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掌控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吴老师,患者血压忽然下降。”任海涛赶紧汇报情况。

    “嗯,没事。”吴冕依旧稳稳的做着血管吻合,一点改变都没有,仿佛监护仪的报警根本不存在一般。

    “……”任海涛和手术室里一众人都怔住了。

    血压下降,意味着患者的机体情况出现特殊改变,怎么一句没事就过去了?

    “血压多少了?”吴冕没抬头,而是轻声问道。

    “血压70/40mmhg,心率108次/分,共输入晶体液1220ml,胶体530ml。”任海涛马上汇报情况。

    “静推去甲肾上腺素20ug。”吴冕一边有条不紊的做着手术,一边说道。

    去甲肾上腺素20ug推进去,过了20秒,血压依旧没有升高,任海涛马上汇报情况,而没有擅自做主。

    “静注去甲肾上腺素50ug后持续微量泵泵入,查一个血气。”

    看吴冕不慌不忙的做着显微吻合,对监护仪的报警声置若罔闻,任海涛等人都有些恍惚。

    麻醉科徐主任小声问道,“吴老师,要不咱们把手术先暂停一下?”

    这是一个中规中矩的良心建议。

    “不用,没事。”吴冕回答道,“手术创伤,导致血痂下的毒素渗入血液,出现感染中毒性休克而已。”

    感染……

    中度……

    休克……

    还而已?

    徐主任听到吴冕的话后,下巴差点没掉喽。都感染中毒休克了,吴老师怎么就不着急呢!

    要是换个人,徐主任肯定上去一脚把他踹到一边去。

    不过看吴冕满满自信,他也再质疑,而是站在一边看着任海涛忙乎。

    “ph 7.35,pao2 497mmhg,paco2 47mmhg,ht 28%,hgb 95g/l,la2.6mmol/l。”

    任海涛汇报血气分析数值。

    “联合泵注去甲肾上腺素、肾上腺素、多巴酚丁胺。”

    “静脉给予氢化可的松100mg。”

    “快速输注羟乙基淀粉1000ml,悬浮红细胞,新鲜冰冻血浆。”

    吴冕说道。

    要是往常,手术室里监护仪发出尖锐的报警声,所有人必然会如临大敌,先找到血压下降的原因,解决问题再行手术。

    可是吴冕吴老师镇定自若的情绪,让所有人都不知所措,只是按照他的医嘱迅速执行。

    14′12″后,高压回到90毫米汞柱以上,警报声解除。

    这种情况吴冕早已经预料到,当然不是百分之百会发生的情况。在吴冕的猜测中,出现感染中毒性休克的可能只占18%的可能性,但没有出现其他更罕见的情况,吴冕也没什么不满意的。

    来到医大二院的这短时间,吴冕一直在看护白大林。与此同时,他初步摸清楚自己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超忆症还存在,但自己像是被升级的超级计算机一样,处理起超忆症不断闪回的记忆,游刃有余。

    而且当头不再疼痛,没有困扰之后,吴冕发现了一个好处。

    自己可以根据术前的各种客观检查数据、根据自己扎实的临床基本知识来推测可能会出现的各种病情变化。

    推测病情变化,这是临床基本功。吴冕现在能做到的,是已经把各种变化数据化,概率多少不是靠蒙,而是一个真真切切的可能性。

    像是白大林的情况,吴冕早就有了抢救、治疗的预案。只是中毒感染性休克,快速补充液体,给点抢救用药就行。

    没有慌乱、没有意外,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这种感觉让吴冕有一种超然于物外的感觉。

    这就是所谓的掌控,不是掌控欲,而是真真切切的对手术、对疾病治疗的掌控。宛如神祗一般掌控着手术台上的一切,最大可能避免出现任何意外。

    白大林的血压慢慢恢复正常,吴冕手术已经做了一半。

    剩下的就是简单重复性工作,李主任很认真的从头看了一遍,依旧没看懂吴冕手术的手法。

    有些事情是要靠天赋的,这点李主任知道。天赋不够,也没办法不是。

    接下来没什么波澜,吴冕和楚知希配合默契,也不见两人交流,但从来没有发生谁等谁的情况。

    基本取下一块皮肤,就移植一块皮肤,时间严丝合缝,没有一点误差。

    58分钟后,最后一块皮肤移植完毕,伤处用庆大霉素纱布覆盖后,上面又盖了凡士林纱布,厚厚的包扎上。

    吴冕活动了一下颈椎,椎体相互摩擦,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手术做的很好,他有些开心。白大林的问题解决,烧伤肯定没事。术后这货要是对疤痕不满意,自己还可以给他做整容手术。

    不过一老爷们,做什么整容,那都是男人的勋章。

    “吴老师,回去有什么特殊的么?”李主任问道。

    “没有。”吴冕说道,“不用去重症,回烧伤病房就行。我再看一天,以后换药什么的就麻烦您了。”

    “吴老师您太客气。”李主任有一肚子的话想问,却又不知道从何问起。

    而且还有一台胸科的手术,还是等吃饭的时候再说吧。

    吴冕没有大意,那面接下一台患者,他先出手术室,把手术情况和自家老爷子与白大林的家属讲了一遍,然后亲自送白大林回去。

    第二台,吴冕只用了22分钟就完成手术。

    胸腔镜下肺小结节切除手术本身没什么难度,唯一的问题在于术者对影像学检查与解剖结构之间关联的熟悉程度。

    小结节不像是巨大肿瘤,肉眼可见。

    而手术需要单肺通气,术侧的肺脏是瘪的。考验的是术者能不能准确找到肺小结节所在的位置,至于切除,哪怕是一名普通的胸外科医生都可以很好的完成。

    切下来肺组织后,吴冕让方金水主任冲洗、关胸,自己则用纱布垫着,解剖肺组织,亲眼看到小结节。

    想准确的找到2个5mm左右的小结节,难度可想而知。但吴冕手里的手术刀就像是做过不知道多少遍手术一样,一刀下去就是小结节。

    小结节内部已经出现肿瘤样改变,这都在预料之中。但没有转移,做完手术后从某种角度来讲,患者可以说是痊愈了。

    两台手术完成,时间还不到中午11点。

    吴冕蹲在烧伤科看护白大林,直到麻醉完全苏醒,和白大林聊了几句,这才去吃饭。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