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二定点间断缝合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麻醉诱导前泵注乌司他丁100单位,并于10分钟内给予右美托咪定0.5ug/kg。

    诱导给予咪达唑仑2mg,舒芬太尼40ug,依托咪酯10mg,罗库溴铵50mg。

    每一步任海涛都琢磨过好多次,虽然是最普通不过的麻醉诱导,他依旧尽力做到毫无破绽。

    麻醉诱导给药,3分钟后气管插管。

    患者口咽部没什么问题,准备好的纤支镜也没用上。连接呼吸机,把头部术区暴露出来,留给楚知希。

    手术开始前追加舒芬太尼20 ug,术中麻醉维持采用丙泊酚4-8mg/kg/h、瑞芬太尼0.1-0.3ug/kg/min,静脉麻醉,间断追加罗库溴铵。

    一切都做完,吴冕吴老师已经开始进行削痂手术,任海涛这时候可以有闲心看看手术。

    伤者的患侧经过十多天的生长,烧伤位置已经形成了血痂瘢痕组织。黑色、暗红色的结痂看着像是很古怪的铠甲一样狰狞可怖。

    电动取皮刀嗡鸣,坚硬的血痂一点点被削薄。吴冕的动作很细,上肢血痂很均匀的一点点削掉,旁边拿着无菌纱布的烧伤科李主任随时准备纱布按压止血。

    可电动削皮刀下血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薄,甚至出现凹陷,比周围皮肤组织的位置还要低,形成了洼地,依旧没有出血。

    “吴老师,您这削痂手术怎么做到这么均匀的?”李主任问道。

    “手感。”吴冕轻轻说道。

    血痂就在眼前,但谁也不知道血痂到底有多厚。一般手术只管削,出血就按压。

    有的大面积烧伤患者术中可能出现失血性休克,这都属于正常并发症。

    可看吴冕吴老师的动作轻柔细腻,电动削皮刀真的是在削痂,开台5分钟,还没有一丝出血,李主任甚至有一种怀疑,吴老师会不会把血痂削成透明的。

    薄如蝉翼只是一个形容,但李主任真觉得有可能变为现实。

    “虽然受损面积大约是17.2%,但损伤尽量小一点,术后恢复能快一点。”吴冕道。

    这话说的容易,但要是做到就难上了天。

    “丫头,开吧。”

    终于,6′22″的时候,吴冕让楚知希开始手术取皮。

    早了吧,李主任有些不解。一般来讲都是先削痂,止住一部分出血,尽量保留有用的血管。哪怕是显微手术,进行微小动静脉吻合,也要先削痂结束才行。

    不过他没质疑吴老师,而是静静的看着。

    终于,一丝鲜红混杂在淡黄色的渗出液出现在术野里。

    李主任有了用武之地,手里的无菌纱布压在创面上,力度适中,又没影响到吴冕的术野。

    第一块头皮送过来的时候,血痂刚好削掉,只从时间上来看已臻完美。

    “血管阻断钳。”吴冕伸手,一个小巧精致的钳子拍在他手里。

    电动削皮刀最后一次嗡鸣,随即术野变成一片鲜红。

    吴冕把电动削皮刀放到一边,一只手拿着无菌纱布,另一只手拿着血管阻断钳,蘸了一下血,小巧的钳子直接伸进去、合拢、钳夹。

    夹住了么?李主任看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事情,动作就已经结束。不过他没愣神,连忙扶住血管阻断钳。

    吴冕拿起楚知希递过来的头皮,头皮下毛细血管丰富,有利于重新组建血液循环,让植皮后的皮肤良好生长。

    李主任只看了一眼头皮,眼睛就直了。

    毛细动静脉解剖游离的干干净净,像是稀疏的头发一样留在头皮上。她是怎么做到的?这时候李主任有点后悔,自己应该看楚知希楚教授游离头皮才对。

    光琢磨吴老师是术者,看他做手术。可光看到了削痂,真心没什么好看的。

    心中懊悔,不过手术刚开始,还有机会,李主任往楚知希那面微微的移动了几公分,动作轻微,尽量不让吴老师看出来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

    可就在这个时候,吴冕手里显微设备里的剪刀轻轻一点、一挑,几乎不见有什么动作。

    这是……剥离血管外膜?

    李主任愣住了。

    一般自己要用血管镊夹住血管断端外膜向外牵拉后剪去,以免在缝合时将外膜带入管腔而引起血栓形成。

    或者是用小剪刀细致剥离、剪除血管断端的外膜,一路小心损伤血管壁。

    这个步骤看手术术者的水平,时间长短不一,但只要水平够的,都会细致的剪去外膜,最好不要省略。

    吴老师做什么了?

    李主任心里又升起一股子懊悔情绪,自己怎么想的,怎么就去看剥离供体皮肤呢,应该一直看吴老师手术才对啊。

    他觉得自己的脸啊,被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打的生疼。

    果然是剥离血管外膜,李主任没看错。

    吴冕手里的剪刀随后挑着薄如蝉翼一般的半透明血管外膜,往一块放在手边的纱布上蹭了一下,剪刀还给器械护士,要了0.1%肝素生理盐水开始冲洗血管。

    “卡普龙线,11-0。”吴冕轻声说道。

    随后吴冕将血管两端的血管夹拉近,使血管对端靠拢后,上、下各作一定点缝合。

    两针同时在血管外侧结扎。

    二定点间断缝合法!吴老师竟然选择了最难操作的二定点间断缝合法!

    这种缝合的方式好处很多,但缺点也很明显缝合难度巨大。

    李主任打起精神,全神贯注的看吴冕打器械结。结扎时李主任很明显感觉到吴冕的力度轻柔、稳定。这里是毛细血管,稍微用大一点点的力气,就会造成血管壁撕裂。

    有时候自己做手术,一个不小心血管撕裂,一切都要从头再来。

    要是供体……还好说,剪短后再来一次。要是血痂下的血管被撕裂,那就头疼了。这里一直都是显微吻合的一个极难点,可吴老师轻轻柔柔的就这么打了一个线结,结束这段操作。

    而后吴冕在二定点线之间再缝一针,前壁缝毕后,将两端血管夹向上翻转,按上法缝合血管后壁。

    每一步都做的有板有眼,李主任没戴显微镜,他只能从吴冕的动作来判断手术进行到了哪一步。

    奇怪的是二定点间断缝合法需要助手帮着提线,而吴老师并没有把线头甩过来。李主任记下这一点,准备术后问问是不是什么新的吻合方式。

    手术一步步稳定推进,猛然间监护仪的报警声大作。

    尖锐的报警声让人肾上腺素飙升。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