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随着心脏跳动而跳动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吴冕笑笑,“麻烦您了,李主任。”

    进了主任办公室,李主任把阅片器打开,问道,“吴老师,您坐着看。”

    他对吴冕看什么片子也不是很在意,像吴冕这种顶级医生,没人找他看病才是最奇怪的事情。

    男人有些吃惊,但原本心中一点点小疑惑顿时烟消云散。见到吴冕后,虽然林道士说了返老还童之类的话,可怀疑在所难免。

    而且他没有胸牌,也不在办公室,只在外面的椅子上坐着,看着像是最年轻、最没有经验的实习生。但男人很谨慎,林仙长都说了,就当真的看。

    他眼神好,见李主任下手术走过来,一早就看见烧伤科主任的标志。虽然省城医大的一个主任不至于让他前恭后倨,但毕竟说明了一定的问题。

    吴冕也不客气,坐在李主任的椅子上,把患者头颅核磁的片子插上去,又拿下来。

    “核磁没事,肺部ct片给我。”

    楚知希马上把早已经分好的袋子递给吴冕。

    肺部ct片子插在阅片器上,李主任瞄了一眼,见左下肺少许炎症。

    没事,他心里想到。吴老师看片子的速度是真快,下一个要看什么?李主任猜测。

    但出乎李主任的意料,吴冕并没有把片子拿下来,而像是相面一样对着一张没什么事情的肺部ct看了许久。

    “哥哥,有问题?”楚知希疑惑的问道。

    “肺部炎症的阴影里有几个密度有些问题。”吴冕轻轻说道,“全腹ct是不是没做?”

    “嗯,没有,只有b超,肾上腺没有问题。”楚知希说道。

    吴冕双臂放在桌子上,认真看着阅片器上的片子。

    过了将近1分钟,吴冕说道,“李主任。”

    李主任怔了一下,他没想到竟然还和自己有关系,连忙说道,“怎么了,吴老师。”

    “胸科,熟悉吧。”

    “熟悉,熟悉。”

    “帮我联系一张床,现在三甲还让加床么?”

    “没事,他们要是没床我联系特需病房。”李主任很痛快的答应,至于左下肺一点点炎症反正为什么要住院,他根本没敢问。

    诊断学教课书都是吴老师编写的,自己有什么好问的。

    “行,先做些检查,然后抗炎对症治疗,5天左右复查肺部ct。”

    李主任一边听着吴冕的医嘱,一边打电话。

    电话响了很多声,那面都没接。李主任看了一眼手机,道,“吴老师,您先坐会,我去胸科看一眼。”

    “辛苦。”吴冕依旧看着片子,嘴里客客气气的说道。

    还没等李主任走出去,手机响起。

    “方主任,上手术呢?”

    电话那面的声音很低,吴冕耳朵微微动了一下,问道,“心胸都过去了,是循环导管出问题了吧。”

    李主任也不瞒吴冕,因为有患者在,所以他走到吴冕身边,附耳说道,“循环做手术,球囊扩张的时候钢丝掉里面了。”

    “高主任在手术台上?问问用不用我去看一眼。”吴冕的眼睛不离片子,一直盯着看。

    ……

    ……

    高柏祥匆匆忙忙的往手术室赶,路上把心胸、普胸的人都叫去。

    手下带组教授做一个冠脉球囊扩张手术,刚打电话让去救台,说是钢丝脱落。

    一听到这个消息,高柏祥的脑子“嗡”的一下。

    钢丝在心脏还好说,要是进到肺动脉里,那可是一件操蛋事儿。急匆匆赶到手术室,换完衣服刚进走廊就听到里面有声音传来。

    “利卡,利卡,缓慢静推!”

    刚进术间,高柏祥就听到带组教授急促的声音。

    利多卡因静推,这是室速了么?

    室性心动过速是一种常见的心率不齐的表现,术中出现,基本都是静推利多卡因来缓解。要是没有效果,会用地尔硫卓或是维拉帕米缓解。

    “怎么回事?”高柏祥急匆匆走过去问道。

    “主任,手术本来挺顺利,“两圈半”钢丝再次进入左心房,撤出inoue 球囊过程中,发现钢丝撤退中钢丝末端没动。”

    带组教授小声陈述刚刚的手术过程,与此同时高柏祥开始调阅手术图像。过程很简单,可要逆转这个过程,难比登天。

    前面和带组教授说的一样,随后延伸的inoue 球囊拉至右心房,拉入右心房后立即发现钢丝末端的弹簧丝部分已完全断离,落于右心房。

    “怎么这么不小心!”高柏祥低声怒斥,不过他没时间纠结这点,随后问道,“室速了?”

    “嗯,c臂下看,弹簧丝随着心跳大范围剧烈跳动。”带组教授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额头上的无菌帽被汗水打湿。这是他身上穿着铅衣,要不然全身都是墨绿色、被汗水打湿的痕迹。

    “我看一眼。”高柏祥连忙关闭气密铅门,用c型臂照射。

    对面屏幕上,细小的弹簧丝随着心跳、血流的影响不断剧烈动着,偶尔嵌顿在三尖瓣,立即引发短暂室性心动过速。

    看到影像之后,高柏祥的脚后跟都凉了。

    钢丝有随时掉入右心室或肺动脉的可能,这要是掉进去……

    按说这种手术属于心胸,但高柏祥胆小怕事,生怕要用到普胸,干脆都找过来。

    高柏祥有点急,快步去刷手、披铅衣、穿无菌服。

    掉下去的弹簧丝随时有可能落到肺动脉里形成肺动脉栓塞,那可是要命的事儿。

    弹簧丝形成的栓塞和血栓不一样,根本没办法溶栓。真掉进去,说不好就得心胸开刀取出来。

    一旦开刀……有冠心病的患者身体状态可不是很好,能不能下手术台都不好说。如果术中还需要体外循环、心脏停跳……后果真心不敢想。

    高柏祥走路带风,最快的速度刷手穿衣服站到术者的位置上。

    他熟练的把j型导丝的弧度掰的更大一些,又对着屏幕看了一眼弹簧丝的位置和形状,又掰了一下,这才把j型导丝送进去。

    做手术不能急,越是“急”的手术就越是不能“急”。

    普通的“j”型导丝下进去被心脏里的血液一冲就带跑偏了,根本抓不住掉落的弹簧丝。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