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见好就收?那不存在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各种管道在医护人员麻利的动作下已经更换新的,最大程度上杜绝了管道有问题的偶发性。

    抢救药物已经进入患者体内,抢救正在有序展开。时间还够,吴冕有自己的判断。

    然而,耐心的话语让麻醉师承担了更大的压力。

    背景“音乐”是各种仪器在报警,桡动脉穿刺有创监测血压,显示在屏幕上的数值不断波动,在大剂量抢救用药的作用下虽然停止断崖式下跌,却也只能维系在一个很低的数值上。

    麻醉师全身已经被汗水打湿,不断用怪异的姿势向侧后微微倾斜一个角度,有护士给他擦汗。但他的眼睛却一秒都不敢离开b超屏幕,身后那位不知名的老师的每一句话他都一丝不苟的执行。

    虽然不知道身后那位是谁,但各种专业词汇以及抢救的顺序,尤其是最开始并没有着急,而是先做鉴别诊断,找到一条正确的路,让麻醉师任海涛心里更加有底。

    绝对是大牛,要不然谁敢这么做。虽然有大牛在指挥抢救,但任海涛也不能肯定抢救能成。

    全力以赴就是了,他是真的用尽全力。麻醉师的职业敏感,在听到监护仪、呼吸机以及其他仪器报警的时候下意识的就要去看一下。

    可他知道自己的责任所在。

    “索诺声相控阵探头p21,m模式下采样线置于离右心房-下腔静脉交接点约2m处,测量最大和最小直径。”

    “ivc明显纤细,直径<1 m,提示容量不足,有容量反应性。”

    麻醉师很紧张,一般做到这里,会有一个相当复杂的计算公式。

    机械通气呼吸变异性ivc吸气扩张率=/ivc min。平时让自己算,拿着笔和纸至少都要2、3分钟时间。

    现在,2、3分钟可能决定了患者的生死。

    相当复杂的计算公式,相当繁琐的计算流程,相当……总之一想起这个公式,任海涛就头疼。

    这不是高考,这却要比高考最后一道大题还难,难了无数倍。

    可是背后大牛的声音并没有说任何数值,只是调整了输液量后继续。

    麻醉师微微一怔,他不认为身后那位镇定自若指挥抢救的大牛连这个公式都不会,之前各种远程操控证明了他在e-fast研究的极深。

    一定是那位大牛心算出结果,而这个结果指导的输液就在……麻醉师只是一愣神的时间,背后吴冕的声音严厉起来,像是刀子一样戳在任海涛的后背上。

    “麻醉师,集中注意力!”

    他没有骂人,但麻醉师感觉比骂自己两句还要让自己害怕。

    技术层面的碾压下,麻醉师心里已经产生了一种叫做畏惧的情绪。

    “探头置于心尖处,左侧第5肋间锁骨中线内侧 1~2m,稍向上倾斜,方向标志指向患者左肩。”

    “滑一下……探头先置于胸骨旁左室长轴位置,向心尖滑动探头。嗯,做得很好。”

    “注意室间隔,注意!”

    “当室间隔刚刚消失时,顺时针90度旋转探头……转!”

    “将探头的尾端稍向下压,倾斜探头,使超声波束指向右肩。对,就这样。”

    b超探头不断在心脏和下腔静脉之间来回游走,输液顺序每每按照b超提供的影像做出细微的调整。

    心脏b超指导下大量快速扩容,胶体液改用琥珀酰明胶,中间穿插晶体。下肢抬高15°,以体位增加回心血量。

    有时候是全速给晶体,有时候是把后面的胶体提前,有时候还要减低输液速度。

    最开始还有人琢磨一下、思考一下,比如说正在抢救的麻醉师。

    很快,所有人的思维都已经跟不上吴冕的速度,全力以赴的去做况且来不及,就更别说要思考。

    所有人都变成了木偶,任由背后的那只手操控着。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患者断崖式下跌的血压稳住,缓慢回升。各种数值渐渐从危急值回到正常水平下限。

    测了3次乳酸,泵注kcl4g、葡萄糖酸钙;静脉滴住碳酸氢钠250ml,纠正身体酸中毒及电解质平衡紊乱。

    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嘟嘟嘟的催命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1秒……

    10秒……

    60秒……

    清朗的指挥声音没有出现,有人恍惚想到,是不是抢救成功了?

    不可能的事情发生在眼前,哪怕再怎么像是真的,都会让人产生一种无法相信的感觉。

    2分钟……

    5分钟……

    “吴老师……”

    “准备给甘露醇。”

    麻醉科徐主任和吴冕同时说道。

    “……”麻醉科徐主任脑子嗡的一下。

    患者血压回到70/45毫米汞柱,算是暂时摆脱了致命的休克状态。在徐主任看来,这时候见好就收,把患者送去iu调养几天。

    接下来麻烦的事情在于怎么和患者家属交代,争取患者家属的理解。

    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休克,谁都不想不是。

    可是吴冕老师竟然让给甘露醇!

    甘露醇这药很常见,也很常用,是良好的利尿剂,降低颅内压、眼内压及治疗肾药、脱水药、食糖代用品、也用作药片的赋形剂及固体、液体的稀释剂。

    患者还在休克状态,就要急着给甘露醇,要是控制不住休克怎么办?

    但是当面指责吴冕老师的医嘱,这种事情徐主任做不出来。

    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不说吴冕之前一连串的光辉历史,且就说刚刚的抢救过程,明白无误的告诉所有人,这位吴老师到底有多强。

    “给吧,我心里有数。”吴冕微微笑了笑,说道,“一般过敏性休克的患者会伴有颅内压增高的并发症,脑组织水肿要是不及时控制,有2.23%的可能性会出现严重后果。”

    严重后果指的是脑死亡,患者成为植物人,这一点大家都知道。

    可是甘露醇……低血压……休克……

    这几个相互成悖的名词合在一起,让人心生茫然。刚刚抢救成功,患者摆脱低血压状态,这要是给甘露醇,万一再休克了怎么办?

    “吴老师,250ml够么?”徐主任犹豫了几秒,小声问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