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闲聊(上)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来到饭店,几人客气了一下,吴冕居中坐主位。

    吴冕很习惯这种坐法,如众星捧月一般,众人落座。

    “吴老师,您的技术水平是真高,患者出现术中休克,我当时心都快碎了。”薛院长笑道。

    “烧伤患者比较特殊,其实在手术台上我说的也不完全。”吴冕点了点头,很从容的说道,“并不是纯粹的感染中毒性休克,而是失血性休克和感染中毒性休克混合的一种情况。”

    “烧伤削痂患者的补液为削痂面积%x4倍的血容量%,该患者的补液量应该在80%血容量,也就是4000ml左右。我做的比较慢,就是担心失血性休克很重,难以挽回。”

    “手术中我是按照失血量预估手术速度,慢慢做呗,又不是奥运会,非要抢那几分钟。”吴冕微笑说道。

    按照失血量预估手术速度……

    这句话大家都理解,但怎么预估,手术速度怎么控制,术中会有什么情况,这玩意根本没有任何一本书提到过。

    要是把吴冕说的这些整理出来,写成论文,应该能发到顶级期刊上吧。

    “吴老师,这种要是写成论文,是不是能发到顶级期刊?”李主任想到,便直接发问。

    坐在饭店的包房里,大家情绪都比较放松,说话也很随意。

    “嗯,发柳叶刀的话呢,我应该会再问几个问题,发表的可能性很大。”

    “啊?发表论文不是应该都研究明白么?怎么还能发问?”李主任愣了一下,问道。

    “因为我是柳叶刀杂志的主审之一啊,看到这种文章,肯定要问几个相关问题。要不然……”

    吴冕接下来的话李主任都没听到耳朵里,他便泪流满面。

    自己想的是怎么费尽力气在《柳叶刀》发表一篇论文,而吴冕老师……特么的是评委……不光是评委,还是比评委权利更大的主审之一。

    这差距简直太大,李主任顿时看吴冕的眼神都要热切几分。那是柳叶刀,是医疗期刊顶级杂志之一!吴老师手松一松,自己发表几篇论文的话,在国内的地位肯定有所提升。

    哪怕是自己用不着,手下得意的研究生也需要不是。

    同样的想法,也在其他人的心里闪现。

    柳叶刀……如果说有什么比钱更能让医生动心的,顶级si期刊发文,肯定是其中之一。

    “多钻研点业务,我认识很多医生,在顶级期刊发文章无数,手术做的却很一般。”吴冕淡淡说道,“斯德哥尔摩的医科大学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有一名教授,光看履历,特别光鲜。”

    众人侧耳聆听。

    “去年他手下的医生做一台肱骨骨折取钢板的手术。”

    呃……这么简单的手术,一旦扯上斯德哥尔摩的医科大学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那可是评审诺贝尔生物以及医学奖的地方,能叫的上来名字的教授应该各个都是大牛才是。

    “这种手术,他是不会上的。但是那天他去看我做手术,我做完了,他手下的医生也取完钢板,缝完皮,准备下台。”

    这有什么故事?众人都很好奇。

    手术都做完了,这位斯德哥尔摩的医科大学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教授好像一点关系都没有才对。

    “他正好路过,进去和患者说上次手术之后患者因为畏惧疼痛,肩关节活动量不够大,导致有黏连,功能受到影响。”吴冕很平淡的讲述一件往事。

    这话说得对,一般骨科医生都会和患者交代类似的问题。而斯德哥尔摩的医科大学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有可能存在专门的康复中心。

    像医大二院专门收购了一家小型社区医院,改建成骨科术后康复中心,这都是能理解的。

    “那货说着说着,上去教患者该怎么康复。”吴冕微笑着摇摇头,“然后用力掰患者胳膊。”

    “后来呢?肩关节脱位?”薛院长好奇的问道。

    “没有。”吴冕道,“后来是又一次的肱骨骨折,我距离手术室还有23米远,就听到‘啪’的一声响,然后是患者的惨叫声。”

    “……”

    众人惊呆了。

    在手术台上,硬生生把患者胳膊掰骨折……这得多大的仇,多大的恨!

    那是骨头,故意想要掰骨折都很难做到,毕竟人的关节是首先受力的点。除非是猛然间的暴击伤害,才会……也不对,怎么想怎么不可能!

    众人哭笑不得,那可是斯德哥尔摩的医科大学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是评选诺贝尔奖的地方。那么神圣的医院,出了如此可笑的事情,反差太大,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评论才好。

    楚知希嫣然一笑,道,“路德维希教授做的好笑事情还不只有这么一件。”

    “啊?还有?”

    “emmm,我觉得最离谱的是有一次他做关节置换。”说着,楚知希笑着说道。

    在地市级医院,关节置换可能是大手术。可要是换成斯德哥尔摩的医科大学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应该是最普通不过的小手术了吧,众人都是这么想的。

    “快做完的时候打骨水泥,一般都是一边退针一边打骨水泥,然后等几分钟,骨水泥固定后就可以冲洗缝合。”楚知希说道,“也不知道路德维希教授是怎么想的,他一针头把注射器杵到底,一下子把骨水泥都打进去。”

    薛院长怔了一下。

    就这?

    就这!

    这不是一个二愣子么?

    在他的想象中,至少应该是骨水泥进入静脉,最后造成肺动脉栓塞之类的罕见并发症,才符合那位教授的身份吧。

    可是有上面把肱骨掰骨折的例子,楚教授还说一针到底……

    斯德哥尔摩的医科大学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也这么不靠谱么?薛院长有些恍惚。

    “然后呢,楚教授?”任海涛好奇的问道。

    “然后,针头就被固定在骨水泥里面,拔不出来了。”楚知希一边说一边笑。

    这种事情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即便是过了许久,大家坐在一起闲聊,依旧很难相信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

    ……

    注:闲聊上下的案例取自同一名医生,耸肩,叹气。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