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探望病人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吴冕似乎对问题没什么想法,在楚知希看来极难的题目,换成吴冕就变成了一道送分题。他只是安静的窝在座位上,在郁郁葱葱的树叶之间看日出日落。

    到了下班的点,两位大姐没有早退,等着一起去周院长家。

    怎么说都是直属领导,在基层医院,这是正事儿,甚至是唯一的正事。不求周院长能记住自己,只求他把自己当成空气,别记恨就行。

    从前有个笑话,说某位贪官被抓,账本上记的名字很少。问他这些人都送了多少钱,他说这些是没送钱的。

    两位大姐对向上走一步也没什么念想,八井子中医院这种地儿,连段科长都是个有名无实的所谓“科长”,自己就算是再怎么奔,也就那么回事。

    能不给穿小鞋就好,每天迟到早退,混混日子摸摸鱼,日子过的也听有滋有味。

    在周院长家楼下集合,段科长带着众人上楼。

    这么一看,除了那位在家泡病号的科员之外,也算是兵强马壮。最起码拉出来也有四五个人,看着声势浩大,段科长极为满意。

    略有瑕疵的是吴冕站在人群里,鹤立鸡群,段科长觉得他比自己还像领导。

    敲门,周院长系着围裙正在做饭。见段科长带着人进来,他爱人连忙接过手,让周院长接待医院的同事。

    “周院长,老爷子呢?”段科长四周看了一圈,没看见老爷子,心里疑惑,难道又住院去了?

    “我家小子比我还孝顺,这不么,推着他爷爷出去遛弯去了。前几天高考刚结束,就去省城陪护他爷爷。”周院长说起自己家的小子,脸上有了几分欣慰的模样。

    看他的表情,就差说现在这么懂事儿的孩子不多喽。

    “还说呢,小吴啊,有时间帮我教教我家小子。”周院长道,“你们都是年轻人,有共同语言。我可不行,代沟一层一层的,说话根本说不到一起去。”

    “不听话能打么?”吴冕一句话,把周院长所有的好心情都噎了回去。

    “哈哈哈,小吴你太愿意开玩笑了。”段科长连忙打个哈哈,把事情说过去。

    “老爷子的片子在么?住院病历复印了么?”吴冕问道。

    “有,小吴帮忙看眼。”周院长心里总觉得有些怪异,但转念一想,这可能就是代沟吧。拿了片子和病历交给吴冕,随后和段科长聊起来。

    都是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八井子这种地儿说话直来直去,没有大城市里的那些个弯弯绕。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前几天医闹的事情。

    吴冕也没去听,楚知希开始一边看病历,一边小声总结、汇报病史。

    “入院后检查,检测的肝肾功能均正常,无胸腔积液,无肝肾病史。”

    “有服用过已知的可以导致甲氨蝶呤消除延迟的药物或任何肾毒性药物。”

    “化疗开始后24小时,出现急性肾功能衰竭。”

    “用药后48小时血浆中甲氨蝶呤的浓度为3.76umol/l,是预期值的2.5倍左右。考虑是由甲氨蝶呤的消除延迟导致的肾功能衰竭,这个没什么问题。”

    楚知希说话的声音不大,近乎于耳语。但夹杂在周院长和段科长闲聊的话语之中,显得是那么的刺耳。

    周院长感觉自己怎么就那么不是人呢,人家医生在给自家老爷子看病,自己却在闲聊。

    虽然……看病历的是自己医院的医务科副科长,但这念头挥之不去。他干脆不说话了,专心看着吴冕。

    这位曾经别人家的孩子为什么回来,周院长不知道。但这才几天,就弄出来好多大事儿。医闹的事情,要不是吴冕在,自己怕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山火的事情,他险险就回不来。

    周院长心存感激,加上吴冕是那谁家的孩子,所以对他的态度很是平和。

    “省肿瘤给了充分的水化、碱化是纠正尿ph值、保证大剂量甲氨蝶呤正常代谢及清除。可是效果有限,加大剂量的碱化液并没有阻止其尿液ph值的再次下降。”

    吴冕点了点头,情况和自己猜想的基本一致。

    “周院长,您家老爷子平时吃什么?最近有吃特殊的食物么?”吴冕问道。

    “在家肯定没有。”周院长很认真的说道,“去省肿瘤是我爱人和我弟弟带着去的。那面我们没什么亲戚,有几个朋友也不好意思麻烦,吃饭都是订餐。我怕外面订餐不干净,特意叮嘱给老爷子吃的东西一定是医院的营养餐。”

    “咱爸吃得少,说营养餐没什么味道,不好吃。”厨房里一阵炝锅的呲啦声响起后,周院长的爱人跟着补充了一句。

    营养不良导致的?不应该。

    吴冕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

    “那最近有没有吃什么保健品?”

    “小吴,你看你说的。”周院长咧嘴笑了一下说道,“咱都是医生,那些保健品也就多点蛋白质什么的,还不一定是真的,吃不吃的没什么大意义。而且要化疗了,我也担心老爷子的肝肾功能,特意和我爱人和弟弟强调,不允许吃任何保健品。”

    这就怪了,只吃医院的营养餐,连保健品都没吃……进屋后吴冕扫了一眼,家里的确没看见有保健品的存在。

    不是保健品作的妖,那能是什么?

    “那化疗前老人家除了医院的营养餐,还吃什么了?”楚知希一边看着病历,一边问道。秀眉微蹙,看着煞是可爱。

    “没有。”周院长的爱人在厨房说道,“我家老周三令五申的,我和我小叔子哪敢。”

    吴冕点了点头,就此沉默。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有些尴尬,段科长知道人家要吃饭了,也不便打扰,又东拉西扯说了两句,马上告辞。

    周院长假假挽留,和段科长撕吧了几下,看望老人的钱塞到口袋里,众人换鞋离开。

    “周院长,孩子什么时候回来?”吴冕忽然问道。

    “快了,刚刚打过电话。”

    “行,那我过会来,和孩子聊聊。”吴冕沉声道。

    周院长也没想到刚才随口一句话,吴冕竟然当真了。不过这样也好,多接触接触,他很愿意。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