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睚眦必报的狠角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王成发脸色铁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吴冕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并不是很懂。但是,他确定一点,吴冕这个小崽子发现了自己的秘密!

    王成发也是多年经历,发现自己只要吃东西多一点,鼓一鼓肚子,腹压高一点心电图就会有一定的改变。

    原本他也没在意,在八井子横行惯了,这点“特异功能”没有屁用,自己还用装病?

    可是王成发是个要脸面的人,他想要演戏演全套,生怕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迫于无奈,为了给这次当逃兵找个借口,他用上了屠龙绝技。

    可没想到只用了一次,就被吴冕发现。

    吃饱了撑的,别人听起来像是在骂人,但王成发知道不是,这个小崽子是真知道自己在装病!

    mb!王成发心中痛骂,但他不敢当着吴冕的面指着鼻子骂。

    眼前这位,可是敢躺到棺材里狠角,真要是惹恼了,怕自己父子二人在这儿都讨不到什么好处。

    何况还有背后那位吴乡长。

    我忍……

    王成发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头沉声道,“出院!”

    “爸,那个崽子在胡说八道,我去……”王全一句话没说完,王成发一巴掌扇到他脸上。

    “滚犊子!还嫌丢人不够么!”王成发怒骂。

    “爸……你打我?”王全一只手捂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王成发。

    从小到大,老爷子一根手指都没碰过自己,他……他……怎么打自己!

    “收拾东西回家!”王成发怒道。

    “小点声,在医院呢,都什么素质。”吴冕皱眉说道,“王主任,不是我说您。您也算是老医生了,肃静那两个字您不认识?”

    我再忍……

    王成发从床上跳下来,生龙活虎的把胸前心电导联一摘,冷着脸低声骂了老伴两句。

    “爸,你怎么打我!”王全不依不饶的问道。

    “我特么整死你得了!”王成发一张老脸丢尽,回手一把抓住王全的脖子,刚一用力,心中一软,深深叹了口气把手松开。

    他身材高大,平时在八井子也算是说一不二的主,说话办事颇有点霸气。一怒之下,倒也有血溅五步的气魄。

    王全被吓懵了,没受什么伤,只是脸上火辣辣的疼。讪讪的站在后面,不时贼眉鼠眼的看吴冕,目光中带着无限恨意。

    吴冕根本不理睬这人,就当他不存在,转身出门,微笑说道,“薛院长,刚才说的事情麻烦您帮我找一下相关的资料。”

    “啊?论文么?”薛春和脑子里都是论文之类的事情。

    “呵呵,县医院的事情。”吴冕说道,“今年要是再有相关论文投到柳叶刀,我看看就给过了。之前是我太武断,没想到还真有人是吃饱了撑的。”

    吴老师可太特么损了,装病就装病,指着别人鼻子骂吃饱了撑的,人家还换不了嘴……唉,原来帝都的那么多传说都是真的。

    薛院长有些走神,心里回荡着无数有关于吴冕的传说。

    传说中那个凶狠、霸道的形象和眼前温和微笑的年轻人怎么都重叠不到一起,要是之前戴墨镜的形象,好像有些像。

    在直升机上,他跟自己说拆了医大二,现在想应该不会只是随口说点场面话。这位可是睚眦必报的主,毫不掩饰的说自己要搞县医院。

    “薛院长?您很为难么?”吴冕看着薛院长,问道。

    目光清澈,笑容温和,但薛院长却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马上说道,“吴老师,没问题。之前我没留意过,都是些传说,什么本来准备好给乡医院的大楼直接当了陪嫁,送给县医院。”

    “嗯,这事儿我知道。”

    “您等我一段时间,我去找一下相关资料。但……吴老师,劝您一句,别和资本方较真,人家是真有钱,弄个什么事儿,挂热搜上想撤都撤不下来。”

    “呵呵。”吴冕不走心的笑了笑。

    薛院长也很无奈,医务处马处长却特别喜欢吴冕。

    这位吴老师并不是一名典型的医生,这股子劲儿就招人喜欢。哪像那些医生护士,被人欺负到家门口,还一个个洗干净跳热水锅里等着把自己煮熟。

    全是怂逼,要有吴老师一半的劲儿,国内的医疗何至于走到今天。

    “薛院长,您忙您的,我这真是很抱歉,给您添麻烦了。”吴冕道,“我就在烧伤病房门口等着,李主任的电话我也有,这面您不用陪我。”

    “吴老师,您吃饭什么的都方便么?”

    “没事,随便叫个外卖在外面蹲墙角就吃了,没那么讲究。等白大林的手术做完,我心里有了底,我请诸位吃饭,表达一下心意。”

    “吴老师,您太客气了。”

    薛院长、马处长等人和吴冕又客气了几句,然后离去。

    要是普通急诊,陪着就陪着了。可这是烧伤的重患,至少半个月能做植皮手术,要是等出院,三五个月都有可能。

    看吴老师这意思是要长期蹲守,一天两天行,三五个月……院里那么多事儿,不用管了?不过吴老师也是妙人,一早就说的清清楚楚,借着这个台阶直接下。

    吴冕穿着白服,坐在烧伤病房外,腰杆挺的笔直,引来过往姑娘们无数秋波流转。

    先给吴仲泰打了一个电话,说一下这面的情况。估计老爷子早都知道,但还是说一声,让他放心的好。

    又给张兰打了一个电话,母上大人压根不知道爆燃的事情,事后知道的时候已经过了紧张期,吴冕也是放心。

    最后给楚知希发了一个微信,丫头没回,估计还在睡。

    自己生死不知的时候,楚知希怕是一眼没合,这是困的狠了,加上伤神,不知道一觉要睡到什么时候。

    身边的人都很安稳,只有白大林在烧伤病房躺着,吴冕每隔两个小时站在外面看一眼,烧伤的医生也很客气,每次化验结果回来都要拿给吴冕看。

    白大林的情况也算是稳定,就是有些遭罪,烧伤患者的疼痛剧烈,还是那种不能抓、不能挠的类型。

    麻醉科徐主任没少往这面跑,具体镇痛药物的应用他亲自负责。每次在门口遇到,他都会和吴冕亲切的说上两句话,渐渐的两人也就熟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