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吴老师死了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这是新的一天。

    山火的事情对很多人来讲,是天塌的大事。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只是一个谈资,一个八卦。

    医大二院手术室里,高柏祥刚换完衣服,身边的助手就拿着手机凑过来。

    “主任,出事了。”

    “先做手术。”高柏祥沉心静气,已经提前进入手术状态。

    他是内科出身,最早从事介入手术的时候年纪已经比较大,所以他很谨慎,而且很看不惯外科、介入科做手术的时候满嘴跑火车的样子。

    助手当然知道高柏祥的习惯,可是这次他没走,把手机递到高柏祥的面前。

    “主任,吴老师可能死了。”

    “去你妈的!吴老师比你还小几岁,你死了他都不能死。”高柏祥直接怒骂道,想都没想。

    “……”

    “吴老师多大岁数,叫声老师,是因为人家水平高!论年纪,比我儿子大……”高柏祥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他看到助手递来的手机上的内容。

    山火、爆燃,这些个触目惊心的词像是一双双无形的大手,掐住了高柏祥的脖子。

    “不能够啊。”高柏祥疑惑的说道,“吴老师又不是消防队员,冲到前线去干什么。”

    “是啊,主任。”助手也很疑惑,“按说吴老师都算是国宝级的人物了,好好留在后方不行么?”

    高柏祥把手机拿过来,又从衣服口袋里找出花镜,坐在更衣室的椅子上,一个字一个字的看。

    有关于吴冕的描述不多,被转载的文章里只是提到了这个名字。

    “可能是重名……不,肯定是重名。”高柏祥肯定的说道。

    “要不您打个电话问问?咱们关心一下吴老师,也没什么错。”助手小声建议。

    高柏祥沉吟一下,拿出手机,拨打吴冕的电话。

    没有信号。

    “先做手术,术后再说。”高柏祥干脆把手机放下,不去理会这件事情。

    可想不理会,那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高柏祥勉强稳住心神,把手术做完。他脑海里总是有奇怪的念头,八井子那面不大,跟着尖刀班上前线的都是向导,肯定是本地人。重名的情况……应该不多。

    可吴老师上前线干什么!

    你有那时间,编写下一本解剖学,或者是外科学、内科学不好么?!

    手术做完,高柏祥让人把患者送回去,他问助手。

    “看看八井子那面的消息。”

    “主任,还没什么确定的消息。”助手翻看了一遍后说道,“搜救队想要活见人、死见尸,没这么快。到是网上这件事儿的热度挺高,大家在声讨……”

    “声讨个毛线!”高柏祥一向脾气温和,前几年参加全国胸痛大会,心梗发作,被吴冕救回来之后他一直控制着自己的脾气。

    可是今儿不知怎地,脾气却再也控制不住。

    “让山火就那么着着?狗屁!不去管,用不了3天,省城都是一片火海!”

    “唉,主任您别生气。”

    “能不生气么,看着这么多人胡说八道。哪怕有一个肯来看看……可是换我上去,吴老师都不该上。”高柏祥痛心疾首的说道,“吴老师那面有消息么?”

    “没有,还要等。”助手有些诧异的看着高柏祥,心里琢磨着,这事儿自己不是刚说过么?主任一向心细,今天怎么乱了分寸。

    “问问楚教授吧……”高柏祥斟酌了许久,直到进了更衣室,他才拿定主意。

    拨打楚知希的电话,电话是通了,不像是吴老师的手机一直是没有信号的状态。但楚知希没接电话,随着嘟嘟嘟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的响,高柏祥的心渐渐沉下去。

    “你开车,咱俩去八井子看一眼。”高柏祥说道。

    “主任,那面……”

    “嗯?”高柏祥面色阴冷,抬眼看助手。

    助手被吓了一跳,高主任这是急了。

    “好,我这就换衣服。”

    高柏祥拿着手机,楚知希还是没接电话,他叹了口气。

    电话的那面,楚知希的世界一片混沌,哪里能听得到电话声响。

    她没有哭,所有情绪都消失在虚无之中。哥哥失踪,她要找他回来,这是楚知希唯一的想法。

    楚知希用自己唯一的理智去思考这件事情,防火指挥部在哪她不知道,刚来到八井子,熟人只有萉垟老店的两位老板娘,再有陈露。

    联系了张萍,楚知希开车去隔离带。

    “小希,放心。”张萍听到吴冕失踪的消息后虽然有些慌乱,却比楚知希镇定了许多,她安慰道,“吴冕那小子从小就不是省油的灯,不会……不会有事的。”

    楚知希灵动的眼神变得木讷,灰蒙蒙的像是罩了一层尘雾。

    “走,姐陪你去找。”

    “老板娘,你认识路么。”楚知希问道。

    “指挥部肯定要组织人手,进山去找人。”张萍很熟悉这套流程,毕竟在八井子这面住了十几年,山火见的多了。山火后搜救工作,需要大量的人力,必然要动员群众进山搜寻。

    楚知希默默的跟着张萍,现在她已经没了想法,脑子空洞洞的。能来找张萍,已经算是临危不乱,再多的她没有想法。

    “小冕不会上去的,你放心。”张品从逻辑上来判断。

    楚知希却摇了摇头,以她对吴冕的了解,眼前这种看上去不合情理的事情,发生的概率相当大。

    张萍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东北女人,性格粗豪直爽,干干脆脆,太细腻的心思却用不出来。

    去指挥部问明情况,说了楚知希的身份,张萍陪着木偶一样的楚知希跟在搜索队伍里,一路进山。

    山火已经熄灭,剩下的则是一些扫尾工作。搜索失踪人员,对于指挥部来说也是一项相当重要的工作。

    下车,走山路,翻过一座座山。

    张萍开始以为楚知希只是一个城市里娇生惯养的小女孩,山路哪是那么容易走的。

    可没想到的是楚知希一声不吭,默默的跟在后面,一步不落。

    脸上、手上都是灌木、树枝刮出来的伤,楚知希系头发的发绳不知道什么时候松落,头发散乱。

    但不管怎样,她都默默的紧紧跟着队伍,一言不发。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