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肯定是脑震荡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啊?!”楚知希捂着嘴惊呼。

    她的眼睛已经哭肿,脸颊上蹭了很多灰,额头、鬓角很多处擦伤,看着有些狼狈。

    “具体我也不确定,等等再说。”吴冕道,“先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去烧伤科看老白。”

    “哥哥,你真不用住院?”

    “一度烧伤都算不上。”吴冕很肯定的说道。

    平时一贯听信“上级医生”诊断的楚知希这次不信,而且毫不掩饰自己不相信的目光。

    吴冕也没解释什么,他脑子里有些乱。

    这是一名超忆症患者从来不曾接触过的事情,以至于在回程的山路上、直升飞机上吴冕自己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很快,薛院长带着吴冕去安排好的酒店,吴冕拎着薛院长帮买的衣服上楼。

    吴冕也很谨慎,生怕自己感知、神经出了问题。先给楚知希处理了一下脸上、手上、膝盖的伤口,随后一点点清洗自己身上的灰烬。

    就像是吴冕自己判断的一样,一度烧伤都算不上。

    直到检查完,楚知希才长出了一口气。一股子倦意涌上来,她眼睛都睁不开,躺在床上,感觉马上就要睡着了一样。

    “丫头,手机给我,你好好睡一觉。”

    “哥哥,你也睡会吧。”楚知希说道。

    吴冕摇了摇头,道,“我去医院看看,薛院长还在下面等着。”

    “你的头发。”

    对着镜子看了一眼,吴冕道,“没事,我找神经外科借备皮刀,弄个小平头。”

    一边说着,吴冕一边冲了个澡,洗干净身上的灰烬。楚知希勉强支撑,跟着又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隐匿的外伤,这才安心让吴冕换了衣服。

    薛院长也算是用心,买来的衣服大小合适。虽然不贵,但合身就好。

    换了衣服,吴冕把楚知希抱到床上,摸了摸她的头。

    手指感受着楚知希发丝的柔顺,吴冕心生一股子怪异情绪。正常来讲这时候自己应该会头疼,那是大量的信息闪入的结果。

    可是现在依旧有大量信息闪入,而且更加详细,但头疼却不翼而飞。

    “睡吧。”吴冕轻轻吻在楚知希的额头上,给她盖好被子,轻轻离开。

    有关于自己的事情吴冕没去多想,一场生死之后,很多事情不知不觉的淡了。他关心的点在受伤的白大林身上,三度烧伤,可是很麻烦的。

    烧伤很少做急诊手术,除非是清创处理。但植皮要等至少半个月的时间,中间步步鬼门关。

    一定要活下去,吴冕握紧拳头,像是在给自己打气,又像是在给烧伤病房的白大林打气。

    下楼,吴冕见薛院长和两个人站在门口等自己。他挥了挥手,“薛院长,我下来了。”

    薛院长回头,明显感觉他整个身体僵了一下。

    “怎么?”

    “吴老师,您之前一直戴墨镜,是不是因为太帅了?”薛春和叹了口气说道。

    年轻的女孩子认为帅,那有可能是花痴。追星的人认为帅,有可能是一种固定的心理活动。可是自己这种中老年看见吴老师都会怔一下,根本没法用常理解释。

    “您买的衣服很合身,谢了。”吴冕说道,“患者情况怎么样?”

    “您判断的很准确,只有一个患者比较重,不过现在生命体征平稳。”薛春和道,“烧伤科李主任的意见是先进行对症治疗,等结痂后再做植皮。麻醉科的徐主任也在,负责镇痛方面的工作。”

    这是应该的,正常流程。

    吴冕虽然着急,想要明天一早白大林就能下地回家,可是病情是客观存在的事物,不会以着急的主观意愿改变而改变。

    “薛院长,真是太麻烦您了。”吴冕上车后说道,“可能最近还要给您添很多麻烦。”

    “吴老师,您这话太客气。”薛院长心里有些诧异,但没有表露出来,而是客客气气的说道。

    吴老师脾气一向不怎么好,怎么就忽然一下子这么温和了呢?还说没病?肯定是脑震荡。

    可要怎么说才能劝吴老师去ct室做一个头颅ct或是核磁呢?

    薛院长有些犯愁。

    一路来到医大二院,众人上楼,来到烧伤科病房。

    烧伤科比较特殊,外面是正常的病房,最里面有一道门,要刷门禁卡才能打开。开门进去后是6个单间,像是一个小型的iu病房。

    烧伤患者容易感染,必须要尽量无菌的环境才行。可以避免很多并发症,加快康复速度。

    薛院长带着吴冕进了烧伤重症层流病房,换衣服的时候护士把在里面忙碌的李主任叫出来。

    “吴老师,久仰久仰。”李主任伸手,微笑着说道。

    吴冕伸出手,和李主任握了一下。

    手掌皮肤厚度4.1mm,右手拇指、食指内侧有茧子,看样子是喜欢执笔式用刀、愿意用止血钳的医生。

    角质层比较厚;透明层应该有3层细胞核已经死亡的透明细胞组成;颗粒层也是3层梭形细胞……

    无数信息涌入吴冕的大脑,但没有出现过多信息冗余,导致头昏脑涨的情况。

    “李主任,辛苦。”吴冕镇定的说道。

    李主任又客气了几句,随后开始介绍病情。

    白大林的情况稳定,现在刚打完止痛针,已经睡着了。病房里有专门的护士看护,特殊护理。

    吴冕没有进病房,他隔着透明玻璃看了一眼。

    白大林受伤侧裹着绷带,躺在一张悬浮床上。静脉通道已经建立,正在进行输液。

    “空气波动悬浮床?”吴冕问道。

    “嗯,院里刚进了不到1年。”李主任道,“德国kci的,200多万。”

    吴冕的心松了一些。

    白大林虽然并不是那种最重的烧伤患者,但是也面临着所有烧伤患者都要面对的问题局部压迫时间过长,导致缺血的情况。

    这是从前烧伤科最头疼的事情。

    绝大部分患者都会发生这种情况,轻者延期愈合,重者会导致局部坏死,或是植皮的效果不好。

    空气搏动悬浮床是由精密电路和多种传感器控制,使空气在气囊中上下搏动,使病人躺在上面“悬浮”起来。空气搏动悬浮床还有各种体位调节,方便病人多种治疗。

    而且它还带有干燥功能,可以及时烘干伤员伤口的渗出液,避免感染和长褥疮。悬浮床的应用大大缓解了烧伤病人的痛苦,也使创面愈合时间大大缩短。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