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不说人话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1天后的中午,楚知希去打饭,两人准备在病房外对付一口。本来离开点时候没什么事儿,但吴冕对白大林极为上心,生怕稍有闪失,真的就准备蹲墙角随便对付。

    “吴老师,您不吃口饭?”徐主任中午下班前来看一眼白大林,见吴冕姿势都不变,心中也是极为佩服,坐在一边问道。

    “丫头去要外卖了,我们随便吃一口就行。”吴冕微笑说道。

    山火之后,吴冕感觉到自己有了一些改变,但研究了一天一夜也没什么头绪。见徐主任坐在身边,也就闲聊起来。

    “我们中午几个主任出去吃饭,要不吴老师您一起去吃口得了。半个小时,绝对不耽搁您时间。”

    “不用,您太客气。我在这儿就行。说实话,我这人有点强迫症,现在离开病房,干什么都不安心。”吴冕笑道,“晚上抽空睡会……”

    正说着,麻醉科徐主任的手机响起来。

    徐主任瞥了一眼,做了个抱歉的动作,站起来接通电话。

    电话刚通,那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说话声。徐主任那面低声吼道,“休克了?我马上回去!”

    说完,他拿着手机大步往回走。

    “吴老师,不好意思,有患者休克,我回去看一眼。”徐主任急匆匆的说道。

    休克……需要徐主任去参加抢救,一般情况下不会是失血性休克。

    因为外伤导致的失血性休克治疗相对简单,能让麻醉科主任跑起来的,在吴冕看来只有一件事过敏性休克。

    这是一种现在还没有定论的突发情况,有各种原因可能导致,但要是说道提前预防,几乎不可能。

    这是一枚地雷,谁都不知道埋在哪,什么时候会爆炸。

    吴冕站起来快步追上去,问道,“徐主任,我方便么?”

    这时候问方便不方便,目标只有一个休克患者。虽然问的有点直接,也有点不守规矩,可是徐主任连忙说道,“麻烦吴老师帮着看一眼。”

    “最近国际上对抢救术前、术中未知来源的过敏性休克,有了一些新的看法。”吴冕跟着大步走出去。

    带吴冕来到手术室的更衣室,快速换了衣服。

    换了衣服下楼,去手术室。刚迈进走廊,就听到远处一间手术室里传来的令人肾上腺素飙升的监护仪、呼吸机的报警声。

    嘟嘟嘟的声音像是战鼓一般敲响,仿佛对面有千军万马正在冲锋一般,压的人喘不过气。

    吴冕顺着声音大步走过去,来到手术室门口,看见麻醉科徐主任面色铁青的站在呼吸机旁,眼睛死死的瞪着屏幕上的数值。

    这种事情不常见,往往帝都一家大型三甲医院一两年能遇到一例。可是过敏性休克相当凶险,患者堪称九死一生。哪怕是救回来,还有相当一部分人脑死亡,成为植物人。(注)

    吴冕看了一眼,患者刚刚进行麻醉,还没开刀,连消毒、铺置无菌单都没做。他的眼睛眯起来,迅速的扫了一遍手术室的各台仪器情况,心里已经有了一些了解。

    脑海清明,而不像是往日,瞬间接触这么多信息,太阳穴就开始砰砰砰的蹦着疼。

    “麻醉师。”吴冕没有沉浸在欣喜中,而是沉声说道,“汇报病史。”

    麻醉师正在忙着抢救,也没注意是谁说话。这时候能站在手术室里的人,都是心里有数的。敢说的肯定是能担事儿的人,这一点毫无疑问。

    “患者女,32岁,术前检查无手术禁忌,在静-吸复合全麻下行岩斜区脑膜瘤切除术。”

    “入室后测bp128/82mmhg、h次/分、spo2 99%。开放上肢外周静脉通路,滴注复方氯化钠,面罩供氧,局麻下行左手桡动脉穿刺连续测压。”

    “帕瑞昔布钠40mg、舒芬太尼25g、丙泊酚100mg、罗库溴铵50mg,诱导平稳后插入双腔气管导管,35fr,深度距门齿28 m。”

    一般来讲,这叫不讲人话。

    平常根本没人这么说话,麻醉师是完全按照医生书写病案的方式来陈述,在场的众人没谁觉得奇怪。

    医生着急起来,说的都是术语,类似与念病历。(注2)

    “瑞芬太尼0.17g·kg/1·min;右美托咪定2.78g·kg/1·min静脉泵注,1.5%七氟醚吸入维持麻醉。双肺机械通气,吸入氧浓度fio2 65%、气道峰压16 mh2o,petco234mmhg,spo2 100%。”

    “b超引导下行右侧中心静脉穿刺并置管,静脉滴注羟乙基淀粉进行扩容,于20min后滴注哌拉西林舒巴坦。”

    “3分钟前,患者血压迅速下降。abp、hr进行性降低,分3次静脉推注多巴胺2、3和4mg,无效,又分3次推注肾上腺素0.1、0.2和0.2mg。”

    说完,麻醉师看着监护仪上40/20mmhg的血压,欲哭无泪。

    抢救用药是给了,但效果很差,血压断崖式下跌,根本不回头。

    留给手术室里众人的时间不多了。

    血压已经到了休克范围,还是重度休克。脑组织很快就会出现缺血、乏氧的情况。

    这种情况保持的时间略长一点,娇嫩的脑组织就会坏死,哪怕抢救回来大概率也是植物人。

    这是用了抢救药后的结果,什么时候血压归零、心电示波拉直线真心不好说。

    “b超机器推过去,准备extended-foused abdinal san for trauma。”清冷的声音蹦出一连串的英文,而吴冕似乎没有意识到。

    麻醉师怔了一下。

    “会做么?不行我来。”吴冕说道。

    “会……会吧。”那名麻醉师有些犹豫,但说话犹豫不耽误他的动作,b超机器马上推到患者身边。

    extended-foused abdinal san for trauma是什么?徐主任一头露水。

    没什么好担心的,吴老师在手术室,要是还抢救不回来……那就是命了。

    “准备完毕!”那名麻醉师大声说道,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开始吧,剑突下心腔四切面。”吴冕的眼睛眯着,目光不断从一台仪器跳到另外一台仪器上。

    他要搜集各种数据,掌控全长。

    此时,

    此刻,

    他就是这里唯一的主宰

    唯一的王。

    ……

    ……

    注1:从医20年,听说过至少5例,其中2例是本家医生、护士……默。

    注2:有一次患者哮喘急性发作,要憋过去。我一着急就不说人话,跟护士说二羟丙茶碱来着。后来问了很多医生,有一部分有过类似的经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