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人家心里有数着呢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高柏祥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像是弹簧丝一样,上上下下的来回跳着。

    吴冕吴老师要是上台,把弹簧丝“捞”出来的可能性很大,这是顶级术者的本事。可不上台……难道您老人家想要用眼睛把弹簧丝给看出来么?

    “救台这种事儿得教会你们自己做,要不然下次我不在医大你们遇到怎么办?到时候不还是抓瞎。现在交通是发达了很多,可不能保证我马上就能赶过来。”吴冕很耐心的解释了一句。

    “而且就算是我在八井子,离省城近,患者的状态也未必能等我。救人如救火,你们得自己学。”

    高柏祥都快哭了。

    这特么的,火烧眉毛且顾眼下吧吴老师。咱把这次事情给过去,什么还有下一次,说点吉利的话行不行。

    “吴老师,弹簧丝快掉到肺动脉里去了。”

    “不会的,高主任最后把j型导丝摆好了位置,一时半会冲不进去。”吴冕淡淡说道。

    很快,走廊里传来一溜小跑的声音。

    “磁铁,磁铁。”

    护士长拿着一个普通的喇叭底磁铁跑了回来。

    “高主任,我说,你做。”吴冕穿着铅衣站在高柏祥的身后说道。

    高柏祥不敢说什么,只是心里着急。这是救命,怎么还弄教学手术的那一套,难道说吴老师心里也没底,不想参与这事儿?

    唉,救台就像是去给人擦屁股,自己是没办法,吴老师凭什么帮着擦。那玩意都是屎,换自己也不愿意碰。

    高柏祥在心里叹了口气。

    “器械护士,拿块无菌布单。”吴冕道。

    器械护士怔了一下,无菌布单,做手术根本用不到这玩意,她脑海里根本没这玩意。

    巡回还是很机灵的,她迅速拿了一个无菌刀剪包问道,“吴老师,这个可以么?”

    “行。”

    巡回护士把无菌刀剪包的外皮打开,倒在手术台上。器械护士把里面的无菌刀剪放到一边,拿着无菌包。

    “小心点,把磁铁放在里面。”吴冕道,“注意别污染了术区,单独辟出一块地儿。”

    器械护士马上按照吴冕的说法去做。

    “助手,接磁铁,放在患者右侧胸部。”

    “踩线。”

    “一块磁铁不够,咱们要是没有,去借一块异物吸引磁铁,一般创伤科有备用的。”

    吴冕不着急不着慌的指挥着手术。

    再次踩线,高柏祥惊愕的发现断裂钢丝断端一头固定于右心房游离壁不动,但另一头及钢丝大部分依旧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跳动很剧烈。

    这也行?

    这也行!

    这特么竟然行!!

    虽然只固定住一端,但高柏祥一颗悬在云端的心稳了。

    只要钢丝不掉进右心室、不进入肺动脉,这就给抢救富裕出来了时间。剩下该怎么做可以满满琢磨,而且吴老师在身后呢,自己没什么可担心的。

    “吴老师,微导丝也能用磁铁吸住?”带组教授怔怔的问道。

    “铁的固体结构有两种,一种是面心立方,叫做奥氏体,一种是体心立方,称为铁素体。一般的钢在常温下都是铁素体,能够被磁铁吸引。不锈钢有多种,最常见的是含铬和镍的奥氏体不锈钢……”

    吴冕解释道。

    再往下涉及的材料学内容不管是高柏祥还是带组教授都完全没有接触过,他们一脸懵逼的看着对面的屏幕。

    说一千,道一万,材料学的原理自己不懂。可是微导丝能被磁石吸住,只这一点事实,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难怪吴老师一点都不着急,人家心里有数着呢。

    “吴老师,您是怎么知道的?我做了12年的介入手术,从来都不知道磁铁能吸导丝。”

    “我最开始也没注意过,当国际医生的时候在非洲遇到一例类似的病例,那面什么都没有,被逼无奈想了这么一个办法。”吴冕淡淡说道,“后来回去仔细想了想,平时也能用得到。”

    带组教授不说话了,任何一个看上去简单易行的小手段都是被逼出来的。如果没遇到什么状况,谁又会去琢磨吸铁石到底能不能吸住导丝这种事情。

    “吴老师,您还真是博学。”高柏祥感慨了一句。

    “一会按照我说的做。”吴冕没有接话,而是继续说手术的事情。

    几分钟后,护士取来另外一快磁铁,用无菌布包着,放到右胸壁上。

    微导丝的两端固定不动,原本剧烈的跳动变得微弱了许多。

    “稳一点,磁铁向患者足部移动。”

    “对,慢着点,不着急。”

    高柏祥逐渐将磁铁向足端方向移动,断裂的弹簧丝也随之向下腔静脉开口处轻微移动,跳动方向也由“右上-左下”稍向“上偏右-下偏左”转变。

    手术已经见到亮了!

    就这么一直移动磁铁,是不是断裂的弹簧丝能直接取出来?高柏祥的脑子里出现了这么一个念头。

    “行,到下腔静脉开口位置就可以了。”吴冕的话语声马上打破了高柏祥的“妄想”。

    “吴老师,要是继续呢?”

    “我试过,下腔静脉入口很难过去,异物大概率会再次脱落。”吴冕道,“没必要冒这个风险。现在用圈套器,直接套住就取出来了。”

    这么简单……

    说穿了,是真简单。可是吴冕来之前,手术室里已经要急的着火了,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心胸枕戈待旦,随时准备上台,到时候胸骨锯嗡嗡作响,骨沫子到处飞。

    这次事情高柏祥佩服的五体投地。

    跃马横刀,出来救场的时候人家根本不上手,而是很平淡的指挥操作。

    不是用只有顶尖的操作手法才能完成的方式解决问题,迎来大家的赞美。他用平凡到了极点、容错率极高的方式完成了救台。

    而且还不仅仅如此,就像是吴冕之前说的那样,以后遇到这种情况就不用提心吊胆的了。

    说句不吉利的话,要是再遇到类似的事情,大可以按照吴老师说的方式去做,保证导丝不进入肺动脉,剩下的圈套器在下腔静脉入口的位置取出断裂的弹簧丝……

    这要是做不下来,可以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吴老师,谢谢。”高柏祥真心实意的说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