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倒霉催的(上)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人在哪?”吴冕问道。

    “脑卒中中心。”

    脑卒中中心是最近5年左右,国内新兴起的一个诊疗单元。

    全国各地的中心以综合实力超强的三甲医院为依托,并由神经内科牵头,整合了脑血管影像、血管介入、神经外科、血管外科、急诊科、血管超声等相关学科,其中脑血管介入治疗是最常用的手段。

    和胸痛中心一样,针对高发的心脑血管疾病,做到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的三早。

    在吴冕看来,这是一件正经事。但因为介入手术水平的限制,大多数医院只能完成一些简单的溶栓治疗。

    “去看一眼吧。”吴冕微笑说道,时间应该还够,做个检查,直接送手术室溶栓、取栓,王全应该留不下什么后遗症。

    在吴冕眼里,王全只是一个普通的患者。

    并不是所有患者都是好人,吴冕也自然不会用好人、坏人这种二分法来区分人。

    至于揭穿王成发装病的时候,王全恶狠狠的眼神,吴冕更是不在意。一个小地痞而已,接着王成发的余荫在中医院混吃等死。这种事情不少见,哪怕是协和,也有这种人存在。

    再说,王全只是色厉内荏而已,吴冕并不介意他发作起来,自己再揍他一顿。

    不过毕竟是患者么,医者父母心,总不能因为儿子平时不孝顺就一把掐死。想到这里,吴冕眼前的图像忽然闪现出来当时王成发的动作。

    当时吴冕正在和薛院长闲聊,眼角余光看见的画面无比清晰的展现在面前,三维立体,仿佛吴冕此刻居高临下鸟瞰一切。

    王成发的手指呈鹰爪型,习惯性扣住王全的左侧颈部,右手拇指搭在喉结下方软骨位置。

    估计王成发年轻的时候没少打架,这一手一招制敌,熟练至极。但不到1秒的时间,王成发的手指就松开,并没有对王全造成什么伤害。

    颈动脉的确受到冲击,但王全因为这点外伤就出现什么问题,吴冕只能说是王全太倒霉了。

    “吴老师,您说咱们搞医疗的真是身不由己。”一边往脑卒中中心走,马处长一边说道,“我能看出来卒中中心几名主任对患者有意见,不想治。”

    “嗯?王成发这么有名么?”吴冕有些诧异。

    按说王成发就算是在八井子凶蛮霸道,却也不至于名扬省城,他那点本事根本不配。

    “呵呵。”马处长笑笑,“这事儿还得从山火说起。高柏祥主任,您还记得吧。”

    “记得。”

    “老高主任在全国卒中大会上卒中,最后被您救回来,我们一直拿这事儿打趣他。”马处长笑着说道,“但高主任对您是心存感激,平时不说,当天下台,听说您遭遇爆燃,直接开车去八井子。”

    “他知道的晚,还没出市区,您这面电话就打过来了。”

    “高主任又往回赶,打听八井子的患者,总想着尽一份力。这不,正好遇到王成发。”

    “……”吴冕苦笑,摇了摇头。

    高主任好心好意去急诊科给王成发看病,却被王全骂了一顿,这种事情也能想象到。

    毕竟王成发是装病,要算成本的,人家心里有数。而从高柏祥的角度来看,王成发是标准的st段抬高心梗的患者,需要反复查心肌酶等检查,最好直接上台做造影。

    大家看问题、做事情的角度不同,导致最后起了矛盾。

    “后来高主任听说您揭穿装病的事情,还专门找人研究吃饱了撑的型心梗。”马处长说道,“这不是又看见王全了么。”

    “你们脑卒中和胸痛两个中心在一起?”

    “嗯。”马处长点点头,“急诊分诊的绿色通道在一起,当时高主任正好在绿色通道看患者。”马处长道,“看见王全,他就恶心,觉得像是医闹,并提醒神经内科主任,所以才最快的速度上报医务处。”

    原来是这样,吴冕理顺了前因后果,哭笑不得。

    这人呐,还真是不能作。王全从小被王成发宠溺坏了,在医院里横晃,还真拿天底下所有医院都当自己家。

    来到卒中中心,抢救室里面吵吵闹闹的,外面王成发面沉如水,正在和一名五十多岁的主任说话。

    “要不就做检查,要不就签字。王主任,您也是老医生,这点规矩怎么不懂呢。您这么样,我们也很为难不是。”那名主任很不高兴的说道,“医务处全程录像,您说您给我们添了多少麻烦。”

    “唉。”王成发深深叹了口气。

    “王主任,您在呢。”吴冕大步走上去,阳光明媚的笑脸驱散去一切阴霾,“刚和周院长联系了一下,周院长很关心王全的病情,说是要来看看。”

    王成发的脸一下子耷拉下来,吴冕话里面的意思他懂。

    “里面怎么这么乱?”

    吴冕看着那位主任,询问道。

    “吴老师,这不是患者在里面闹呢么。一边喊着要杀了王主任,一边喊着要杀了医生护士。”

    “柳主任是吧,我去看看。”

    “嗯?吴老师您见过我?”

    “刚看见您的胸牌。”吴冕笑呵呵的说着,大步往里面走。

    马处长深深的看了王成发一眼,没说什么,也跟着走进去。

    里面乱糟糟的,王全站在地上,一边上肢蜷缩,下肢伸直,走路的时候下肢先划一个半弧,标准的半身不遂患者的体征。

    他嘴里面含含糊糊的骂着什么,隐约能听到各种脏话以及威胁医护人员、甚至连在一边的王成发的爱人也被指着鼻子骂的直哭。

    吴冕皱眉。

    “哥哥,要不先给点镇定剂?”楚知希见过很多这类患者,但大多数都是在美国那面,吃了什么违禁品,然后高度兴奋才会这样。

    给这类患者用镇定剂,在美国是常规手段。

    吴冕却摇了摇头,他右脚尖轻轻一点,身前的白色小木凳飞起来,落在手中。

    “王全!”吴冕厉声说道,手里抄着小板凳,指着王全,“滚回去躺着,再特么下来,我把你打的你爸都认不出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