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被拍在沙滩上的前浪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剑突下四腔心切面可见心包腔内环形无液性暗区,排除心包填塞。”

    麻醉师用最快的速度按照吴冕的要求做b超,并第一时间大声汇报结果。

    吴冕比较满意,这名麻醉师水平真心可以。

    “继续找blue点。”

    “那个……这位老师,我做不好,您教我。”麻醉师很坦荡,急诊抢救时候也容不得虚假,他直接说道。

    他虽然不知道吴冕是谁,但是那股子逼人的气势、满满的底蕴,不是能装出来的。尤其是面对棘手的重症大抢救,没本事的人根本不会靠前。

    这一声老师叫的情真意切。

    “双手,除去拇指,置于患者一侧前胸壁,上方手的小指紧靠锁骨下缘,指尖在胸骨正中,下方手的小指大约在肺的下前缘,双手所覆盖的区域相当于单侧肺区;上方手第3、4掌指关节处为上blue点,下方手就是下blue点。”

    吴冕一边说,麻醉师一边做,而与此同时吴冕的脑海里已经模拟出来几种抢救方式。

    麻醉师照着做,吴冕说到,他的动作就留到。整体动作迅速有序,看样子这位麻醉师是学过或者正在学,有一定基础。

    而吴冕第一次感受到“升级”之后的不同,也在短时间内进行自我调整。

    即便是吴冕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哪里不一样,只是觉得眼前更清晰,各种仪器显示的数值再也不是一副一副静态的画面,而是连续的动态图像。

    虽然如此,脑海却不像是从前一样出现头疼、头晕的情况,而是分外清凉。

    徐主任站在一边怔怔的看着,他完全不懂任海涛和吴冕在交流什么。

    用床头b超进行病情判断并调整补液,是最近几年新兴起的一项诊断技术,相当高精尖。听说过的人都不是很多,就别说会做。

    “手,稳一点!”

    “探头角度向右下倾斜15°。”

    “蝙蝠征、有胸膜滑动征、可见b线,排除气胸和张力性气胸。”

    “双侧膈点可见胸膜腔间无暗性液区,排除血胸;在脾胃间隙和肝胃间隙均未见液性暗区,排除肝脏、脾脏出血。”

    “胸骨旁长短轴心尖部四腔心切面发现心脏形态和运动正常,搏动有力,但呈现空状态。”

    麻醉师依旧不断汇报情况。

    “过敏性休克的可能性大。”吴冕冷静的看着各种仪器,对于高压35毫米汞柱的数值并不是很在意。

    听到吴冕的这句话,麻醉科徐主任差点没哭出来。

    吴老师,你是我亲哥,用了1分多钟的时间,您就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虽然说鉴别诊断很重要,可……患者都什么样了,您怎么还把这种急诊抢救当做是教学呢!

    “立即停用羟乙基淀粉,停用右美托咪定和瑞芬太尼,更换所有输液管路。”

    “徐主任,帮忙,你右手边的输液管道快点换新的。”

    徐主任还在心中埋怨,吴冕的医嘱就砸在脑袋上。

    “静脉泵注多巴胺10~15g·kg-1·min。”

    “肾上腺素0.2~0.4g·kg-1·min-1。”

    “多巴酚丁胺10~15g·kg-1·min-1。”

    “去甲肾上腺素0.3~0.5g·kg-1·min-1。”

    “全程维持,专人盯护。”

    “准备b超指引液体复苏。”

    一连串的医嘱,像是核动力舱启动了一样,手术室里所有的人都瞬间动起来。

    医大二院的医护人员基本素质过硬,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凭借机体本能记忆快速完成吴冕的医嘱。

    徐主任却视而无睹,脑子里只想一件事情,b超引导补液?这是个什么鬼!

    补液就是补液,怎么还需要b超引导呢?

    一般医生,面对休克血压的时候,肯定会大量补液,也不管事低血容量休克还是其他休克,反正血压低大概率是液体量不足。

    但有经验的医生会进行判断,眼前过敏性休克的患者已经给了几次肾上腺素,并且做了其他对症处置,只是效果都不好而已。

    刚刚麻醉师任海涛用b超判断患者不是气胸,做鉴别诊断,这事儿徐主任听说过。

    在徐主任的记忆中b超是不能用来诊断气胸的,因为探头下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怎么诊断?但是最近好像听说过类似的技术。

    这对于徐主任来讲这已经是最新的技术了,吴冕接下来说的事情他完全听不懂。

    徐主任听懂听不懂其实并不重要,因为手术室里的王者只有一个。

    吴冕指挥的抢救还在继续。

    “静脉给甲基强的松龙40mg,头部上冰帽。”

    “患者左侧卧位,麻醉师,你注意力极重,找心尖四腔切面了解左心功能。”

    吴冕在b超屏幕上看见收缩末期心室近似排空,出现肌几乎接触的极端情况,患者情况特别危急。

    “补液速度加快,要血浆,新鲜的。”

    “麻醉师,剑突下ivc切面。”

    听到吴冕嘴里不时蹦出来的英文缩写单词,徐主任快哭了。

    他是麻醉科主任,本身还算是敬业,经常盯着各种期刊、论文。国内的学术会,只要有时间,徐主任都会去参加。

    徐主任可不想自己那么早被时代淘汰,抱着十几年前的技术,成为麻醉科前进的绊脚石。

    可目睹吴冕老师的抢救,听着各种自己不了解的词汇蹦出来,徐主任有一种自己是实习生的感觉。

    他也有过奢望,自己能挺立潮头,带着医大二院麻醉科越过省级层面,最起码在技术上成为国内一流。

    但严酷的事实无声告诉他,他只是沙滩上被拍扁的前浪,后浪正在他面前……浪啊浪。

    “吴老师,ivc切面我不熟。”那名麻醉师说道。

    “探头,剑突下,标志点朝向患者头侧。”

    麻醉师立即按照清冷声音的说法调整b超探头的位置、角度。

    “摇一下……麻醉师,注意听我说。你先把右心房摇至屏幕正中;显示下腔静脉汇入右心房,肝静脉汇入下腔静脉的点。”

    “手腕,注意力度。差一点,不对,再来。”

    “我们要做的是显示下腔静脉全长,要求静脉前后壁回声清晰锐利。锐利,记住是锐利。”吴冕一边很耐心的说道,一边四处掌控全局。

    抢救需要很多人,要一个像是机器一般的集体共同努力,要是把吴冕自己扔到这里,哪怕他知道所有抢救步骤,手眼如电,抢救依旧不会成功。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