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李队长面沉如铁。

    卢主任先是有些诧异,随后不屑说道,“年轻人,什么事情都没有,你准备做什么手术?”

    “大个子的呼吸音弱,肯定有问题。”

    “什么问题?”

    “不知道。”吴冕实话实说。

    卢主任本来还在想这位怕不是有什么古怪的本事,要不然吴乡长也不会临时起意打电话招呼他回来。

    现在看,应该是吴乡长照顾自己儿子,想让他露个脸。

    这不扯淡呢么,卢主任愤愤的想到。

    本来准备回来人看一眼自己就跟着李队长回去。听吴冕这么说,卢主任不走了。当时心里琢磨,可别让这个毛头小子把人给弄坏了,真把没事的人拉上去做手术……还有比这还操蛋的事情么!

    没想到真是这样,医生有这么当的?扯淡!

    “李队长,我考虑有问题。”吴冕说道,“做个小检查,估计需要手术。”

    “手术?”李队长惊讶中带着点不屑,“卢主任刚做完检查,说是没事。”

    “请问做什么检查了?”吴冕看着卢主任问道。

    “没去医院,患者认为自己没事,就在这儿做了一个气道检查,没看见灼伤。”卢主任说道,

    吴冕摇了摇头,“我考虑的不是呼吸道问题,而是食道。”

    “……”

    卢主任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吴冕,沉默几秒钟后,不高兴的说道,“没磕没碰,也没吃东西,怎么食道就有事呢。山火,那是山火!气道有损伤经常见,食道……唉。”

    说着,卢主任已经懒得反驳。眼前这个年轻人太扯淡,吴乡长平时挺靠谱的,他儿子据说也是高材生,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人。

    李队长也一脸懵,这么多年打山火的经验里,不光是手下战士有被山火灼伤的,连他自己后背都满是轻度烧伤。气管受损,这个李队长能理解,但食管……绝对不可能。

    心里这么想,李队长很是不满意的看了一眼吴仲泰。

    “先查一下吧。”吴冕把听诊器交给楚知希,戴上黑色小羊皮手套,说道,“李队长,让其他人回去休息吧,你跟着就行。”

    “就做一个胸片,拍个片,几分钟的时间。要是没事,我肯定不留您。”

    “你这……”李队长想说几句难听的,但转念想到这是吴乡长的儿子,只好忍了回去。

    “吴冕,用去县医院么?”

    “不用,乡医院近。”吴冕道,“小问题,先确诊以后再说。”

    “我先回去,咱们在放射科见。”吴冕说完,大步走出去。

    至于怎么说服李队长,那是自己家老爷子的事情,吴冕对这种事情不在意。

    “哥哥,你考虑什么?”

    “听诊左侧呼吸音弱,右侧正常。按照一般的分析,有可能是呼吸入温度高的气体导致的……不对。”吴冕说着,怔了下,摇摇头,“先做检查再说。”

    “嗯。”楚知希也知道辅助检查的重要。

    辅助检查很重要,必须要做,这一点和普通人的理解并不一样。普通人会被某些传说性质的事情带跑偏,产生一种只要医生技术足够好,看一眼就知道是什么病的心理。

    看一眼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除了某些特定情况外,这种事情基本不可能发生。

    “左侧有胸腔积液吧,我听你叩诊的时候听到了。”楚知希道。

    “嗯。”吴冕点了点头,刚刚摘了手套,亲自做了查体,他有些不舒服。但情况很特殊,吴冕强忍着头疼,凝神想了很久,“听诊心脏没事,奇怪的是胸腔积液怎么来的。”

    讨论再多都没有任何意义,还是要拿出客观依据才行。因为每一个医生都是人,都有自己的主观性。

    回到乡医院,吴冕犹豫了一下,并没有直接去放射科,而是转身回到医务科。

    他脱下卡其色风衣,摘掉黑色墨镜、手套,换了白服和斯杜雷的无菌手套。

    “哥哥。”楚知希有些担心。

    吴冕摇了摇头,没解释什么。

    楚知希知道,自家哥哥从前不这样。自己跟着他这么多年,见证了他一步步从一名开朗阳光的少年郎变成装在套子里的人的全过程。

    吴冕这么做,是因为尊重,一种发自心底的尊重。

    在帝都抢救过一次火灾里扛着煤气罐跑出来被炸伤的消防队员,楚知希知道这种工作的危险性,也知道哥哥对消防人员发自内心的那种敬意。

    吴冕摘了墨镜,摘了黑色小羊皮手套,用别人不明白的方式默默的表达自己的敬意。

    他不需要别人理解,每个人的悲欢本来就不相通。

    虽然很担心,但是楚知希没多说什么,跟在吴冕身后。哥哥还是穿白服更帅气一些,连一身的阴郁都消散了许多。

    来到放射科,吴冕敲门,当当当。

    “谁呀。”最里面的休息室一个声音传出来。

    “医务科,吴冕。”

    趿拉着鞋子的脚步声匆忙传来,一名医生披着白服,扣子都没来得及系,一溜小跑的赶过来。

    他看见吴冕的一瞬间愣住了。

    “你是吴科长?”

    “怎么,摘了墨镜就不认识了?”吴冕冷冷的说道。

    “认识,认识。”放射科医生连连笑着说道。

    今天上午的事情闹的可是不小,吴科长直接躺进棺材里的事情在医院早就传飞了。

    这么一个狠人,哪怕他不是吴乡长家的公子,哪怕他不是医务科科长,在八井子中医院也没人敢招惹。

    “吴科长,你来是有什么急事么?”放射科医生问道。

    “一会给人做个胸片。”吴冕道,“机器什么型号的?”

    “啥?”放射科的医生有些懵逼,下意识问道。

    “机器什么型号?”

    “……”

    他应该是不知道,吴冕略有点无奈。先走进检查室,吴冕看了一眼。

    “ge th-200,好老的机器。”楚知希说道。

    “嗯,乡医院,没办法。”吴冕道,“能用。”

    这时候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粗豪的声音说道,“吴乡长,你这太小心了,一个大小伙子能有什么事,又不是玻璃做的。”

    “小心点好。”吴仲泰说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