虽然叫苦,但却一句话都不敢说。说到年纪,他倒是年长几岁,按说阅历应该更丰富。可越是接触,就越是看不懂眼前这位别人家的孩子。

    林道士,林仙长,那可是林州这一片神仙般的人物。当看到林仙长低眉顺眼的称呼吴冕小师叔的瞬间,段科长有一种错觉,自己是不是遇到了千年老妖?

    但这个念头一闪即逝。

    吴冕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林仙长叫他小师叔肯定别有原因。

    这孩子不是落难,人家是看破红尘。

    人间,还真是不值得。段科长心里想着,眼巴巴的看着吴冕走进办公室,犹豫了一下,却是没敢跟进去。

    “小师叔,你这办公室太旧了。”林道士和吴冕走进医务科办公室,很随意的说道。

    “乡镇医院,条件有限。”吴冕倒不是很在意。

    两名科员大姐躲在角落里不敢说话。她们也没想到戴着墨镜,一脸酷酷的吴科长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背景。

    林道士是什么人,她们就算没去过老鸹山送香火钱也听说过。这种传说中的人物看见吴科长,一点架子都没有,反倒是吴科长一直爱理不理的。

    这么看,这位平时不愿意说话都算是平易近人了,最起码没像是对林道士一样甩脸子给自己。

    “小师叔,你这……”

    “老林,说多少遍别叫我小师叔。”吴冕道,“怎么你这人就捋着竿爬的这么顺呢。”

    “这可是我爸告诉我的。”林道士不以为意,笑笑说道,“没琢磨你能回来,要是上山躲清闲,正好我在后山盖了几间房子,修了个小院,你有时间去。”

    “哦?”吴冕这回来了兴趣,“我还以为去了之后要住茅草屋,正琢磨着要不要先修葺一下。”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现在早都鸟枪换炮,住的比城里好。”林道士当着吴冕的面也不避讳,直言道,“这些年香火很旺,大家有钱了,多少都要求个平安。”

    “啧啧,真是好买卖。”吴冕嘴上这么说,但语气相当冷漠。

    林道士一边打量医务科的环境,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吴冕闲聊着。

    “小师叔,正好我来一趟,要不你回去看一眼?”

    “什么叫回去?”吴冕冷冰冰的问道。

    “我爸临走的时候交代的。”林道士笑呵呵的说道。

    “留的东西,我出国前上山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我。”吴冕问道。

    “小师叔,这可不怨我!”林道士连连摆手,道,“我爸走的时候我在省城找工作,这说走就走,我也很突然。回去后乡亲帮着埋的,就告诉我一句话,让你回去主持大事。”

    “别扯淡,我不信。”

    “真的。”林道士眼巴巴的看着吴冕,“你看我的眼睛,透着真诚。”

    “说说东西。”

    “别提了,我当时都没敢告诉你。”林道士叹了口气,说道,“我爸留了一箱子书……乡亲们么,小师叔你也知道,喜欢贪小便宜。人是埋了,大家把书给分了。”

    “……”

    吴冕轻轻叹了口气。

    “这些年老鸹山渐渐恢复了一些人气,我才搜集了一部分书。有些都被引火烧了,想想我都心疼。”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