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女人身上的一巴掌宽护心毛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变身……

    林道士哑然。

    从那人的话里面分析,应该并不是神神叨叨的那种人。有事儿去医院,这都很正常。

    可是竟然说出来变身的话,这就有点古怪了。

    林道士捻须问道,“莫慌,到底是什么情况?”

    “林道长,不敢有所隐瞒,一会有得罪之处,还请您见谅。”男人说着,来到女人身边。

    刚刚说话的时候,女人从口袋里摸出来一板巧克力,不顾形象的吃着,嘴角唇边都是黑色。

    男人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来一方手帕为她擦干净。随后蹲下身,把女人的裤管撩起来。

    我勒个去!

    林道士看到裤管下的小腿时,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原本想象中应该是白嫩白嫩的小腿,可是入眼之后……比特么自己都要爷们。

    腿毛密密麻麻,黑的发亮。单看腿毛,任谁都会想到这应该是一个彪形大汉的腿。

    林道士身上打了一个寒颤,难怪说走了三十二家地儿都没有人能解决,都特么这样了能解决才见了鬼。

    “这还只是小腿。”男人道,说着,他解开女人胸前的扣子。

    林道士眼睛都直了,这特么的是要被404的节奏。

    扣子解开两枚,林道士一颗心几乎停止跳动。

    白色胸罩,盖不住下面一巴掌宽护心毛。黑色的毛发茂密,充满了雄性荷尔蒙的味道。

    “有师父说是熊怪附体,那熊怪是上古妖兽,随着时间推移法力渐渐打开。”

    林道士赶紧摆了摆手,只一瞬间他就有了主意。

    要是病,自己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端倪,得找小师叔。可要真是什么上古熊怪,钱是不敢收了,二十万而已,犯不上硬出头,招惹了什么自己招惹不起的存在。

    事情拎的清清楚楚,绝对不贪功冒进,这是林道士的优点。

    “腿毛和胸毛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林道士问道。

    “两个月前。”男人说道,“我爱人从前是江南女人,从前体毛不多。”

    说到这种隐私问题,男人却没什么尴尬的表情,想来说的多了,渐渐也就习惯。

    “嗯,想来你去的医院该做的检查都做过。”

    “我们每年去梅奥诊所体检。”男人叹了口气说道,“虽然花钱多,但毕竟那面是专业的。”

    林道士颔首,小师叔是哪家医院的终身教授来着?不过总是一家正规医院。

    可这人竟然去什么梅奥诊所,一个诊所,有什么大不了的。

    “姓名,生辰八字。”

    林道士要了女人的资料,便暂时告辞离开,说是去后山卜卦。

    出了偏厅茶室,坐电瓶车去后山。下车后林道士加快脚步,越走越快,越走越慌。

    女人两个小腿上的腿毛浮现在眼前,如此逼真,还别说真像是深山老林里的熊瞎子身上的毛。腿毛还在其次,那一巴掌宽护心毛是真扎眼啊。

    林道士特别羡慕有护心毛的人,夏天光着膀子喝啤酒,特有男人味儿。但护心毛出现在一个女人身上……

    事儿经不住想,林道士越想越有道理,越想越是心虚。

    一不小心脚踩道袍,差点摔个跟头。

    妈耶,不会是熊怪在捉弄自己?林道士有些心虚的回头看了看,身后一片安静祥和,哪里有什么人。

    不过面对的不是人,林道士稳了稳心神,默念真言建国后不许成精!

    强忍着双腿颤栗,林道士来到后山,关上院门,却还是觉得心虚。他径直走到后山石碑处,看着国泰民安的大字,他才心慌略定。

    还真是变身,林道士真怕那女人忽然冲自己诡异一笑,然后一张嘴越张越大,扯到脑后,变身为熊把自己吞掉。

    平时林道士胆子不小,可任谁看见一个白皙娇嫩的中年妇人有一双浓密厚实的腿毛、一巴掌宽护心毛时,也会心生怪异。尤其是那对夫妇已经走了好多地方,医院说是什么精神分裂……

    一边想着,林道士一边拿出手机,给吴冕拨打电话。

    “小师叔。”

    “哦,老林啊,有事儿么?”吴冕的声音温和,不紧不慢。

    林道士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却又说不清楚到底哪不对。只是现在事发突然,他完全没去琢磨心中的那点异样。

    “小师叔,我这里来了一个妖怪。”

    “别胡说,科学,科学。”吴冕淡淡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林道士赶紧把自己掌握的资料说了一遍,又重复说了那对夫妇走了三十二个地儿,从南到北,找不同的“高人”看过,最后都没什么结果。

    “医院怎么说?”

    “精神分裂。”

    “emmmm,老林,别慌别慌。”吴冕的声音充满了一种安抚人心的魔力,林道士顿时觉得没那么害怕。

    “这样,我走不开,她这事情估计也要到省城来看。”吴冕道,“你问问,患者臀部、大腿内侧、rf的位置是不是经常有青紫的痕迹。”

    “……”

    林道士怔了一下。

    “对了,和平时的青紫不一样,大多都是两侧对称的那种。”吴冕继续说道,“再有就是从前有没有高血压,现在有什么改变。是不是必须经常补充甜食……”

    “小师叔!我看她吃巧克力呢。”

    “哦,那就对了。”

    电话里的声音更加温和,似乎小师叔在笑。

    那张冷冰冰的扑克脸也会笑么?林道士怔了一下。是耻笑自己?听语气也不像啊。

    “再就是问问患者,最近有没有出现过骨折。”

    林道士记下来吴冕说的话,他小心问道,“小师叔,到底是不是妖怪……”

    “都说不是了,别自己吓唬自己。”吴冕道,“要是有一两样症状,你就说……随你怎么说,反正人送到医大二来,直接找我。”

    “哦哦哦,好好好。”林道士没口子的答应。

    “没事我挂了,这面要查房,我跟着看看白大林的情况。”吴冕说道。

    “小师叔,你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也得十天以后,我给白大林做完手术就回。”吴冕道。

    林道士挂断电话,惊魂稍定。

    小师叔温和的声音抚慰心灵,他愣愣的坐在石碑下,琢磨着该怎么和那对夫妇说。

    身上有对称的伤痕,还有骨折,难道小师叔怀疑是家暴?或者是男人给女人下了药?

    看两口子很恩爱,不像是这么回事。

    林道士缓了一会,情绪平稳,又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心一横,站起来。

    小师叔都说没事,自己就先问问情况,看见不对马上就走。钱什么的不重要,命最重要!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