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被蠢哭了(求比心,求推荐)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这种救台式的手术他做过很多次,主任就要有主任的担当。普通手术虽然不是谁都能做,但带组教授的能力肯定没问题的。真正看水平高低的,还是这种紧急操作。

    有过类似的经验,高柏祥心里还是有些底气。

    j型导丝送进去,在心脏血流的冲击下就像是一叶扁舟似的,漂浮不定。

    起起落落,浮浮沉沉,根本没有停顿,哪怕一秒钟的停顿都没有。

    高柏祥细心操作,j型导丝轻轻一钩,弹簧丝刚好落在弧度里。

    间不容发的瞬间,高柏祥的手腕、手指同时动了一下,想要把j型导丝偏斜一个弧度,“抓”住掉落的弹簧丝。

    一切都刚刚好,但弹簧丝很滑,根本无法带住。加上心脏内部的血流湍急,直接把弹簧丝冲走。

    沉心,静气,再来一次。

    高柏祥可以说水平相当高,能把弹簧丝套进j型导丝的弧线里,就已经展示了他强大的微操水平。就这种精准度、微操细腻程度,年轻20岁去参加电竞职业联赛都不是没可能。

    但,

    只有这样,

    还是不够。

    介入手术的导丝、导管都是往光滑了设计的。毕竟这些高值耗材要从血管里走,要是本身毛糙,会对血管内皮造成损伤。

    最早的时候国产耗材不受待见,就是因为太硬、太糙。这些年随着材料学的进步,国产耗材已经和进口耗材相比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

    心脏的血流湍急,掉落的弹簧丝已经不是飘在血液里,而是在跳动,位置移动相当剧烈。

    尝试了3次,失败了3次,高柏祥的汗马上下来了。无菌帽被打透,他侧头,沉声说道,“纱布。”

    穿着铅衣在里面的巡回护士立刻在他头上缠了一圈纱布,白花花的,看着像是好多年前的农民。

    越是急,就越是有事儿。高柏祥正准备沉心静气再来一次的时候,操作间有人手机响。

    声音不大,但特别让人心烦意乱。高柏祥心中烦躁,要不是知道那是胸科的人,肯定上去狠狠踹一脚。

    又尝试了一次,刚准备有动作的时候,对讲器里有声音传来。

    “高主任,吴冕老师正好打电话,他问用不用来看一眼。”

    高柏祥原本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

    “用,用,让吴老师快点来!”高柏祥顾不得什么矜持,自己能把导丝“捞”出来的可能性并不大。

    既然吴冕老师都说了,自己要是再端着那就怪不老合适的。

    “田主任,带东西来了吧。”高柏祥心神稍安,看着操作间外心胸外科的田主任问道。

    “胸骨锯都带了,你不行我们直接上。”田主任说道。

    男人,哪能说不行。

    而且介入手术一旦变成开胸手术,对患者家属的心理情绪肯定是一次巨大的冲击。

    还是再试一试,再试一试,高柏祥心里想到。

    高柏祥重新面对屏幕,再次观察弹簧丝。而此时湍急的血流冲击下,弹簧丝猛然一跳,搭在肺动脉分支的边上。

    一下子把高柏祥吓的脸色都变了,他右手下意识的捻动j型导丝,在关键时刻碰了一下掉落的弹簧丝,总算在被冲进肺动脉前把它给碰回来。

    “扶好导丝。”高柏祥说道。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准备再尝试一次。

    弹簧丝正在顺着血流流动,随时随地都会进入右心室或是肺动脉里,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

    留给自己的机会可能不多了,高柏祥知道。

    他的脚一直踩着线,现在根本顾不上吃线量多少,高柏祥唯一的念头就是希望自己的运气好一点,再好一点,j型导丝套住弹簧丝之后能把它紧紧的“抓”住。

    再次操作,就在高柏祥全神贯注,整体状态调整到最佳的时候,对讲器的音噪响起来。

    “关了!”高柏祥怒吼道。

    刚刚那种天人合一的状态一闪即逝,被打扰之后高柏祥也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进入之前的超神状态。

    md!这是谁!

    “高主任,导丝什么型号的?”一个声音传进来,温暖和煦,很熟悉却又相当陌生。

    “……”

    高柏祥怔了一下,是吴老师!自己怎么忘了吴老师还在。刚刚一着急,脑子都是空白的,把这茬忘的一个干净。

    “吴老师,您上来搭把手?”高柏祥急匆匆的说道。

    “导丝,型号。”吴冕重复了一句。

    “波科,f643i的微导丝、inoue 球囊。”带组教授马上回答道。

    “先别踩线了,有磁铁么?”吴冕问道。

    “磁铁?”高柏祥被吴冕的问题给“蠢”哭了。

    他以为用磁铁能吸出来?还隔着心肌、隔着胸腔、隔着肋骨、隔着……隔着无数的东西,怎么吸出来。

    而且导丝是高值耗材,都是合金,那玩意能用磁铁吸么?这个问题高柏祥还真是不知道答案。

    “护士长呢?怎么没人说话。”吴冕见没人说话,声音微微冷厉起来。

    “在!”护士长被眼前这个年轻俊朗的医生的气场镇压,诺诺的说道。

    “找磁铁。”

    “吴老师……”高柏祥想要问问怎么回事,可是话说一半就被打断。

    “让你别踩线,没听见?”吴冕很严厉的说道。

    进了手术室,一切都要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绝对不能有任何犹豫与疑问,这是吴冕的习惯。

    “……”

    高柏祥马上把脚挪开,画面定格。

    “利多卡因,再给一支。”

    气密铅门打开,吴冕走进来,看了一眼心电监护说道。

    “血压降一下,高压都180了,也不怕血都头顶呲出来。”

    吴冕一边说着,一边拿了一副铅衣穿上。

    高柏祥看见了希望,他颤颤巍巍的问道,“吴老师,您取过很多次吧。”

    “嗯。”

    那就好,那就好,高柏祥心里托底了。

    年龄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吴冕不到30岁,眼疾手快,和快50的高柏祥完全是两个概念。

    吴老师上来肯定能把导丝取出来,高柏祥长长的出了口气。

    “吴老师,您来站我这里。”

    “我不上台。

    吴冕随后说道。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