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百死无生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保持速度,注意脚下!”李队长沉闷的声音传来。

    风渐渐大了起来,从微风迅速提升到中等风力。风卷过的地方,吹开一层灰烬,埋藏在地面下的暗火借着风势开始冒出更浓厚的烟雾。

    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从四面八方传来,温度飞快的升高,紧张加上高温、湿毛巾捂住口鼻,让吴冕感觉喘不上气。平时清新的空气,在如今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奢侈。

    汗水冒出,吴冕根本没注意到。他一边听着前面战友的脚步声,一边仔细观察烟雾。

    是白烟,而不是黑烟,这属于分子重量比较大的碳氢气体在上升过程中凝聚成液体的现象。

    问题极速升高,吴冕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已经被点燃,脸部露在外面的皮肤开始感受到刺痛。

    或许不要一分钟,就没什么感觉了,那时候自己应该已经直面死亡。先是疼痛,然后暴露在外面的皮肤出现红肿热,微观层面伴随着蛋白质变性程度和细胞结构的完整程度的改变……

    吴冕的脑子开始快速运转,无数相关的信息像是潮水一般涌上来。

    可惜,这些信息对此时此刻的困境没有丝毫帮助。

    现在最重要的是逃离生天,可是在周围山火面前,这个任务几乎无法完成。

    吴冕忽然意识到死亡是如此的近。

    做医生的时候,每天也接触生生死死,但那是别人的生死。如今自己亲身面对死亡的狰狞,吴冕心里没有慌乱,竟然有一种宁静。

    下意识的迈着脚步,跟上前面的人。吴冕能听到不远处山火掉头回来,带着的那股子逼人的气息与声音。

    山火没有任何情绪,不会因为人间的悲欢离合而停下它的脚步。

    人定胜天,有时候只是一句话,一句振奋人心的话而已。当直面自然的恐怖时,才会发现人类是如此的渺小。

    远处传来轰鸣声,半空中的水轰5接到总部命令转了航线,直接奔着山火复燃的位置飞来。而吴冕能敏锐的觉察到除了水轰5发出的声音以外,周围更多的是稀碎的哔哔啪啪的山火声响。

    这是……

    吴冕脑海里甚至瞬间出现了微观画面,地面植被和林下可燃物因长期堆积后发生腐烂,进而产生大量可燃气体。这是这些气体被埋藏,但比较浅。

    可燃气体与腐烂的可燃物混合后,又遇到大风转向,只要随着风“跳”过来一点火星,结局不言而喻。

    这不仅仅是火,还要面对爆炸。

    李队长也感受到周围的变化,作为一名老消防,他知道整个尖刀班要面对的是什么。

    那是爆燃,是打山火中要面对的最为恶劣的一种情况。

    九死!

    一生!!

    “准备防火罩!”李队长深吸了口气,撤下自己口鼻之间的毛巾,大声吼道。

    “快!快!设置颗粒带,进防火罩!”

    周围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尖刀班的队员们用最快的速度清理出来一个简易的隔离带。

    “群众在中间!其他人四周分散!”李队长发布了最后一条命令。

    吴冕怔了一下,回手取防火罩。可是他的手碰到了另外一只手。

    “趴下!”白大林大声吼道。

    防火罩最快的速度取出来,盖在吴冕身上,白大林才取自己的防火罩。

    尖刀班的消防队员四周趴在地上,吴冕在正中心。他是向导,是群众,不是消防员。所以在最关键的时候,需要受到保护的人是他!

    吴冕用四肢用力压住单兵防火罩的四周,这种材质大约能抵挡700摄氏度的高温,对爆燃有用么?吴冕不知道。

    他还没来得及思考,一声巨大的轰鸣就在耳边响起。

    声音震耳欲聋,鼓膜似乎都被穿透。吴冕的机体自发死命的压住防火罩的四周,地面温度飞速上升。

    这一瞬间就像是永恒一般。

    从高空鸟瞰下去,白色烟雾之中一团橘红色的火焰像是烟花一样爆开,璀璨夺目。

    ……

    ……

    指挥部里,卫星热成像那一团红的发黑的图像只停留了10秒钟左右。因为水轰5降水的原因,随后那个区域的热成像便迅速恢复正常。

    可是,整个指挥部的人都懵了。

    有人盯着屏幕发呆;有人出门悄悄打电话,把前线发生爆燃,尖刀班被爆的事情通知“该”通知的人。

    “老……老吴,你冷静点,水轰5去了,不会有事的。”县里的消防总指挥安慰吴仲泰。

    都是老消防,虽然对高新科技理解的不够透彻,但颜色加深意味着温度升高大家都明白。红得发黑,只能是爆燃。

    打山火就怕风向忽然转,可是在爆燃前面,这都不算什么。

    发生爆燃,百死无生。

    尖刀班的人以及作为向导的吴乡长家独生子……

    指挥部里渐渐沉默下去,哪怕那一片区域颜色恢复正常。

    “我去抽根烟。”吴仲泰手指微微颤抖,他把手揣进裤兜里,用力的握起来。

    腿上像是灌了铅一样,吴仲泰转身,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向门口。

    大家都知道八井子的这位乡长面冷心热,扎根在那块穷乡僻壤一辈子,发光发热。

    老来丧子……这种人间大悲,又有几人能扛得住。

    吴仲泰的背影有些苍凉、落寞,每走一步他的背影就佝偻一分。似乎有一座大山压在铁打的汉子身上,一辈子不曾弯下的腰不知不觉间已经折断。

    都是老熟人,有人想要去劝劝,却被人拉住。

    吴仲泰一步一步走到门口,他蹲在门口旁的地上,背靠着墙,哆哆嗦嗦从口袋里拿出烟。

    咔哒……

    咔哒……

    咔哒……

    连续三下,火机都没打着火。火石像是用光了一样,连火星都不见一个。

    吴仲泰怔怔的叼着烟,手里拿着火机,眼神涣散。

    几秒钟后,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把头深深埋在臂弯里。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