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救火后呼吸困难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徐文长为此得罪了朝中大佬,终身潦倒不如意,连个举人都未曾中过。”

    “哦,说多了。”吴冕随后说道,“我要说的是最后徐渭自杀过很多次,方式离奇,其中一次是用铁钉子钉在脑子里。”

    “……”

    林道士一怔。

    “小师叔,你说那个徐渭是不是有病?铁钉子……脑子……”

    “嗯,肯定有病。天才都这样,你想不懂的。”吴冕已经戴上黑色小羊皮手套,坐在椅子里,双手放在胸前。

    楚知希有些担心,生怕吴冕着了魔,她轻轻拉了几下吴冕的胳膊。

    吴冕用手拍了拍楚知希的手背,笑道,“放心,我不会的。”

    “小师叔,什么是人定胜天?是不是我爸抄语录呢?”

    “我怎么会知道。”吴冕冷冷说道,“我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猜到你爸当年想的是什么。”

    “在我眼里,你就是神仙。”林道士的脸皮相当厚,笑呵呵的说道。

    吴冕摇了摇头,默然。

    楚知希和林道士面面相觑,虽然不知道吴冕在想什么,但谁都不敢打扰他。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手机响起,打破了后山小院的宁静。

    吴冕的眉头紧紧皱起来,连林道士都能感受到吴冕心中的愤怒。

    可是吴冕看了一眼手机,上面明晃晃的标注着爸爸两个字,只能深吸一口气,把所有的气都压了回去。

    “爸。”

    “你不上班跑哪去了!”吴仲泰急吼吼的问道。

    “这不是解决了你头疼的事情么,我总得送林道士回来。要不然用人脸朝前,不用脸朝后,那多没意思。”

    “有个伤者,你回来看一眼!”吴仲泰直接说道。

    “伤者?”吴冕一转念就想到了原因,“山火?情况怎么样?”

    “扑灭了,小火头,没事。”吴仲泰道,“有一名森林消防队员下来后脸色不对,喘不上气,看着不像是烧伤。”

    “去医院呗。”

    “我特么还使唤不动你个小兔崽子了?!”

    吴仲泰那面立马暴跳如雷,直接开骂。

    换个人,吴冕少不得对骂回去。可那是自家老爷子,吴冕只能生生受着。

    “爸,说正事,什么情况。”

    吴冕静静的听着,神色逐渐凝重。

    “看住,别让人走了!”吴冕道,“直觉上我认为有问题,稍等一下,我这就回去。对了,他下山之后喝了多少水?”

    “让他别喝水吃东西!”

    说完,吴冕挂断电话,站起来。

    “走了。”

    “小师叔……”

    “你是不是想跟我说常来玩?”吴冕侧头,面容冷峻。

    林道士一怔,立刻不说话了。能看出来小师叔现在处于脾气暴躁、随时都会爆发的边缘,自己千万别去触霉头。

    楚知希小心翼翼的开车走在山路上,直到下了山,她才稍缓紧张。

    “哥哥,什么患者?”

    “说是一个防火队员下来后有呼吸困难,他们要走,我爸不让。”

    “去检查了么?”

    “看着表面没有烧伤,还是个95后的小伙子,身体壮的跟牛犊子似的。一说去医院检查,他第一个不干。”吴冕d县医院的医生去看了眼,说是没事。”

    “那么年轻,有呼吸困难……是有点不对。”楚知希道。

    吴冕点点头。

    “说是八井子森林、草原防火总指挥部的指挥,但这是个虚职,背锅用的。不出事儿,没什么好处。出事儿,就要被骂,甚至严重点还要撤职。”

    吴冕给楚知希解释道。

    “我爸到是不在乎,但是他说不听那个小伙子么,又不是直属领导,乡里面的粗暴作风没什么用,也不知道能不能把人给留住。”

    “你觉得能有什么事情,哥哥,该不会是自发性气胸吧。”楚知希凝神想了想,问道。

    “不知道,去了之后先查体再说。希望我的直觉是错的,希望吧。”吴冕道。

    说完,吴冕没有像往常一样懒洋洋的发呆,而是按下车窗,看着外面的山水凝神。

    回到八井子,已经是下午下班的时间。

    吴冕直接去老爷子那面,进了大院,看见一台满是尘泥的车停在里面。

    “怎么没有消防车?”楚知希奇怪的问道。

    “山火,根本没有路。有的地方人都上不去,就别说车了。”吴冕解释道,“基本靠单兵操作,带着风力灭火机、工兵铲,还有其他专业工具上山灭火。”

    “啊?”这一点超出楚知希的预料,她很惊讶。

    “再大的话,省城好像有灭火的飞机。”吴冕道,“听我家老爷子说过两次。里面装几吨水,直接泼到火头上。”

    “好像有直接的人工降雨吧。”

    “那要看天气,得有积雨云或是其他气候条件。”吴冕快步走进办公楼,说道,“小火基本靠人力,再大的就要动员整个乡挖隔离带,出动飞机灭火。”

    楚知希听的一头露水,她也没细问,只是跟在吴冕身边。

    “怎么才回来!”吴仲泰背着手站在走廊里,正在和一名穿着防火服裤子,上身穿着背心的精壮汉子说话。看见吴冕赶来,劈头盖脸就是一句。

    “爸,我在老鸹山。”吴冕道,“来回是山路,飞不起来。患者人呢?”

    “里面。”吴仲泰道,随后憨厚笑道,“李队长,稍等一下,我儿子是医生,小程不去医院,让他看一眼总行了吧。”

    吴冕能看出来李队长明显有些不耐烦,全身穿着专业救火的防火服,在夏初的温度里不好受。

    老爷子也是,怎么这么拧呢?吴冕快步进了屋子。屋子里面坐着一个彪形大汉,身边一个五十多岁的医生,正在百无聊赖的东看西看。

    “吴医生,这位是程林海,我们叫他大个子。这位,是县医院的卢主任,呼吸科的。”李队长介绍道。

    一个身高一米九的高大男人站起来,略有些腼腆的笑了笑。卢主任很不耐烦的说道,“是你不让患者走的?”

    吴冕理都没理卢主任,看着程林海,温和问道,“大个子,你有什么不舒服?”

    “大夫,我没事。”程林海说道,“就是吸了几口热气,觉得喘不上气。休息了一会,觉得好多了。”

    吴冕看了看程林海,摘掉黑色小羊皮手套,交给楚知希。

    黑色小包递到吴冕手里,他取出听诊器,温和说道,“大个子,你坐下说。”

    “哦哦。”

    对于眼前这个戴着墨镜、穿卡其色风衣的年轻人熟络的称呼自己大个子,程林海觉得有些怪异。

    吴冕捻着听诊器,撩开程林海的背心,开始听诊。

    前胸后胸,反复让程林海深呼吸,52秒后吴冕说道,“幸好没走,做个检查,准备手术。”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